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全力而为-道吟-
道吟

第七十四章 全力而为

    提刀并进,李小意身形一晃,速度奇快无比,穆剑晨立于原地而不动,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旋转于胸前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光紧盯着那柄剑,剑意虽然隐而不发,动则必有奔雷之势,所以他的刀就必须更快。

    尤其在近距离的情况下,穆剑晨还是一动未动,即使李小意已然逼近,但剑意已然开始外溢在了四周两旁。

    李小意依然抽刀断水的毫不犹豫,刀芒拉如半月,身形压低的一击横切,刀身在空气里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尖鸣。

    不见穆剑晨有何动作,飞剑的剑身之上,剑芒吞吐,李小意右手顿时一震,抽出左手,刀意凝练的,刀势一转。

    泛起千重幕,而这所谓的一刀,就是一个快字,挥刀无数次并为一刀,实则对使刀之人要求极大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剑芒粉碎,刀芒借机直取穆剑晨的腰身。

    穆剑晨眉头紧皱,脸色变得不太好看,旋转于胸前的飞剑,剑尖向下,直刺而下。

    刀距腰身不及三寸,由于距离太近,剑芒吞吐的飞剑,距离李小意也是很近。

    是一刀见血的拦腰斩断,还是一剑直下的贯穿其面门,电光石火里的生死一线。

    李小意咬紧牙关,面目渐露狰狞,搏命的一击,他不愿退。

    穆剑晨更是如此,骄傲如他,剑修的狂与傲也不容得他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擂台下的众人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目不转睛的盯视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破身切布,穆剑晨腰间的衣衫已经出现了一道道切口,却在就要再往里进上一点的时候,水蓝色的光芒忽然亮起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下一沉,果然不出所料,这货有护体宝甲,才敢这么和自己拼命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是吃素的,比起身体上的护甲,碧灵甲的破烂不堪早已不堪大用,但是护头的地方尚且还能一用。

    一顶头盔,就这样罩在了头上的一瞬间,一阵嗡鸣在李小意的脑海里立时响起,只觉着是被人拿棒子狠狠地敲了一棒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坚持不住,被一股冲击力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穆剑晨的身体也是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一个飘忽的鬼影随即出现在李小意的身侧,那个头盔已经碎裂两半,玉化神通包裹的头部,纹裂似蛛网的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一直盘旋在上空的鬼头大将,见终于有了可乘之机,咆哮一声,便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曾想到,穆剑晨起身很快,一柄飞剑的剑芒迸射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的鬼火一口一口的吐出,满头的绿发,仿佛毒蛇,尽管一根根的被剑芒扫中斩断,还是不计后果的与其缠斗搏杀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边久未见任何动静,始终趴在地上,众人也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那一击毕竟太近,即使穆剑晨的起手仓促,可毕竟是凝练剑意的一剑。

    但这个新出的幽幽白影,立即引起了台下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人形纤细的身姿偏向女性化,凹凸有致,尽管臀形和胸形不太明显,还是让那些热血青年,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女弟子,则是脸红耳赤的别过脸去,忍不住的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但是那抹白衣,却是有脸而无五官,准确的来说,只有一对儿水汪汪的大眼睛,这时正焦急的扑闪扑闪眨着。

    云台上的妙可先生,倒是眼睛一亮,不去关心李小意的死活,对这个阴灵,极为的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只孽灵,如此妖物你那道吟师弟也敢养?”

    道临也是第一次看到鬼灵,他虽然知道李小意身上不止养了一头鬼头大将,却没想到竟然是此物。

    道门典籍对这玩应儿倒是也有记载,但是此物炼形化魄极难,又要有聚阴之地还要有孕妇,手段实在太过残忍而有伤天和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得到此物的炼制之法,却不敢做,其原因除了上面之外,委实这玩意你太过邪门。

    鬼物聚凶,合污秽,本来就是招灾惹祸的象征,民间更有一日撞鬼倒霉十年的说法。

    孽灵却是其百倍千倍,养主很难有得到善终的,不是突然大祸临头,就是莫名其妙的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这李小意养了一头鬼灵大将,至今无恙已经是一个奇迹,居然还养了一头孽灵,不得不说真是傻小子睡凉炕,全凭火力旺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”

    妙可先生的话,道临丝毫听不出是在夸奖,而在他的心里也是隐隐的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这个鬼灵方才救了李小意一次,就在穆剑晨一剑刺下的瞬间,若不是有它于无形中,替李小意挡了大部分冲击之力,估计现在早就倒毙当场了。

    外人看不出孽灵的隐遁之法,又如何能逃得过云台之上的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们。

    鬼灵的身体若有若无,不是它刻意幻化,实在是方才的一击,在其体内还有剑意未消,鬼灵这是在强撑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那边,死死的拖住穆剑晨,不让其往李小意的身体靠近一点,为此它可是付足了代价。

