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暗授-道吟-
道吟

第七十章 暗授

    昨夜的大雨磅礴,今日依旧,丝毫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,李小意已经站了一整夜,它的刀还是在响。

    院子里只有他一人,心随刀走,起伏的声音里,夹带着他的思绪,抑扬顿挫的,那是他的心跳,却好像刀的呼吸。

    自拿刀之始,到斩黑面僵尸,再于擂台之上,几场酣斗,每一次握刀的情景,都在李小意的脑海里飘着。

    特别是穆剑晨的剑意二转,以及曲白山的剑若雷霆,他都在用力的回想。

    斗法场上的历练,让李小意明白了,刀的快准狠,不如意境的随意挥洒,刀不动,而意杀人,才是修行界的斗法准则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在一味的出刀,而是听着自己的心声,起伏于刀身。

    蓦然睁眼的一刻,空气里白光一闪,大雨中,一片涟漪的波纹,在李小意的身前荡漾。

    久而不散,一直持续,却又不发,于是旋转翻腾,就好像一个风车的起伏,带起阵阵的水花。

    道临看到这里轻“咦”了一声,道景真人也是皱紧了眉头,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,屋外刀芒,还在雨中闪烁个不停。

    李小意身前的雨幕化成了漩涡,他的刀依然不动的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昆仑的众位弟子,则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慑,来到蜀山剑宗的三代弟子中,领悟剑意的,只有张生和陈月玲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刀不动,而意在走,就格外的引人注目,可张生的眉头皱的却是更紧了。

    不是化雾,那就是化芒,可眼前的景象,又不是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刀芒在响,铮铮的声音,仿佛猛兽的牙齿,不停啃食血肉所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让人浑身发紧的心神不宁,李小意始终没有睁眼,一夜到清晨,动也不动,若不是有眼前的异象,谁都会以为,那个人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天空阴霾,阴云遮蔽了天光,毒蛇一样的电光,时而穿梭在云层之里,雷鸣不断,却掩饰不了刀鸣阵阵。

    水纹翻卷,不断地旋转,形态变大,直立而起时,道景真人终于有些忍不住了,两眼中全是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道临的脸色也是蓦然的一变,只有依靠在窗前的陈月玲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,而包括昆仑在内的所有三代弟子,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见了一条龙。

    而在蜀山剑宗的千里之外,一道剑光忽然的出现在荒野之上,追星赶月一样的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一颗人头飞起,没有血液绽放的瞬间,有的是黑雾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相同一幕,在不远处,也在同样发生着。

    身穿蜀山剑宗服饰的两人,剑光融合,化成一片光刃,从黑面僵尸的脖子上一抹,又是一颗人头飞起。

    踏空而落的一人,看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尸体,转眼又瞅向另外两道遁光,直到那两人同样落地靠近之后,才微微一笑道:“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许师兄,要不是你先一步的下手,我和张师兄,未必就比你慢了。”说话的是一个面貌英俊的青年。

    许玉笑笑没有争辩,转眼望向风阳州的方向道:“越往那边,这黑面僵尸越多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许师兄,你下过一次山,我俩可是第一次如此的自由自在,还有僵尸可杀,再往前探查一番吧。”张姓师弟,一脸不愿意道。

    方才说话的年轻师弟,也在一旁附和,许玉苦笑一声,想起自己第一次下山的情景,真是满满的尴尬。

    别说追杀李小意,这件看似手到擒来的事情没做好,在凡世里更是闹了不少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远方的天空,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脸色忽然的一僵,转头大喝一声:“小心!”

    然而事发突然,地面的泥土忽然炸射四周,翻起的泥土,根本没给二人反应的时机,血液喷洒,浇了许玉一脸。

    他的两个同门,一脸不可置信的低头,血流如注,胸前和腹部两个不同的位置,霍然多出两条穿身而过的手臂。

    许玉眦目欲裂,想也不想的飞剑一扬,没想到对面的黑面僵尸的反应更快,身化流光,抽身急退,转眼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荒野之上,只剩下两具不断抽搐的身体还有他,许玉放出神识于四方,没有任何的发现,以他真丹期的修为,居然找不到对方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对方太快,快到他无法想象,另一个就是和自身的修为差不多,或者更高。

    生命的流逝是很快的,许玉看着方才还活蹦乱跳的的两个人,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最让他痛苦的,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手中的飞剑在颤抖,脸上的表情复杂扭曲,种种的挣扎的念头,变成了煎熬。

