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绝情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八章 绝情

    云台之上,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脸色铁青,极为难看,重重的坐回到了座位之上,双目寒光点点的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道临瞥了一眼他的侧脸,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天荒门呼声最高的几位弟子,几乎都折在了昆仑宗的手里。

    两门之争,虽还未完,至少目前,昆仑是先下一筹,稳稳的了占据着上风。

    台下,陈月玲正对着道萍儿拱手拜礼,后者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难得的是,号称冰美人的陈月玲,脸上竟然难得的多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剑意化形已有了雏形,不枉费为师的一番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亏师傅的指点。”陈月玲靠近了道萍儿,后者的手,爱怜的轻抚在她的发丝间,可陈月玲的目光,却是瞟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她则是有了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李小意还在想着道萍儿方才的一番话,心中越加的对那传说中的四式剑意真诀,充满着好奇。

    他真想看看当年的昆仑,辉煌年代里,屹立在云端的昆仑。

    转眼看向了六号擂台,这是他接下来的比赛,也是最后一场,双眼微眯的走过去,身后众人瞩目,他则是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这里面没有钦佩的仰望,也没有敬重的话语,更多的是一心看戏的心态。

    六号擂台人满为患,李小意未到之前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随着比赛的进行,越来越多的宗门子弟惨遭淘汰,六宗的优势则是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当然,昆仑的名额在六宗里仍是垫底,而李小意的这一场,便是第一次遇到了大宗子弟。

    忘忧宗可以说是整个试剑会人气最高的宗门,甚至比起蜀山剑宗来,也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此宗的弟子,皆是女子,并且各个貌美如天仙,全是姿色过人之辈。

    李小意走过去的时候,有人惊叹,有人惋惜,也有人小声的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他不怪别人,也懒得理会,瞅了瞅早已立足于台上的女子,没有陈月玲的冰冷,柔弱惹人怜,楚楚动人之色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时,李小意的神识脑海里,竟然多了一丝迷惘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悠然于心,让人恍惚的醉感,也有且饮美酒登高楼时,忽见美目传情来的迷离。

    李小意缓缓的迈步登台,左眼角处的红翎凤羽,鲜红欲滴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杀人?”有人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身旁有人问。

    那人有些惋惜的望着擂台上的女子道:“你若是看了笑面阎罗前几场的比赛,就知道了,他脸上的那道红痕每次鲜红欲滴的时候,就没个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漂亮的女子他也下得去手?”那人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风羽宗的周晓彤可还记得?据说现在,脸还鼻青脸肿的,小丫头整日以泪洗面,不敢出门见人。”那人一脸的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身旁的人,有些无语,看着擂台上的女子,心如刀绞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边,昆仑宗的呼声震天,因为人数增多,更因为此前李小意在昆仑的名声犹在,再加上这些年外人看待昆仑的目光,多是鄙夷多过敬畏。

    让身为昆仑子弟的门人都憋了一口气,还有这几天李小意的声名,通过前期参与试剑会的弟子。

    大家都了解到自己门中的这位小师叔,是如何的狠辣果决,顿时热血沸腾,不顾一切的声嘶呐喊。

    忘忧宗那边,虽然也有呼喊,但因为全是女子,声势也就差了好多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李小意看着对方,蜀山的判事长老,已然喊了开始,可是双方都有立即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个忘忧宗的林韵谣竟然莫名的笑了,脸色凄楚可人。

    这是个啥?

    李小意不禁想起了从前趴墙根时,那个八字胡先生最喜欢的一首诗,原本不理解,现在却是有些懂了。

    “美人卷珠帘,深坐蹙蛾眉。但见泪痕湿,不知心恨谁。”

    这是幽怨也是思念,眼前这位林韵谣却将女子的凄楚的美感,深深的印刻在李小意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让他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爱怜之意,好想走过去,将其抱在怀内,好生的安抚。

    那就去安抚吧!

    李小意抬手就是一指,顿时阴气滚滚,冷冽的风声中,鬼哭神嚎的,仿佛是将幽冥搬到了人间。

    台下的看客嘘声一片,甚至有人出声骂了起来,鬼头大将青面獠牙,还是毫不犹豫的狰狞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对面无遮无拦,亦无屏障结界,面对鬼头大将的气势汹汹,倒像是明知死亡已近在眼前,却能淡然的面对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对方还是一名楚楚动人的女子,这场面就显得有些残忍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绪脑海里,总有一种不合适宜的情绪,在告诉他这样的不对。

    几乎快要成功了的同时,一种油然而生的逆反的心理,又在时时刻刻的警醒着他。

    辣手摧花,又何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微微有寒气游走全身,这件得自白狐的法宝,不仅仅可以幻化幻术,其本身就是一件对抗幻术的利器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临近,似有冰冻三尺的阴寒之力,已然遍布了整个擂台的周围,尤其在林韵谣的方位,最盛!

