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事态-道吟-
道吟

第六十七章 事态

    昆仑的住处,李小意浑身绷带的躺在床榻上,另一边则是躺着张生。

    陈月玲因为是女子,由望月峰的女弟子单独照料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八进四的第二天,午后的阳光很暖,照在格子窗户上,斑驳的倒影,好像水中的波纹,晃晃悠悠的游弋着。

    李小意转头,张生正望着他。

    这家伙被天荒门的王力坤打惨了,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多天。

    “你胜了。”张生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了一声,李小意不想在看他,目光落在墙面上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近千年,昆仑都没有弟子进入到试剑会的前六。”张生不缓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怎么了?李小意有些无聊的想着,印象中他好像不怎么喜欢自己,受伤之前可从未主动和自己说过话。

    淡淡的回应了一声,李小意还是看着墙面,有些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房门轻开,一个苹果脸的小丫头,端着水盆,小心翼翼的进来,见李小意已醒,连忙恭敬道:“阿梨见过师叔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简单的答应了一声,这丫头是道萍儿的座下弟子,被吩咐专门来照顾李小意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小丫头忙前忙后,张生则是闭上了嘴巴,又变成了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屋子里得干净,才能有个好心情。”她一边擦着桌子,一边自顾自的说着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,一股温和的风,悄悄的飘了进来,顿时让人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走出房屋外,再进来时,手里则是多了一盆芍药花,粉红的花瓣,香气袭人,淡淡的却不浓郁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,花呀能使人心情美丽,本来还有盆牡丹的,不过我听师傅常念叨着,什么牡丹花落,梦里东风恶。见说君家……君家……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阿梨想了半天也没说出来,将芍药花摆在桌子上,还在想着。

    “见说君家红芍药,尽把春愁忘却。”李小意实在忍不住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生两眼发直的望着屋梁,无动于衷的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阿梨欢呼雀跃道:“对,对,就是这个。”弯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,她恭维道:“还是小师叔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面色古怪,他肚子里墨水有多少,自己最清楚,在往下面的,他可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觉着,还是拿芍药,这花儿宜人心,看着就舒服。”

    阿梨走进李小意,拿起湿毛巾,就要给李小意擦脸,被他连忙阻止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费力的起身,阿梨赶紧帮忙,他的伤,大多伤在皮肉上,内在的早已被道景真人所治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疗伤药,如此好用,要是能弄到几瓶,就好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洗了洗,李小意重新躺下,身体还是有些乏力,他转头道:“陈月玲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本来满脸喜庆的阿梨,脸上顿时抹上了一缕阴云。

    “师姐伤的很重,虽然判定上,她和蜀山剑宗的苏蕴涵都晋级,但是师傅说,师姐已经无法再参与接下来的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双双晋级?”李小意眉头皱了一下道:“这是个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阿梨一剑发蒙的摇了摇头,已经和床融为一体的张生,突然而然的活了过来道:“这次的大比,听道临师伯说,是要整出八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小意突然坐了起来:“八个名额?那还拼死拼活干啥?”

    张生皱着眉头的望向了他,阿梨则是一脸发蒙,李小意自知失言,装死往床上一躺,挺尸。

    这六宗的算盘打的响啊,他合计着,如果增加到八个名额,一定是秘境的限制有了突破,诸天小界中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这下子,龙虎宗和忘忧宗岂不是捡了个大便宜?

    他这正想着,慕容云烟的身影,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现,张生和阿梨连忙见礼。

    李小意则是装死的依旧躺在床上,大声的咳嗽起来道:“师姐,我深受重伤,实在是起不来了,我这身上啊,没有不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木头人张生的脸上,难得的出现了一抹古怪之色,阿梨倒是一脸真挚的直点头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出现了一抹笑容,走到李小意的病榻前,一手摸在李小意的脸颊上,来回抚摸,李小意恬不知耻的装出一副受用无穷的样子。

    直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起的时候,院落的昆仑弟子都是一愣,众人连忙想要起身过去查看,道景真人突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是你们慕容师叔正在给你们小师叔治伤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窥,都想不明白这伤是怎么治的。

