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说剑-道吟-
道吟

第六十章 说剑

    “黄”字门廊,李小意想着,等回昆仑山的时候,一定要去一次。

    他这边想着,擂台上却已经开始了比赛,和穆剑晨对战的,是天云门的杨月清。

    一剑对一剑,在三代弟子当中,二人都是以剑闻名。

    穆剑晨师出悟尘真人,杨月清则是云叶真人的门下。

    两人的师傅在修真界,有过一场广为人知的较量,所以这二人的对战,就格外的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,道临和妙可先生谈论风声,下方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则是一改往日里的有说有笑,绷着脸的看着下方。

    云叶真人的目光当然在一号擂台上,悟尘和悟性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杨月清没有客气,先是递出了一剑,剑吟如龙鸣,撕裂着空气的剑意,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穆剑晨反手一剑,无声亦无息,却如快速迭起的水纹涟漪,划过半空,涌荡于四周。

    一动一静,一个尖锐如针,一个圆润如镜,二人皆领悟了自己的剑意,一个走的是剑意化芒,另一个则是剑意化雾的路子。

    所谓的剑意,则是用剑再使出一剑时,所寄托的神念意识,与剑之本身融为一体,从而贯穿剑体本身所限。

    玄妙异常,是一种不可言明,只可意会的一种形式。

    一剑可挡而意无形,所以领悟了剑意,是一名剑修的标志。

    这些道理,李小意也是最近才搞明白,他望着擂台上的穆剑晨和杨月清的来来回回,不由心下一动道:“你的寒冰冻气,是属于剑意化芒,还是化雾的路子?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陈月玲问的,她先是一怔,随口回答道:“是化雾的一种,因为借了剑诀属性,以及飞剑法宝的本体属性,以神念化寒冰,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小意疑惑了一声,转眼看向擂台道:“那么这二人还没动真格的喽?”

    陈月玲点了点头:“他们现在只是以单纯的剑意对攻,尚未将功法以及飞剑的属性加入其中,当然没有使出全力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眯起了眼睛,剑意这玩应当真了不得,他想起了自己插在腰间的刀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的刀,走的是快,准,狠!最擅长攻其不备。

    和王力坤对战的时候,起刀和落刀之间,虽然能够挡下其剑芒,但蕴藏在剑芒之内的剑意,让他可是吃足了亏。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挡下剑意的法子?”李小意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领悟剑意!”

    陈月玲的回答干脆简单,李小意却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上哪领悟去?再说这玩应是说领悟就能领悟的么?

    没有天赋,在保证不死的情况下,被剑意劈个一千次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右手,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刀柄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穆剑晨和杨月清,在经过一番试探之后,渐渐地开始亮出了自己的真本事。

    剑意化雾,讲究控制拿捏,最重细微之处,剑意轻灵而变化多端,所以穆剑晨的反手一剑,看似清淡如水,却又有水的冰与寒。

    时而如雨幕清洒,细蒙蒙的一片,但每一滴剑意化水,犹如冰针一样,一剑过去,满地坑洼。

    又有时如浪河涛天,气势滚滚,所谓柔中有刚,刚中带柔,刚柔并济,以剑画阴阳,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再看杨月清,剑意化芒,快,闪,利,三个特点缺一不可,任你千般变化,我一剑以破之,往来纵横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比起穆剑晨多了一分纯粹,而少了一分柔和。

    自古两者就是剑修论战的焦点,剑意化雾的会说剑意化芒的,是剑走偏锋,而后者又说前者拘泥于形式,不够纯粹。

    千百年下来,也没争出个谁强谁弱,但是一剑破万法,剑修之极致的大成境界,却是二者共同的目标。

    李小意望着擂台上的两个身影,看着剑光犀利如电,又瞅着剑意缠绵如雨幕,心底微凉。

    八强之后,再无弱者,那么自己下午的对手……

    一剑惊龙吟,李小意的思绪,被穆剑晨的一剑重新给震回到了现实当中。

    只见擂台上,雨雾蒙蒙,翻卷滚荡的充斥着整个擂台,陈月玲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剑意化形!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说的很费劲,这是完整的剑意化形,李小意对剑道不是很了解,但是通过这些天的观听,也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剑修悟剑的三重境界,与本身的修为无关,全在天赋上。

    其一,也是首要的前提,领悟剑意,将自己的神念意识完全与剑达到一体,剑不动,可意动而伤。

    其二,剑意化形,不单单是以剑意化成某种形态,且要有实有质,更有神通显化的威猛,方才完善。

    其三,剑意心转,化万物于一剑,心动则剑意动,可飞舞九天而成龙凤,亦可下九幽之地下,成就恶鬼修罗

    一念成一剑,一剑化一念,心之所动,剑意呈现!

