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传承-道吟-
道吟

第七十一章 传承

    道临自然是不信,这又不是凡世里的武功,可以依葫芦画瓢,一剑滚龙碧作为昆仑鼎盛时期的顶尖剑诀,哪里说可以临摹就能临摹的。

    “当年悟尘来到望月峰,黄字门廊下坐忘悟剑,一剑滚龙碧得了将近七层的剑意,我昆仑近千年却无一人有此天赋,身为后辈子弟,怎能不惭愧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打开房门,李小意的身体随即飞入屋中,安安稳稳的落到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她并未关门,道临和道景真人相继入内,倒了两杯热茶,慕容云烟将李小意额头上的雨水擦干。

    “我与他比试三日,三战皆负,却也换得他的尊重,将所悟剑诀归于我宗,并有约定,无人有大成于此剑诀的天赋者,绝不外传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见床榻上的李小意,气息平稳,体内的灵气也无紊乱之相,便坐回到了桌前。

    “蜀山剑宗出了个穆剑晨,灵动期便能雨雾化龙形,却无龙魂,这些年想来悟尘也未将此剑诀真意,完全完善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观今日小师弟练刀,龙有龙形,魂归其位,真龙异象也有了七八分,这剑诀不像是只有剑诀真意的七层。”道临突然而言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挂笑,美眸中有光芒流转:“在今日之前,尚且不敢这么说,而在今日以后,我昆仑的这式剑诀,必将重新名扬于天下。”

    道景和道临真人相互对望一眼,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喜,但还是有所疑问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自然知道自己的两位师兄在想些什么,却也不隐瞒道:“剑意化雾,剑意化芒,还用一种用剑的方式,就是小意今夜用刀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二人开始还有些不明白,毕竟剑修用剑之法,从古至今,无非也就这两种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道临似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脱口而出道:“震!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拿出一枚方形的玉璧,俗称记录玉简,将神念所想,用灵气传入,便可记录一些永久性的东西,极为便利,也很是珍贵。

    将玉璧贴入自己的额头,不多时,慕容云烟将玉璧放到二人面前道:“这里面是我所知道一剑滚龙碧全部信息,二位师兄可以拿去。”

    道临和道景真人相互对望一眼,分别将其拿起,贴近到自己的额头,闭目体会了片刻,又将其放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思量了良久,二人也揣摩了一阵,因为是真人之境,一门功法适合不适合自己修炼,只需体悟一下,便有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一剑滚龙碧,事关重大,还是由师妹保管。”道景真人沉思了一段时间,方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道临也点头同意道:“这一次的试剑会与往年不同,风阳州那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妙可先生说,这是修真界的大劫难,师妹拿着,是最为稳妥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也不客气,翻手一转,玉简便消失不见道:“可惜门中能修炼此剑诀的少之又少,对天赋的要求太为苛刻。”

    道景和道临略有尴尬,一剑滚龙碧,他们也看到了,二人也不适合修炼,反倒是床榻是那个人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却又因为修为境界的原因,难以维持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又闲聊了几句,道临和道景真人便告辞离开,雨夜漫漫,慕容云烟望着黑夜下的雨幕,目光闪动,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清晨,李小意醒来的时候,浑身酸痛,联想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,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体内的灵气,第一次消耗的如此干净,凭借着他玉灵神通的加持下,比寻常同境界修者,高出将近一半的灵力。

    尚且不能完全的将那一刀挥出,恐怕也只有真丹的修者能完全的挥出那一刀,不禁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比的日子,也是抓阄的日子,李小意出了房间,便由道景真人领着一起走向了蜀山剑宗的试剑会的会场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并没有来,甚至连面都没露,李小意的身体有点飘,就感觉自己的身体,在一夜之间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如此的状态,不禁让他对今天即将要开始的比赛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露天广场上人流涌动,虽然各宗各派的弟子已经走了大半,却依然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以悟世真人为首,各宗掌教真人出现在云台之上,另外有几位内门长老走到露天广场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穆剑晨率先跳到中央广场上,唯一搭建的擂台之上,蜀山一众的弟子,顿时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因为是蜀山剑宗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,剑意二转的变化,又委实让人印象深刻,再有玉树临风的气质,说他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高卓凡上台的时候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竟然只有一片欢乐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也不恼,反而拱手的向着台下,以表谢意,顿时惹得笑骂声不断。

