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再胜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七章 再胜

    鬼灵的进阶很顺利,只是房间的温度,一降再降,若是没有涅灵宝珠在身,寻常之辈,这里可真是待不得。

    灵动期的鬼灵,样貌上有了变化,还是一颗光秃秃的脑壳,原本空白一片的脸上,则是多了一对儿,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形态上多了几分灵动之意,显得尤为可爱,一身的温度,阴寒刺骨,到底还是个阴灵。

    李小意伸出手,抚摸在它光秃秃的脑袋上,鬼灵的情绪显得尤为的高,因为多了一对儿,可以观察周遭一切的眼睛。

    原本只靠神识气息,探查外界一切事物的它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,满眼好奇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一阵突然的敲门上,李小意转头,鬼灵也跟着转头。

    李小意抬手撤掉屏蔽气息的禁制,上前开门,鬼灵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他笑,鬼灵也欢喜的眨着眼。

    李小意瞅着它,它眨巴着眼睛盯着李小意,大眼弯弯,仿佛在笑。

    李小意板起脸,它极不情愿的缩到了四方宝镜内,李小意这才上前开了门。

    来人是李泞,只见其抬手抱拳道:“小师叔,道萍儿师伯到了,您是不是去接一下?”

    “道萍儿?”李小意眉头一挑,有些意外,之前便听道景真人提起过。

    因为白骨山的事情,各大宗门都会派出弟子再来蜀山,没想到这么快。

    但是为啥不是翠微峰的道均真人,偏偏是和自己极为不对付的道萍儿?

    顿时有些头大的他,犹豫了一阵,还是同意前去,只是内心里稍稍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今日来到蜀山剑宗的,不单单只有昆仑一家,其余宗门也陆陆续续的抵达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李小意便瞅见了自己的这位师姐,只好硬着头皮的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道萍儿脸有笑容的看着李小意,一撇在昆仑山上的满腹怨气道:“听说试剑会上,你给我昆仑争了不少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而已,倒是师姐来的好快。”李小意有模有样的回着话。

    道萍儿走在前,李小意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见我?”道萍儿眼眸流转间,一身黑色的道服微微起伏,李小意一呆,不是因为什么风情万种之类的。

    是眼前的态度问题,昆仑是地,蜀山剑宗是天,这差别有点大。

    李小意满心狐疑的看着前面的那个人,又瞅了瞅陪同在她身旁的人,反应极快,并没有再搭话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住处,蜀山的引领长老告退,果然不出所料,道萍儿的神色,则是又变回了李小意从前认识的那个她。

    斜眼打量着李小意,道萍儿脸上的笑意未消:“倒是不错,修为又迈出了一步,如果你能进入前六,之前的事情,咱们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敢多言,眼前可不是昆仑,慕容云烟不在,恭敬些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外面很吵,道萍儿抬起头:“是月玲的比赛吧?”

    李小意答应了一声,道萍儿转眼看向他道:“徒弟比赛,做师傅的怎么能不去?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还有一场比赛,就陪师姐去看看!”

    二人说着就往蜀山剑宗的露天广场走去,后面跟着昆仑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凡是遇到的各宗弟子,只要是见到李小意,如遇蛇蝎,隔着老远,不是绕道就是驻足一边,三三两两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原本就参加试剑会的弟子,早已习惯,并不以为意,凡是刚来的门人,则是渐渐的发现了问题的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问题的所有矛头,都指向了自己师门的这位小师叔。

    直到有好事的昆仑弟子,在队伍的后面,小心为其解惑的时候,众人才是恍然,看向李小意的目光又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笑面阎罗,敢这么黑我昆仑的名声,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,看我不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听着耳旁的话,临近的弟子,皆是深以为然的点着头,李小意瞅了瞅自己的这位师姐,心里莫名的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道萍儿对他态度上的大转变,说实话他有些不适应,换言之,他有些不理解,无论是道临亦或者是道萍儿。

