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八强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九章 八强

    绝情之前先有情,有情之后变无情,反之则亦然,这就是所谓的绝情咒。

    存在于受术者和施术者之间,也就是现在的李小意和林韵谣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不在冷漠,连绵于情意,含情脉脉的女子,平和而不再有杀戮之心的青年。

    她立于原地,他缓步向前。擂台下声音鼎沸,众人莫名所以的看不明白,而忘忧宗那边,却是安静异常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紧张,所以全神贯注的盯着两个人,尤其是孙佳琪脸上的忧色更重。

    李小意终于走到了那里,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复杂之色,体现出内心深处的挣扎之意。

    林韵谣的脸上尽显媚态,仿佛一朵即将盛开的花朵,娇艳而妩媚。

    李小意伸出了手,颤颤巍巍的有几次停顿,却还是无法阻止的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触碰到了那白皙亮滑的肌肤上,林韵谣没有反对,任由那只手游走全身,直到了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擂台之下,没有了先前的吵闹,屏气凝神的注视着,甚至有人扭过头,羞涩的不再观看。

    林韵谣的嘴角出现了一抹笑容,那是独属于胜利者的微笑,即使现在,她让眼前的这个男人,自绝于擂台之上,他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她带着那抹微笑,望向了擂台之下,孙佳琪的脸上渐渐平缓,似乎不再有先前的紧张。

    但随即僵硬的表情,让孙佳琪的瞳孔微缩,她瞪大了眼睛,还没等她开口提醒林韵谣之际,她的师妹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!

    双手不断地向前抓着,两只脚也在半空不断的乱踢着,满脸的惊恐,双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惶恐。

    台下顿时又一次的热闹了起来,李小意双目清明的狰狞着,玉化的身体,哪里是林韵谣所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任凭她不断的挣扎,也任凭她呜呜咽咽的嘶哑着,李小意掐在她脖颈上的手,则是越加的用力,并将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颗道心,因为有涅灵宝珠的护持,哪里是咒术可以迷乱心智,至少以她林韵谣的修为不行。

    李小意左眉角上的红翎凤羽,再次红的鲜艳,他的目光则是穿过了她的身后,落在她总是回头张望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张美人脸,不似手中林韵谣的娇媚柔弱,却有着陈月玲一样的冷艳冰霜。

    狞笑着,李小意抬头看着她口水直流,一张通红扭曲的脸,哪里还有美丽可言?

    一手用力,身子后压,当着孙佳琪,以及她身后忘忧宗所有门人子弟的面,一击重摔,林韵谣被李小意狠狠地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胸口剧烈的起伏,未等林韵谣再有所反应,又是一脚侧踢,直接将其踹飞了出去,却被忘忧宗的人接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李小意眯着眼睛,俯视而下,忘忧宗的人虽然一脸愤慨,却没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而是急忙的检查着林韵谣的伤势,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,只有孙佳琪回头,冷冷的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第一个八强的名额诞生,是属于昆仑!

    李小意站在擂台上,胸中不知怎的,竟然生出一股说不出的畅快感。

    他看着台下的诸人,看着他们在被他直视后的闭口不言,看着他们充满羡慕嫉妒的目光,李小意心情大悦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,霓虹殇至始至终未开口一言,即使在最后,李小意忽然出手重伤对方,也不见她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  反倒是妙可先生一脸疑惑的反问道临,这李小意究竟是如何抗下绝情咒的,难道此子的道心真的坚若磐石?

    昆仑门人,此刻却是兴奋异常的,其他宗门看向他们的目光,再没有了不屑和鄙夷,而是多了一分敬畏。

    到底是老派宗门的底蕴深厚,到底是昆仑宗,这些年的卧薪尝胆,只为了此刻的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试剑会也从这一场比赛开始,走向了**。

    十六个名额,两两对决,参赛者全部是耳熟能详的名字。

    道法绚丽,法宝出色,修为深厚,伯仲之间的修为,在千变万化的斗法中,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而最后的名单也在黄昏之时,被公布了出来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穆剑晨和苏蕴涵,天云门的杨月清,大衍宗的高卓凡,忘忧宗的孙佳琪,龙虎宗的曲白山,以及最后的昆仑的陈月玲和李小意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昆仑这次入选的八强名额,竟然占据了其中的两个席位,与蜀山剑宗一样,天荒门则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议事大厅内,各宗各派的掌门长老汇聚一堂,悟性真人正在堂上发言,诉说着这一段时日,白骨山的动向。