    满头的绿发,三去其二,一张狰狞的鬼面上,挂满了剑痕,可这鬼头大将就是临难不避,极其的悍勇。

    至于此刻的穆剑晨,是彻底的动了杀人之心,先前的比试,他都是点到为止,即使不得不用尽全力的时候,也会给对方留有一丝余地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的李小意,让他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脸面,一向自负傲世于三代弟子的他,如何吃过这样的亏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非君子也!他狠狠的想着。

    可这家伙一身神通诡异难测,手段更是诡绝,极难应付。

    还有这么个和自身修为差不多的鬼头大将,一心护住,算是彻底的点燃了他内心深处的怒火。

    一剑由芒转雾的落霞生烟,一剑雨雾的将鬼头大将逼退的同时,另一只手突然的往腰间的储物锦囊上一拍。

    剑鸣轻响,一抹剑气冲天而起,一个盘旋,横在了半空中,却是剑气一转,由雾化芒的落剑呈霞。

    双剑!

    擂台之下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试剑会从开始到现在,穆剑晨大大小小的比斗无数,竟然一直在隐藏着实力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终于亮出了最后的手段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一直紧盯着穆剑晨的杨月清,双眼充血,五指不觉间已经握的发白。

    还有天云门的门主云叶真人,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,唯有悟世真人老神在在的,看不出喜怒的脸上,始终是一副淡然之色。

    李小意起来了,就在鬼头大将被一道剑芒劈了出去,又被剑意化雾一阵蹂躏之后,他满脸鲜血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体开始还有些摇晃,鬼灵一阵的焦急和关切,李小意伸手摸在了它的光头之上,却是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他咧嘴吐出了一口血沫子,便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,鬼灵现在的魂魄之力,已经无法支撑它凝实身躯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鬼灵虽是不愿,可萎靡的已经无法再帮助李小意什么,只好顺从的钻入到了四方宝镜内。

    李小意握紧了手中的井中月,与穆剑晨四目相对,他咧嘴而笑,脸上玉化的表皮,一片片散落的掉在了身前的地上,上面还有丝丝的血迹。

    将井中月收刀回鞘,双手抓在了两侧的肋骨之下,用力的一扯,碧灵甲一分两半的被他甩单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一件防御型的宝甲类的法宝,已经破的不能再破。

    再看李小意的时候,一袭紫袍的上衣,也被他纷纷扯成布条,落出了孱弱的身体,谁都没想到,号称笑面阎罗的他,竟然是如此的瘦弱。

    这和他一贯悍勇狠辣的形象,极其的不符,可他现在所为,又恰似那个性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将四方宝镜紧紧的绑在胸前,又将上空的鬼头大将召回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双手掐诀,阵阵黑色的烟气从他的身上飘出,越发衬托出眼角处的凤痕,鲜红欲滴。

    一阵艰涩的咒语声,如老僧念经一样的响起,穆剑晨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出手,目光冰冷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两柄五重天的法宝飞剑,分别漂浮在身前,随时准备着给对手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擂台下,昆仑一方,沉默的望着准备开始拼命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看着他额头上的血,顺着脸一直流淌到了身体上。

    他没有后退,昆仑亦然屹立在那里!

    不止是昆仑一方,此刻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李小意的身上,不光是出于好奇,更多的是被这种悍勇所吸引。

    咒语不是很长,就在李小意最后一个古怪的音节吐出的时候,妙可先生忽然的一皱眉头,用很少认真起来的语气说道:“他念的好像是上古的鬼音之语。”

    没等妙可先生再进一步解释,擂台之上,忽然的狂风大作,李小意双臂张开,身体后仰,抬头目视着上苍已经阴沉下的脸色。

    他怒吼!

    一头黑发也是飞扬,双目近赤,雷云闪电在天空中翻滚,仿佛是在回应着他的呼声。

    满场皆静!

    鬼头大将低吼一声,本是三去其二的一头绿发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生长着。

    一颗鬼头围绕着李小意疯狂的旋转,一闪而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顿时,风起云涌间,李小意的周身,阴气滚滚,整个蜀山的露天广场上的温度,骤然而降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率先脸色一变的立身而起,各宗的掌教真人也纷纷起身,一脸不可置信的吃惊着。

    风还在涨,他还在对天怒吼,一头黑发,霍然间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变白,在狂风中乱舞。

    仿佛是来自幽冥的厉鬼凶魂,又好像索命的修罗阎王。

    他一静,天地肃穆!

    鲜艳如血的红唇,赤目白发,已不似人间之人。

    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!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