    龙虎宗,雷霆真人背着手站在曲白山的床榻前,他的身后是一众的长老以及门人。

    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曲白山,其中一位长老无奈的叹息道:“白山这孩子,太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李小意,其心可诛,下手歹毒,白山的浑身经脉几乎已经被打散了。”另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面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嗔目切齿,疾言厉色,雷霆真人则是看着曲白山,一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良久,他叹息一声,伸手一拂,掌心中在光芒一闪之后,一个做工精巧,碧玉清脆的绿色小盒,悬浮其上。

    室内的温度因为它的出现,这一下子仿佛跌入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一位长老好像识得此物,脸色忽然大变道:“造化丹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那位须发洁白的长老连忙阻止道:“掌教师兄,万万不能,这可是你将来渡劫时急需之物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另一位长老则是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掌教师兄渡劫,乃是门中头等大事,可关系到了我龙虎一脉今后的荣辱兴衰,烈火师兄现在下落不明的生死不知,师兄若是再出意外,难道我龙虎宗要步入昆仑的后尘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行!”众人皆劝,只有雷霆真人始终不言半句。

    他将玉盒塞入到一位长老手里道:“造化丹固然珍惜,却不是不可替代之物,何况我还有两百年的时间,总会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看了一眼床榻上,脸若金纸的曲白山道:“白山天赋异禀,将来必能逐仙登道,如是现在不管,才是我龙虎宗最大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要再劝,却被雷霆真人摆手阻止:“我心已定,莫要再言。”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密室内,茶香满室,悟世真人一人独饮,一旁的烛火,摇曳不定,室内却无风无声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淡淡的虚影再现,悟世真人这才放下手中的茶盏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淡淡的点了点头,那人却又是道:“我要去一趟北海。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眉头微微皱起,随即又是释然道:“你去吧,这里有我和悟性师兄在,不会出太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人点头,没有多言,身形一动,竟然就此消失,一句话也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悟世继续喝着茶,悟性真人这时走了进来:“他出关了?”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茶盏,悟世点了点头:“他要再去一次北海。”

    悟性一怔,可立马就想到了什么道:“出尘剑的折毁差点毁了他的剑心,去趟北海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白骨山那边怎么样了?”悟世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了泉州,铁牙门也被灭了。”悟性坐下身来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等等。”悟世真人的话让悟性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怕到时情况已经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。”悟性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色。

    “早已不再你我的手指间了。”悟世真人的嘴角,多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该是出手的时候了。”悟性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急!”悟世声音淡然,看向悟性道:“据说这次领路人是三具金甲尸魔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于此。”悟性喝了口茶,看向悟世道:“又多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悟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意外的神色,悟性却是将一张纸条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将纸条在手中扑开,只有两个字,可就是这两个字,已经让从来都是波澜无惊的,当代蜀山剑宗的掌教真人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一旁的悟性这才又补充了一句:“所以我说不能再等了。”

    当夜,六宗的掌教真人,包括一十八宗的真人掌教,全部汇聚在蜀山剑宗的议事大厅内,会内的气氛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尤其在听到,又一个修仙宗门被白骨山一夜间连根拔起的时候,甚至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去议论。

    短短数日,加上先前的两大宗门,这已经是道门的第三个门派被灭了。

    悟性在滔滔不绝的说着,将事态透明化,悟世真人一言不发,只是将那张纸条先后的传递下去。

    而看到纸上的那两个大字以后,众位掌教真人,面色各异,有的甚至已经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直到纸条落到了雷霆真人手里的时候,原本平静的面容上,脸色大变,周身洋溢出一股雷火般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的盯视着悟世真人,一抖手中的白纸:“这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后者无声的点了点头,悟性则是肯定了一声,雷霆真人紧紧的攥紧了手中的白纸,愤怒的目光,无法再压抑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浑身的气势一收,手中的白纸飘落,上面清楚的写了两个大字,烈火!

    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