    在听到已经有两个宗门宗派,在被覆灭之后的消息,原本还摇摆不定的十八宗门,终于开始有了动摇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道统,就此莫名其妙的,化作了历史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联盟之事势在必行!白骨山已经成为了修真世界里,一个最不控制的大隐患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顿了顿,又接着郑重其事道:“我宗的地牢之下,已经给诸位道友看过了,事情的严重性,想必大家都心里有数,言尽于此,还望诸位好生思虑。”

    “六宗联盟,我只看到了对于六宗的好处,而悟性道友所谓的这个大联盟,是否是为了小联盟而服务的?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宗教的掌门,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道,他身后亦然有人附和,想必这个问题,就是他们考虑以后才提出的。

    “道门一体,不分大小,是本座一直所提倡的。”蜀山剑宗的悟世真人这时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从座位上起身,他缓步于大厅的正中央,威严的目光,扫视着诸人:“六宗的试剑会,扩大到二十四个宗门的大比,也是为了如此!”

    在坐的人彼此神色有异,小声低语,议论不止,悟世真人走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不单单是只有白骨山,今日有密报称,西北的魔宗已经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,妙可先生当是知道吧?”

    成为焦点的妙可先生,平摇着手中的折扇:“我只能说,道门联盟,势在必行!”

    转眼望向大厅的门外,似有深意的说道:“水波不兴了近千年,江涛尚且能泛起千层浪,我们的修真界,又岂是江涛所能容?”

    第二日,榜单发布,李小意陈月玲,以及其余的昆仑门人围拢在榜单前,周旁自然也有其它宗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李小意只觉着有一对儿眼睛,始终在盯着自己,虽然早已适应被人关注,但是如芒在背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他回头,根本不用四处寻找,便发现了盯着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孙佳琪,忘忧宗此次试剑会唯一的八强弟子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转头,这是一种好似被毒蛇盯上的感觉,李小意不愿再多想,继续浏览着榜单,最下面,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龙虎宗曲白山,李小意摸着自己的下巴,又往上瞅了瞅,昆仑宗陈月玲,对战蜀山剑宗的苏蕴涵。

    对于蜀山剑宗的这两位弟子,李小意有些兴趣,却从未见过,除了那个曾经给自己带过路的女弟子,还不知道姓名是个啥?

    陈月玲冰霜一样的脸上,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两人的比赛都是在下午,李小意又瞅了瞅身后,已不见了孙佳琪的身影,和陈月玲一起,便往赛场走去。

    人群拥挤,无论是即将要参与比赛的宗门,还是已经被淘汰的宗门子弟,都想借此机会,瞧个热闹。

    李小意转头看向陈月玲道:“蜀山剑宗的比赛你可曾看过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陈月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走,去一号擂台,那个叫什么穆剑晨的,好像待会有比赛,咱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月玲只是点点头,却跟在李小意的身后,一起往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当昆仑一行人抵达的时候,一号擂台已经是人满为患,好在都是修道中人,不需要太近的距离,便能看的清楚,也就站在擂台的一边,默默等待着比赛的开始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之前昆仑宗的表现,当李小意他们出现的时候,一下子便被人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小意一身紫袍的打扮,很是显眼,再加上他左眼角处的红翎凤羽,极其好认,笑面阎罗四个字,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站在擂台之上的穆剑晨,似乎有所觉,目光偏转,极其傲慢的看了这边一眼,也就不再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真有本事的人才有傲慢的资本,李小意深以为然,所以他毫不介意,反而开始有了认真的心思。

    昨天道萍儿和李小意讲了一剑滚龙碧,以及昆仑四式剑诀真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极为的感兴趣,所以一直等到道萍儿深更半夜的回来后,又去拜访,她却没有多说,只是告诉李小意,一个叫做“黄”字门廊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关于一剑滚龙碧,则原属于昆仑一式大成剑诀的真意。

    本已失传,谁曾想,当年悟尘来望月峰观剑,竟然在机缘巧合下,悟得此剑诀真意的六成。

    是玄云掌教亲出,让他发下誓言,此生不得外传,悟尘也是答应了下来,却连昆仑也不教授,也就是说,这式剑诀的六成真意,当今世上,只有悟尘一人知晓,无第二人哉!

    而悟尘靠着自己的剑道天赋,不断地完善此剑诀真意,还真让他搞了出来,但玄云看过后,却只是单单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差之分毫,谬之千里!”

    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