    鬼头大将一头砸下,台下的众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眼微眯,留意四面八方,鬼头大将口吐灰尘的从深坑中飞出,哪里还有林韵谣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长出一口气,大骂李小意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时候,其本人的脑海里,却是有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眼眸微转,嘴露冷笑,右手抽刀,快若奔雷,刀光雪亮如电,一刀便又劈碎了一个女子的残像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还在,娓娓道来的如歌声一样,音域婉转,不断的说着:“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如怜取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妩媚之术,幻化于无形,你以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么?”

    李小意眼中厉色一闪,收刀还鞘,盘旋于上空的鬼头大将,摇头摆尾,一头绿发犹如绿色的瀑布一样,漫天而下。

    恰如雨丝,更像毒蛇,四处滋生,任意纵横的密密麻麻,转眼之间就已经遍布在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抬头上空,鬼头大将比他更快的看向了一个方向,不用李小意吩咐,大嘴一张,一团阴火,猛然喷出的同时,半空中有风声起。

    遍布在李小意四周的绿色丝发,根根直立的似有灵性,一**的仿佛潮水一般,浪潮迭起,却是在追寻着从高空而下的那股清风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嘎嘎怪笑一声,半空中荡起了阵阵音波,清风随之一滞,绿色的丝发,紧跟而上。

    彼此纠缠蔓延而上,居然凭空包裹出一个人形身影。

    林韵谣再也掩藏不住,不得不幻化出本体,脸色苍白的望向对面的李小意,见其面露狰狞,不由得心下一凉。

    自己的幻术,媚术,甚至是掩息闭气之术,对待此人通通无用,这时的她,有些慌张,不由想起大比前,师姐对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李小意此人精通鬼术,擅长幻术偷袭,又兼心肠狠辣,如是不敌,不可强取。

    她抬眼望向了云台之上,忘忧宗的宗主霓虹殇,自己的师傅,只见她脸有面纱,双眼淡然的,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林韵谣咬紧嘴唇,目光再次转向了,正向自己缓缓走来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为何,就在这一眼中,让李小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暗叫一声“不好!”的他,连忙身形倒退,并命令鬼头大将要将此女立即做掉的同时。

    只见林韵谣的脸上,哪里还有先前楚楚动人惹人怜爱之色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李小意也甚为心悸的坚定。

    缠绕在她身上的鬼头大将的绿发,仿佛蟒蛇的身体,不断地收缩缠紧,一股阴寒之力透体而入之际,林韵谣自感浑身的灵气,正在不断的被其吸食殆尽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关口,她小口微张,一个古怪的音节被她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台下一旁的忘忧宗长老,以及号称忘忧宗天赋最高的弟子,孙佳琪,同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李小意只觉着自己的神魂,瞬间的微微一颤,本是倒退飞驰的身体,不由自主的突然一滞,再也不能动弹分毫的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第一次有了惊恐神色的李小意,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已经发紫快要不能呼吸的脸,千钧一发的时候,鬼头大将,极其不情愿的松开了缠绕在她身上的发丝。

    林韵谣噗通一声,就跪在了地上,大声咳嗽的喘着粗气,对面还站着僵硬不动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台下,除了忘忧宗本门的弟子外,没有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而李小意呢?

    他却在两息过后的时间里,再次能动了,想也不想的就将鬼头大将收了回来,面色上竟然多出了一分极其不自然的嫣红之色。

    就仿佛喝醉了酒一样,缓缓的,毫无防备的向着林韵谣走去。

    台下的诸位难免看不明白,究竟是发生了何事,居然让本已经是胜券在握的李小意,放弃了最后的一击,而是犹如一个白痴一样的,向着对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道萍儿和道景真人,相互对视一眼,面色铁青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云台之上的霓虹殇。

    只见她面无表情,眼眸流转,实在不知其心中,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妙可先生但是极为感兴趣的伸长了脖子:“霓虹殇,竟然将绝情咒术都传了下去,这下子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,可爱而不失丰_满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gan123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