第七十五章 战-道吟-
道吟

第七十五章 战

    肃杀的蜀山剑宗,露天广场上,到处充斥着阴冥的鬼气,刺骨的温度,让人不能自已的压抑,渗透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一身的气势不断地在飙升,灵动中期的巅峰,破了,还在升!

    天空中阴云滚滚,不时的闪电,似乎是在怒斥着的声音不绝于耳,一直到灵动后期的修为,还在升,再破!

    擂台下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,这才是逆天而行,这才是我辈修道者该有的一意孤行。

    灵动期的巅峰,李小意感受着全身充斥的力量,他仰天在吼,好像一头肆意张狂的野兽,白发飞扬间,已经遮不住他一脸带血的狰狞。

    空气的四周,全是爆裂的气息,他握刀,身形一动,擂台的一角,坍塌陷落。

    太快如光的身形,更快的刀,似若惊雷。雨雾漫漫,穆剑晨心中虽也吃惊,但是结果已是这样,他的想法极为的简单,如此最好!

    势均力敌的对手,才更能激起他的一战之心。

    剑修不就是在不断地生死决斗中,一次次凝练剑意,一次次的突破自我的么?

    右手剑光一闪,先是挡住李小意的一刀快似闪电,左手剑息吞吐一转,雨雾化龙。

    还是那颗狰狞的龙头,李小意一刀失效,身形回拉,侧身再次拔刀,抽刀断水!

    龙头被这一刀抽的龙头一偏,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,李小意提刀并进,一击纵刺,想要刺穿龙头。

    却不料一道如光一样的剑芒,随之而来,身形再次强硬的止住,收刀于胸前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,李小意手臂一麻,仿佛是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所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连退数步的间隙,四方宝镜如水纹一样的镜身,涟漪一荡,穆剑晨只觉神魂忽的一震,手中的第二剑的剑芒一暗。

    得以喘息的李小意身形再进,穆剑晨一口气吐出之际,龙头扭转,张启血盆大口,雷电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一刀泛起千重幕,刀刀见影,刀芒化月,又是一击狠厉的对冲。

    雷光闪电在空气里不停的跳跃,井中月仿佛包裹着一个无形的黑洞,那些雷电火花,在刀幕中,纷纷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李小意手腕一转,刀势再变,千重刀幕凝而化聚为一刀,穆剑晨的右手一甩,剑光犀利如虹的直刺而来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的李小意,左手食指上的金剑戒,金光喷吐,犹豫修为的提升,三十六道金光,道道闪耀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刀将龙头抽开,剑芒已来,三十六道金光,刹那间支离破碎,强行扭转身体,刀身再回身一挡。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刀意凝实化剑意,冲撞之力,竟不可挡,李小意再一次飞出了雨雾之外。

    穆剑晨双手控两剑,一剑雨雾化龙,一剑化虹,不给李小意任何喘息的机会,再次飞斩而来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,安静至极,擂台之下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道有道,魔化疯魔,李小意一刀拄地,白发已染血渍,他再次冲出,没有停歇的空隙。

    右手抽刀而斩,三十六道金光重新化聚凝合,四方宝镜吸魂抽魄,一人舞刀战龙头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泥石不断的在震荡中飞起,咆哮声,刀鸣阵阵,剑响吟吟,还有他的鲜血在飘。

    直到再次跌滚入地的瞬间,听刀于心,外物不入耳的时候,浑身刀意充斥,一刀再进!

    挥刀不入迷蒙天!

    刀意滚滚成漩涡,狂风卷带着泥石,在一意而杀中,化为齑粉,在漩涡中不断嘶吼的还有那颗龙头。

    就在剑意二转互换的一瞬间,慕容云烟的话他没忘。

    一次一次不顾生死的搏命拼杀,就为了能够掌握那一个呼吸里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在狞笑,一脸的鲜血,一身的刀意,都在那里。

    穆剑晨脸色一变,同样变了脸色的还有云台上的悟世真人。

    他是魔,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,第一次穆剑晨有了这样的感觉,自身唯一的一处破绽,被其抓到,咬住就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那是一刀卷带着无尽杀意的一刀,雨雾在刀意凝练的碾压下,烟消云散,一颗如真似幻的龙头不甘的在刀意漩涡中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柄稍顿于半空的飞剑,穆剑晨的身体,也在这一刻里,鲜血横流,若不是有水岚宝甲的护持,后果不堪想象。

    一刀入手,李小意以一种品尝胜利的姿态,纵声狂笑,他提刀一步步的走过去,很想再补一刀。

    他怀念在那个无名山巅,亲手碾压生命的感觉,也怀念一刀入血肉的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无声,眼看着那个满头白发的恶鬼,提着一柄幽芒闪烁的刀身,走向倒地不起的穆剑晨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弟子,全然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,穆剑晨居然败了,蜀山剑宗竟然败了?