    飞剑射出的瞬间,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而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他眼中的荒原,尽是鲜血的红。

    仰天大吼,声音颤抖的,渐渐变成了哭音,远处仍有异动,许玉手中的飞剑,立即再次握紧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尽是仇恨的火焰,熊熊的燃烧着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的刀还在响,嗡鸣不断,身前的一条水龙翻卷而上。

    “塑形定魂,人魂定魄,引天地灵气以聚之……”

    声声低语声,响彻脑海,全神贯注,心神空明的李小意,体内的气息随之而动,刀身趟地的竖切,抬于胸前,微微偏斜。

    转手换做抽刀式,身体的重心互移向右,呼吸平稳,与刀身的轻吟相互呼应,一人一刀,转而为一体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还在说:“”以意为笔,神念为刀,刻龙画鳞,凝角勾嘴,脊背为横切的一笔……”

    意随心,心随刀走,李小意的动作缓慢,每一步,每一刀,似乎都贴合着某种韵律。

    道临已经站起了身,道景也是一样,满堂皆静,只有院落里的一人一刀一龙,人动而刀走,刀动而龙有形。

    “凝练神魂,凝练龙魂,凝练剑魂,化天地于无形,引天地之精,化于人,引而入龙魂!”

    刀势再变,阴云翻卷的天空也随之而动,一条水龙脱刀离体,扶摇直上,龙身轻摆,盘旋在昆仑宗所在的院落之上。

    立即便引起了一众人的注意,那些个真人以上的大能修者的神识,纷纷潜伏在昆仑宗的院落旁,注视着上空的化雨成龙。

    而当这些人发现,如此大气魄的一笔画龙,是出自一个只有灵动期的修行者时,目光中的惊异,内心里的震惊,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化龙有形在于一意,画龙有鳞在于一念,化龙有角在于一心,化龙有口在于一魂。”

    刀动而风云变,电神雷鸣中,雨龙的身体再起,游弋于阴**露之里。

    “化龙于一笔,一心,一念,一意,一心,一魂。”

    融会贯通,一气呵成,一刀起,有龙吟!

    恢宏之气,凝练龙威,李小意的听刀于风雨中,刀鸣阵阵,在龙吟于空中,挥刀而斩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笔,画龙点睛!”

    刀身翻滚,雪亮如弯月,渐渐成圆,一刀挥出,周身凝练之灵气,神魂离体,与龙相接。

    雨幕中他大吼而有龙鸣,精光闪烁的一轮刀影下,龙目霍然而开的瞬间,四周潜在的神念,顿时退避三舍,不敢再近。

    “一剑滚龙碧!悟尘不是说,不曾传授给昆仑门人么?”悟世真人的脸色,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密室里,他霍然起身,神念一动,不顾龙威,直取而上。

    却有一念,突然的出现,与之针锋相对,神魂之力竟然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眯起双眼,心下暗惊,却仍旧神念传音道:“可是慕容道友?”

    那一念,并无回应,死死的护住昆仑的院落,让人再不能一窥究竟,只等着那一刀落的彻底。

    不再是一剑滚龙碧,而是一刀。

    “幼龙初成,还望众位道友不要叨扰!”一个突如其来的女声,响彻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至于那条俯冲而下的巨龙,则是被一个身影突然的一掌击破,化为了倾盆大雨,瓢泼而下的倾泻如注。

    道景和道临真人,二人早已出现在院落的上方,却在女子之下的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面有寒光的神念一收,重新端坐于密室之内,目光闪动的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在昆仑的院落里,道临和道景,则是满脸的复杂之色,望着那个女人,缓缓的走到已经昏死过去李小意的身前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笑,淡雅脱尘,一袭白裙,豪不沾染世俗之气,轻轻的抚摸在李小意惨白的脸上,自顾自的呢喃道:“以刀入魂,亏你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道临再也忍不住的落地上前道:“师妹,真是一剑滚龙碧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没有转身,目光由先前的喜悦,已经变成了原本的淡然:“看模样应该是的。”

    道临和道景相互对望一眼,尤其是道临,面色忽然变得有些阴沉道:“他何处学来的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站起身,伸手一拂,李小意的身体,随即从湿漉漉的地面升起,跟着慕容云烟便往住处走。

    “当日的穆剑晨,一剑雨雾化龙,他看了自然也就会了,你信么师兄?”

    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,可爱而不失丰_满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baixingsiyu66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