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缠玉珠-道吟-
道吟

第六十八章 缠玉珠

    隔天,六大道宗,包括一十八宗,以劫法真人悟性,忘忧宗古月彤,大衍宗忘尘子,天云门,云浩真人为首。

    以及十八宗的门内真人长老和弟子,浩浩荡荡的从蜀山剑宗出发,前往风阳州。

    当然也包括昆仑,不过前去的却是道萍儿,李小意得到这个消息时,曾问过一嘴,慕容云烟的回答是,莫要小看了女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的蜀山剑宗的试剑大会,李小意在这其中的表现,慕容云烟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会什么会突然而来,慕容云烟嘴角挂笑的说:“我若不来,依着你的性子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没毛病,与龙虎宗曲白山的比赛,李小意虽然带动了人气,他的口碑却一直不太好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人们喜欢看他的比赛,却始终不喜欢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看似矛盾,却并不矛盾,因为李小意生长环境的不同,所以有些不似常人想法和作为。

    他是性子使然,事情要么不做,做就做的太绝,他摸着自己的下巴,估计龙虎宗的人,现在已经恨死了他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见他此刻一副小人嘴脸,忍不住抬手就是一巴掌,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,一个趔趄的李小意,脸带怒容。

    只听慕容云烟道:“凡是不能太过,你现在早已不是市井混混,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昆仑。”

    见李小意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慕容云烟叹息一声:“门中的事情,你也清楚一些,现在你李小意可以无所畏惧,是因为有了昆仑在给你撑着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慕容云烟的口气已经变得不太好:“可你知道是谁在撑着昆仑?”

    李小意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,慕容云烟眼色冰冷道:“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,在等着咱们的掌教师尊渡劫失败,然后上来咬上一口,那时候你又如何自处?。”

    他想说,大不了离开昆仑,可再一想慕容云烟,这话如鲠在喉,就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师姐面前才这样,况且我也没做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给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不是没有道理,六宗之所以这些年屹立于道门不倒,可不光只有利益牵扯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说话了,慕容云烟也不说话了,两人一起看向天边络绎不绝的遁光,心思各异,这人可不会因为几句话而改变。

    白骨山的地底深渊中,浓稠的阴气,集云成雨,漆黑的雨幕,瓢泼而下,仿佛如一**的利箭,敲打着地面。

    黑色的泥土上,寸草不生,只有白骨累累。风声带着哭腔,呜咽的好像鬼哭神嚎,飘忽在整个白骨山上。

    一只手,从泥土里忽然的伸出,泥土翻滚中,则是露出了一张的黑脸,利牙坚齿,一对赤红的血目,仿佛黑夜里的红灯笼,闪烁着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体,肌肉滚实,一对儿铁钩一样的利爪,亮起一阵幽幽的色泽,它抬头凝望阴云密布的天空,一声嘶吼响起之际,近在咫尺的浓雾,顿时被震的老远。

    一个个,一具具黑面獠牙的僵尸,在浓雾翻滚中呈现,于天空远望,密密麻麻的竟然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而在白骨山的深涧山底,却是寂静无声,只有仿佛浮云一样的阴气,时而游荡。

    曾经那个巨大的擎天漩涡,已是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一张仿佛巨大人脸的黑色宫殿。

    一路往里,地面和墙面的两壁,全是一颗颗白骨发黄的人头。

    直到廊道的尽头,用巨大的兽骨化石所堆砌而成的平台上,静静地端坐着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黑发如瀑布一样的垂挂而下,美眸微闭半合,鲜艳的红唇上,如血一样的颜色,鲜红欲滴。

    平台之下一个身穿七色艳袍,面目阴柔如女子的美貌男子,沉默的出现在那里,正是当日与悟尘有过一战的鬼蟾。

    “听说六宗已经出动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鬼蟾答应了一声,眸子里闪过一丝妖异之色:“不能说是倾巢而出,道门仍是没有死战的决心与魄力。”

    女子没有说话,鬼蟾接着道:“阿一,阿二还有阿三,想必能够应付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幽界打开在即,外面的事情你怎么处理我不管,只有一点,白骨山不能再有外人来打扰我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鬼蟾微躬腰身:“谨遵鬼母圣喻。”

    蜀山剑宗,李小意跟着慕容云烟回到了住处,过路的昆仑宗弟子,无不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因为慕容云烟在昆仑的地位特殊,更因为这个一直活在传说中的女人,生活是深居简出,其貌过人,所以看到如此受其“宠爱”的李小意,怎能不羡慕。

    身在福中不知福李小意,早已习惯的却不以为然,屋子里很整洁,显然有人精心的打理过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坐在桌的对面,看着李小意道:“知道当初我是如何找到你的么?”