    李小意按了按腰间的井中月,起脚轻踏地面,身形如一只入云的苍鹰,凌空而起。

    本来嬉笑怒骂的众人,立时禁声,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单手按刀,从高空而落,一身紫袍,更显其惨白的面色,他斜眼看向擂台之下,所看之人,皆是转头回避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平常对其恨之入骨的,这时也不愿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几位内门长老,见三人已经到齐,不由分说的纷纷起身,于擂台上放了三支签,两短一长。

    抽到两只短签的,于今日的擂台上进行比拼,长签那一位则是幸运的轮空。

    穆剑晨虽然第一个上台,却走到最后面,把机会留给李小意和高卓凡二人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道,李小意和高卓凡却是相互对视一眼,似乎早已知道了结果,二人随意一抽,毫无意外的抽到了两根短的。

    穆剑晨似乎有些意外,看了两人一眼,一言不发的,和几位蜀山剑宗的内门长老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高卓凡对着李小意一笑:“李兄,看来咱俩都没算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喊我一声师叔才对。李小意背着手,一副装模作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卓凡一愣,他掰开手还真的掐指一算,一拍脑门道:“对啊,你确实比我高上一辈,小师叔好。”

    瞅着做的有模有样的高卓凡,李小意一撇嘴道:“与长辈比斗,是为大不敬,不如你自己走下擂台吧。”

    高卓凡嘿嘿一笑:“昆仑的小师叔,你真当我傻啊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之上,高卓凡又是一笑:“今天我就傻上一回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真的转身就走,李小意的眉头皱紧,全神戒备,生怕对方突然施展什么雷霆手段。

    但让人意想不到的的是,大衍宗的高卓凡,还真就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怔,包括蜀山剑宗的判事长老,半天都没回过神来,而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片笑骂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大衍宗的弟子,摇着头,无奈的唉声叹气,只有高卓凡不以为意,笑嘻嘻的冲着孙佳琪一招手,后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高卓凡想要冲过去,竟被大衍宗的长老死死的拽住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

    而在云台之上,妙可先生一脸的无所谓的,竟然没有暴起发怒。

    道临感激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老道士,高卓凡此举,无论是自主行为,亦或者是有意而为之,明里暗里,昆仑都算是欠了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面无表情的并没有多说什么,蜀山的判事长老,无奈的喊出了获胜者为李小意时,擂台下骂声一片。

    李小意凝眉紧皱,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,不去想高卓凡的此举何意,他目光偏转,却与另一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穆剑晨点头示意,李小意还礼,之后穆剑晨转身而走,两者之间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但是李小意总觉着自己的胸口压了一口气,始终喘不上来。

    穆剑晨,李小意心里念着这个名字,走下了擂台,昆仑一方自然是高兴无比,这已经算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昆仑近千年来最好的成绩,此次试剑会,无论是李小意还是陈月玲,都将这个奇迹一直在延续着。

    而在回去的路上,李小意则是再次成为了众目睽睽之下的焦点,对此他早已习以为常,目不斜视的跟在道景真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风阳州的境内,遁光铺天盖地,仿佛高空而坠的流星雨一样,从天空上滑落,直取地面上密密麻麻,数之不尽的黑面僵尸。

    以劫法真人悟性,忘忧宗古月彤,大衍宗忘尘子,天云门的云浩真人为首的四大劫法真人坐镇于上空。

    一十八宗的真人长老,还有各宗的真丹灵动期的弟子的各个法宝,掀起了一**死亡的浪潮,不停地冲刷着地面。

    因为事先有所布置,各宗各派的弟子,并不与黑面僵尸缠斗。

    法宝一放一收之后,转身就走的绝不拖泥带水,再由后面的宗门弟子补位。

    如此循环,打的黑面僵尸节节败退,只因为数量上占了绝大的优势,才没有完全的溃败下来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两眼中寒光闪闪,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一切,在他的身旁,另外三名劫法真人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昆仑宗出征的弟子,则是由道萍儿所带领,这时刚刚换位下来,退到了队伍的最后方,目光炯炯的盯视着战况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在昆仑山时,一副小女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师傅,李小师叔的比赛应该开始了吧?”一位女性徒弟刚刚问出话来,就被道萍儿呵斥回去。

    “若还想活着回到昆仑,就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,这里是战场,可不是大比擂台!”

    众人见道萍儿真的发起了怒,顿时不敢再多言,可心里却并不是太在乎。

    从与黑面僵尸正面对决到现在,道门一方一直打的顺风顺水,因为战术战法的相应匹配,目前为止,几乎是零伤亡。

    黑面僵尸的战斗力,似乎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样可怕啊!

    抱着这样想法的不止昆仑一门,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,越来越多的人几乎都是这样认为,直到那道白光的出现为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惊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