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看刀-道吟-
道吟

第六十五章 看刀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道吟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如魔似狂,仿佛地狱里爬出的恶鬼,井中月似乎也在笑,雪亮的刀身上,倒映着他疯魔一样的侧脸。

    曲白山愤怒的也发了一声吼,入云剑挥手一甩,好似一道紫电迸射的瞬间,直插李小意的胸前。

    抽刀断水,火光雷鸣中,李小意被这一剑的剑意,震得身往后仰。

    井中月雪亮一闪,弹跳的雷光被其吸入刀身,仿佛泥牛入海了一样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借此机会,李小意呼气入丹田,下盘用力,腰身一坠一转,换刀于左手。

    刀身由下至上,泛起千层刀光连影,一刀将入云剑震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归刀于腰间,李小意的身形好像离弦之箭,再一次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曲白山召回飞剑,双手一扬,一道一道指诀打入了飞剑的剑身之上,嗡鸣一声,一剑飞斩。

    抱刀入怀,李小意的身体微微偏移,只用刀芒轻轻的一刮紫光环绕的飞剑,身子再次一转,竟然就此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!

    擂台之下的众人,无论是哪门哪派,都看的目瞪口呆,口干舌燥,这是要以武者的形态,对抗修仙者?

    可在云台之上,那些真人境以上的各宗掌教却看的明白。

    表面上李小意是自身的灵巧,以及出刀的稳准狠,来撼动曲白山的飞剑攻击。

    但是别忘了,这每一剑都是快若流星,每一剑里,都有圆满的雷霆剑意。

    所谓剑不动而意伤人,更何况是飞剑和剑意一起,普通的武者,哪里挡得了修者如此一击?

    还记得不久前的那一式,挥刀不入迷蒙天,分明已经有了刀意在里头。

    只是尚未完整圆满的雏形,却能抵挡来自曲白山的奔雷一剑,短短的时间里,就能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,怎能不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道临的眼中忧喜各半,李小意天赋惊人,就如玄云老祖说的那样,先天道体入仙入道,不是凡人可比。

    但是李小意此时的状态,形如疯魔,哪里还有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正如道临所想的那样,此刻李小意确实心无旁骛,只有他手中的刀和对手!

    刀意新成,就需要不断的打磨,就好像神兵利器,只有经过千锤百炼之后,才会有它该有的锋芒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不再使用移形换位的原因,每一次和对手的刀剑对撞,他本来不太稳定的刀意,都会稳定一分。

    最让他感到惊喜的是,他和他的刀之间,因为这股刀意,竟然隐隐的有了联系。

    这刀有灵?只不过正在渐渐地苏醒过来,李小意紧握刀柄,冰凉的触感,身心相连的如臂挥使。

    他抬眼,对手就在那里,每一步都踏的坚实,每一刀都是身心合一,一步一刀。

    抱刀颔首,抽刀断水,反转刀身,泛起千层刀影如镜。

    横刀格挡,再抽刀纵刺,最后一刀的挥刀不入迷蒙天,斩出了用刀者的肆意狂妄,也有如魔嗜血的狠辣与果决。

    恰如一幅花卷在众人眼前,徐徐的打开,李小意舞刀如狼,围绕着猎物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曲白山的每一剑犀利如电,却始终无法斩毙面前的这头恶狼。

    渐渐的他本就苍白的脸庞越发的苍白,额头已然见汗,体内的灵气随着他的剑在飞,一点点的消耗着。

    反观李小意,刀光如满月,一刀比一刀雪亮如镜,周身的气机充盈,眼眸深处有亮如繁星的光芒,丝毫没有力有不逮的迹象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身的伤痕太多,胸前碧灵甲上的纹裂处,挂满了鲜血的红,头发散乱飞扬,握刀处,每一刀都有血滴在飞。

    他却在笑,越发的狰狞,他的刀就越狠,已经从原本三刀才能接住对方的一剑,变成了两刀,一直到现在一刀一剑。

    “笑面阎罗!”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!

    声音突然,在寂静的会场上,却是异常刺耳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,又是一声,又是一声!

    笑面阎罗的呼声在蜀山剑宗的露天广场上飞,一直在飞,一直在飞,直上云台!

    雷霆真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,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则是脸露杀意!

    “此子不可留!”