    其实关于这个问题,李小意的心里一直有个疙瘩,只是觉着对方不会明言,况且他加入昆仑的缘由比较特殊,并非自愿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他,这种可以随时随地追踪到他人的手段,他也不会愿意说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白皙纤细的手掌一翻,竟然多了一颗,翠绿欲滴的圆润珠子,碧光粼粼的光晕,显得水润异常。

    就在这颗好似龙眼珠子出现的一瞬间,李小意只觉着自己全身的气机,仿佛是受到了牵引一般,隐隐的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脸色瞬间就变了的他,不用慕容云烟再多做解释,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定是和他所修炼的缠玉诀有关,那这颗珠子,就是专门为缠玉诀所准备的?

    “此物唤做缠玉珠,乃是上古昆仑宗秘炼之宝,原本有九颗,到了现在,也只剩下三颗。”

    不用李小意心念召唤,缠玉珠似有灵性的飞离了慕容云烟的掌心,自然而然的来到了他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缠玉珠与你,正好相配,它会使你所有的神通,增幅三倍,并带有碧灵晶壁的防护异能,其能力远在你的碧灵甲之上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防护型的战甲,李小意就是一阵肉疼,这还没热乎几天,就毁在了曲白山的手里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这颗缠玉珠,居然有五重天的品质,他不禁好奇起来:“其余两颗是什么品级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莫要太过贪心,那两颗的品级要高一些,不是你所能操控的。”慕容云烟斜眼瞅着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道果然如此,但是突然间对自己这么好,当然是为了试剑会,拿了也就拿了,按劳取酬嘛。

    不过陈月玲和苏蕴涵的那一场,两人重伤未愈,四强中只有三人,这仗怎么打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小意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回答很简单,只有两个字,抓阄,幸运的一人轮空,直接晋级。

    这么玩笑的事情也能开出来?李小意一怔,不由得诽谤起这些掌教真人,这算什么事儿?

    不过一想起大衍宗的高卓凡,李小意顺口道:“师姐,大衍宗的天衍神算,到底准不准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么?”慕容云烟正色道。

    见一向从容不迫的她,这时严肃的语气,李小意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当日忘忧宗的孙佳琪和大衍宗的高卓凡比赛过后,高卓凡曾和我说过,我的对手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点了点头:“那就是这样了,你这运气,属实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这么准?”李小意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蜀山剑宗的穆剑晨,说实话是他最不想遇见的人。

    何况自己现在尚未痊愈,还不是最佳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果再比对方多赛一场,先不说能不能战胜高卓凡,就是胜了,自己绝对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化雾转芒,落剑生霞,化芒转雾,落霞生烟,穆剑晨给人的印象,委实太过深刻。

    缠玉珠,只有这个了,李小意想着,目光转向慕容云烟道:“剑意二转,化雾化芒可有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那一剑,世间还没有万全不可破除的道法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剑?”李小意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似乎不愿提及:“哪一剑并不重要,你只记着剑意二转,最先是我昆仑的秘法剑诀,蜀山剑宗的二转之法,并不完全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李小意并认真道:“关键就在一个转字上,因为不完全,所以必然有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小意明白了,这和他的听刀有些像,关键就在那一个间隔停顿的点上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领悟了刀意,这方面我不愿多说,可惜你的刀不够纯粹,没有一刀斩鬼神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说辞,是够李小意想一阵子了,毕竟对自己的这位师姐的眼光,他是绝对相信的,哪怕一丝的怀疑也没有。

    出了慕容云烟的房间,李小意立刻便将脑海里烦乱的思绪,通通的抛掉。

    无论是未来要面对的穆剑晨,亦或者即将要战斗诡异难测的高卓凡,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缠玉珠必须快些炼化,然后便是要尽快完善,自己不太稳定的刀意。

    还有一天多一点的时间,哪里还有胡思乱想的时间,千头万绪不如一个字,干!

    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