    昆仑的一方,则是压抑着内心的激动,全场的人都在等待着那一刻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第五步,却僵在了那里,悟世真人的嘴角,出现了一抹让人不自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两声剑鸣轻响,忽然而然的出现在穆剑晨的身体外侧。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一脸的阴沉,嘴角有血,眼目圆睁的瞪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还没完!蜀山剑宗的弟子,热烈的欢呼着!

    还没完!昆仑宗的人,再一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两剑不停的在身边轮转,剑意如流水的潺潺流淌着,穆剑晨双手一并。

    李小意忽觉眼前一花,道心震荡,他伸出舌头舔着脸上滚烫的热血,入口腥甜,那是一剑。

    是他修道至今见过最为锋锐的一柄剑!

    六重天的法宝飞剑,在四处坍塌的擂台上,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辉。

    无人不惊,无人不识六重天的法宝威压,所透出的冰冷剑威。

    他握紧了手中的井中月,内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动摇,甚至是恐惧!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有的感觉,渗透到他全身的每一寸,忍不住的开始颤栗。

    可他的脸还是在笑,恐惧到极点是什么样?

    因为恐惧而突然再次有了力气,也是因为恐惧,他的刀握的更紧。

    听刀!

    刀意隐而不发的蓄积,那一晚的挥刀一半,虽然没有全然而发,但是感觉,至今记忆尤新。

    擂台的四周,再一次响起了片片的呼声,一个意想不到的的结果,但是能更加让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试剑会从开办到至今,数这一场最为精彩,也是这一场,更让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,悟世等人都没有坐回到座位上,六重天的法宝飞剑,固然难得,但是各宗各派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个白发少年,让他们极为的感兴趣。

    尤其是修为境界的骤然提升,大多数人原以为不会坚持太久的他,竟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至于整个过程的发生,众位掌教真人都看在眼里,和鬼物化为一体?

    妙可先生叹息一声道:“你这位师弟,做事情太过任意妄为,如此逆天之举,代价未免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道临想起高卓凡的主动放弃比赛,再看看此时一直用自己命在拼杀的李小意,神色突然变得莫名的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昆仑不是大衍宗!”

    这话道临说的掷地有声,引得众人纷纷转头,道临自知自己失言,连忙想要解释,毕竟妙可先生似乎一直在照拂着昆仑。

    却见他一摆手道:“老道我明白你的意思,昆仑是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道临的脸色变得通红,不是因为难堪,而是确实如此,天下人面前,六宗里任何一个门派都可以如大衍宗那样,唯有他昆仑不行,坚决不行!

    井中月被李小意横在了胸前,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,他闭眼,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,听着他的刀。

    穆剑晨同样如此,一柄六重天的法宝飞剑,已经握在了手里,平静如水,没有剑吟阵阵,但是一股萧杀之气,充斥在内。

    呼声在两人的互相对峙中,开始平息下来,李小意听刀闻听那一夜的风雨,刀虽意鸣。

    穆剑晨将飞剑往空中一抛,剑吟四起,光彩绚丽。

    纵身一越的同时,身形顿时隐匿而不见,居然化身为一道光,与剑化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李小意身形不动,周身四处的气旋翻转,无数的泥石被卷带而起,开始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他这一刀很多人都在那一个雨夜看到过,尤其是悟世真人,看的尤为认真。

    不是雨雾化龙,也不是幻化成龙,而是由刀意带动泥石沙土,由风而动的化成龙形。

    半空中已经蓄势待发的穆剑晨,先是一怔,这股气息委实太过熟悉,不是一剑滚龙碧的剑意真诀,又是何物?

    就在这个空挡,风卷之中,蓦然亮起两点赤红如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让穆剑晨心下更惊的是,那颗狰狞的龙头上,霍然间,也是亮起了一对儿灯笼一样的眼眸。

    龙有龙形,更有龙之神,画龙点睛的一笔,正是他所缺失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怒吼一声,井中月如有千斤一般,在他的手中,缓慢而动。

    穆剑晨很想看完这一刀,但是他绝不能让李小意的这一刀挥出。

    身剑合一,剑光一闪即逝,夹带着仿佛能够撕裂一切的剑意,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刀还在挥,他面目狰狞,满脸是血,他怒吼,龙咆哮,一起而上。

    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!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