    擂台之下,呼声震天,除了龙虎宗的弟子面沉似水外,各宗各派,皆是振臂高呼着。

    昆仑宗的弟子,包括道景真人在内,开始还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直到确定那一声声的呼喊,是在为李小意呐喊助威后,不禁更是拼了命嘶吼着。

    当道萍儿带着弟子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,真的是被“笑面阎罗”的四个字所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整个露天广场上再没有第二个声音,那四个字她反反复复的听了几遍后,和身后的弟子面面相窥以后,都是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道萍儿抬头,望着那个一身是血的家伙,看着他的刀光凛冽,瞅着他一次次不顾生死的向前搏杀,是为了啥?

    自然而然,在场的人都会想到那两个字,即使是笑面阎罗这个称号背后,依旧是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昆仑!

    悟性的真人脸色不太好看,从来不动声色的蜀山剑宗的掌教真人,悟世也是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相比这二人道临则是惊喜交加,于云台上俯视而下,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昆仑,尽管不是“昆仑”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至于擂台之上,越加饱满的刀意,隐隐争鸣,已经开始有了初露锋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拿我当磨刀石!”曲白山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,满腔怒火的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擂台之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收刀回鞘,刀亮如雪,光芒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刀鞘之内。

    头一扭,一口血沫吐出,李小意咧嘴而笑,眼眸深处尽是不加掩饰的疯狂。

    紫光雷电,仿佛如龙蛇盘绕一样的,再一次环绕在曲白山的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就连空气的四周,也在跳动着电光雷火,仿佛雷神降世一样的他,眦目欲裂,全是仇恨!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最后的最后已经来了,似乎就在下一刻,没人再说一句话,屏气凝神,紧张异常的等待着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雷神!”曲白山周身的青筋暴起,双目神光隐隐跳动着雷电。

    天空中乌云翻卷,雷电如蛇,穿梭游离,更有狂风呼嚎不休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右手,紧紧的握住了井中月的刀柄,未出刀却已经有刀吟在轻响,缓缓的流淌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一静一动,二人相互对立。

    如此紧张的时刻,他竟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动若神临的曲白山,周身电光环绕,不动则已,动则霹雳雷响的天动地摇。

    听风听雨听见了刀的回响,翻腾的空气里,没有润物细无声,却在细微处,李小意找寻着那一个点。

    而化身雷神的曲白山,人剑合一,仿佛流星坠入了凡间,带着天地云涌,一起撞向了静若磐石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一刀雪亮,满月挂空,一股来自蛮荒的气息,瞬间充斥在李小意的四周,霍然睁眼的瞬间,曲白山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影,与紫光雷电的光影刹那间呼应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整个擂台轰然坍塌,紫光漫天中,隐隐闪动着一抹灰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蜀山的判事长老,想都不想,就在二人一刀一剑相交的瞬间,已然将事先布置好的结界打开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还是有剑气纵横八方,刀光破界而出,围绕擂台附近的各宗长老,纷纷起身,将纵横的剑气纷纷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唯有接触到这抹刀光的长老,面色突变,虽然也是化解掉,可再望向坍塌的擂台,目光已是不同。

    蜀山的试剑大会,从开始到现在,每一场比赛都算在内,有势均力敌的毫不相让,也有剑意几转变化的出彩。

    可要论惨烈程度,今日昆仑山的李小意,和龙虎宗的曲白山的这一场,绝对可以说是最为精彩,也是最为惨烈的一场。

    整个擂台都在紫电刀芒中灰飞烟灭,几乎所有宗门的弟子全部群居于此,亲眼见证了这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。

    然而结局如何,谁也不知道,大家都在等待着,滚滚烟尘散尽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道临真人一脸紧张,不仅仅是他,昆仑宗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数千年的耻辱,几代人的心血,可不仅仅是为了那六个名额,这关乎到了昆仑在六宗的地位,更关乎于秘境的无数财富。

    同样如此的还有雷霆真人,烈火老道的意外失踪于白骨山,对于龙虎宗绝对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有几百年的岁月才有下一次的天劫,但是宗门仅剩一名劫法真人,本来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,难道是要步入昆仑的后尘?

    这几百年,他虽然从未见证过昆仑曾经的辉煌,但是没落的昆仑,他可是一直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甚至曾有想要在这头病入膏肓的猛虎身上,撕裂一块肥肉的想法,但是如今……

    他思量着自己的心绪,却在一个恍然里,脸色发白,嘴唇也出现了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云台之下,一片的一片惊呼,瞬间飞扬在蜀山剑宗的天空上。

    让人震耳欲聋的四个字,一直在飘,一直在不停的回响着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,正一手拄剑的,站立在烟尘散尽以后的乱石堆中。

    没人看清他的表情,因为他的脸已经被血污所染,只有他胸口的起伏,在证明着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