    陈月玲说穆剑晨的剑意化形,已是完全的形态,李小意有些不太相信,虽有龙吟,也有龙行,却不成真。

    真龙实质,有鳞有甲,有目视震神魂,更有龙威压天下。

    至于面前的这条雨雾化龙,无实无质,只有其形,而无质,算不得剑意化形的大成形态。

    听了李小意的话,陈月玲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又仔细观察,才又是道:“比我强!”

    李小意看了看她,身旁这位可是个倔强脾气,昆仑的内门大比第一,剑修的天赋之高,昆仑的三代弟子当中,再无第二人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擂台之上的那个人,心情还是蛮复杂的。

    而穆剑晨的对手,杨月清则没有那么多的感慨,双眼中晶晶的闪亮,却是满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疯了,李小意想着。

    杨月清手中的飞剑,竟是化为一道流光,照亮在雨雾当中,璀璨如流星,也是一剑争鸣。

    这种比试最为一目了然,双方都是一剑,即决胜负生死,一边是雨雾化龙腾,另一边则是剑芒的最大化。

    光明正大的一场比试,也最让人热血沸腾两剑。

    李小意隔着老远,便已经被一股恍若针扎的凌厉,所刺痛着。

    这还是场外,光从这一点,他便能判定出,王力坤在剑道这方面,已经远远不如台上的二位。

    穆剑晨的雨雾化龙狰狞的咆哮着,一道极光在内疾驰旋转,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,在行至龙体的中心处,也是雨雾的最浓密的所在。

    一道道雨丝化雨成剑,一股股雾气,粘稠如血,狂乱的翻卷着,将那道剑芒所化的极光,阻滞在此处,不能再前。

    杨月清瞪大了双眼,双手成指诀,脚下一沉,身子猛然往前一倾之际。

    极光本是有些暗淡的光芒,骤然大亮的同时,一阵嗡鸣,立时滚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穆剑晨的雨雾化龙,翻卷收缩,一瞬间偌大的龙体,立时便缩小了一半。

    穆剑晨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眼看这条龙体就要被极光搅碎撕裂的时候,索性双手一变,一个“散”字出口之际。

    一股飓风,刹那间从龙体上爆发出来,剑意化形所成的雨雾化龙,竟然转瞬之间,被穆剑晨放弃,变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风卷。

    杨月清的脸色涨红,被困在骤风之中的极光再次大亮的同时,一声厉喝从杨月清的嘴中喊出,光芒如刀,一剑而斩。

    就在临出狂风骤雨的时候,时间仿佛停滞了一下,杨月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胜利的喜悦,可还没等他的嘴角咧开,瞳孔中猛然的一缩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的脸上,全然是震惊的表情,包括李小意和陈月玲在内,以及云台之上的诸位掌教真人。

    只有悟世真人和悟性真人两人的脸上,浅浅的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    剑意化芒,穆剑晨居然以剑意化芒,反手一剑,由雾影化光刃,噼里啪啦的漫天剑影,立时将杨月清的极光,对冲化解,反而如暴风雨一样的斩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杨月清想要召回飞剑法宝,也是来不及,眼睁睁的看着一片光刃,就要将其凌迟活剐的时候,云台上,突然闪烁出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擂台上,漫天的光影,骤然一停,一柄飞剑霍然斜插在杨月清的身前,竟然将如此雷霆的一击,就此化解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蜀山的判事长老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上,将脸色一白的穆剑晨挡在身后,斜着眼睛的望向了云台之上。

    云叶真人面色不变,再一抽手,杨月清身前的飞剑,嗡鸣一响,一道光芒立时冲回到了云台之上。

    悟世和悟性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冲着擂台上的蜀山判事长老一点头,后者这才略皱了一下眉头,又若无其事的喊道:“本场,蜀山剑宗穆剑晨胜!”

    场下一片哗然,不是因为比赛,而是因为方才穆剑晨在剑意之间的突然转化。

    剑意化芒,和剑意化雾可以同时修炼?

    以前不是没有人尝试过,可放眼修真世界的千万年间,似乎只有一人练成过,再无第二人!

    但那个人的名字,却似乎成为了一个禁忌,没有人愿意提及。

    李小意莫名其妙,他发现众人的目光竟然看向了他,确切的说不是他,而是整个昆仑的队伍,都被人盯着,眼神诡异,这是为啥?

    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