    昆仑山的时候,这两人给他的感觉,一位是老谋深算,说不好听点,甚至有些居心叵测的阴险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自从离开了昆仑,道临在他心里的变化,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一心只为门派,处理问题的方式,以及对待事物的看法和外观上,一派之尊的形象,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再观现在的道萍儿,同样如此,尽管还有给人一种,极为护短的小女人的形象,但在门派之间,毫无疑问,全是以宗门的利益高于一切为前提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不亏为昆仑四峰的首座真人,气量上足以服人,气势上昆仑这两个字,时刻都深印在他们的举手投足间。

    “内斗止于昆仑山内,对外则是众人一心。”这话慕容云烟并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的李小意,已经不知不觉的带着众人走到了四号擂台的边缘,再往里,便见到了道景等人。

    昆仑的两位首座真人,目光相交,并没有太多的废话,一起望向了擂台之上,身后昆仑的弟子,欢声雷动,很快的便融入到了比赛当中。

    “昆仑!”两个字,几乎响彻在整个四号擂台上。

    就在诸人纷纷侧目的瞅向昆仑这一边的时候,阵阵的寒冰冻气,突然的犹如海潮翻涌一样,声势浩大的涌向了对手。

    “剑意如潮,奔流不息!”就是这个意思吧,李小意的声音不大,却被道萍儿听见,她自傲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修真界若论剑道第一,首先便会想到首屈一指的蜀山剑宗,世人愚钝,说他们是目光短浅,我也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道萍儿的声音不大,却也不小,引得不少人转头,目光古怪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却毫不在乎的继续道:“几千年前的昆仑,尚有四道剑意真诀,名扬天下,其剑甚至在以剑修为主的蜀山之上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嘴角一笑,并不说话,似乎也算默认了道萍儿的说法,李小意却有些奇怪道:“那四道剑意真诀全部失传了?”

    道萍儿叹息一声,并无多言在上面,而是话锋一转道:“你可知道一剑滚龙碧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蜀山判事目光一转,咄咄逼人的瞪向了道萍儿,她却周身气势一变,丝毫不让的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蜀山的判事长老脸色一白,面目僵硬的再次别过脸去,道萍儿则是冷笑一声,一身的气势如剑,隐隐争鸣,锋芒渐露的引起了云台上诸人得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擂台上的女子是你师妹的弟子吧?”妙可先生呵呵一笑道。

    坐在他身旁的道临,面露苦笑:“正是师妹的弟子,让先生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望月峰啊……”妙可先生,不无感叹着。

    道临深深的看了一眼,这位号称山门独坐,便可知天下事的天卦子,又听后者叹息一声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那里,忽然的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冷哼,道临全当听不见,但是目光隐隐闪动,双手不自觉的握起了拳头,有些发白……

    擂台之上,仿佛潮汐起伏的剑意,纵横八方,陈月玲身姿飘忽在半空之上,如踏波逐浪一样,剑锋所指,浪潮翻涌的压制在对手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此剑道造诣,天荒门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天荒门也许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活儿,就像笑面阎罗那样的来个绝地反击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人话音刚落之际,道萍儿突然高声道:“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?给我把她踢下来!”

    天荒门那边的众人,本就已经黑脸,这时听了道萍儿的话,碍于她真人的境界,敢怒不敢言,脸憋的通红,擂台上的气势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纵横在擂台上的寒冰冻气,突然一滞一停,李小意瞳孔微缩,那个天荒门的弟子本以为有气可喘,却没想到,天上有花而落。

    不红不绿,无娇艳之色,也无花之妩媚,多的是,一丝不暖人心,而冻人心的冰色莲花。

    花瓣轻展,一莲幽落,缓缓慢慢,众人皆是以为惊艳,一剑化莲花,还是用剑意化形,难道真的是剑意化形?

    灵动期便能有如此的剑道天赋?云台之上,悟性和悟世两人相互对望一眼,皆从对方的眼中,看到了些许的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六宗之内的天云门,其掌教真人的云叶真人,在剑道上造诣也是名闻天下之辈,只见他脸色有变道:“似乎有了剑影幽落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四式剑意真诀,也不尽然全部失传吧。”妙可先生于一旁道。

    道临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冰莲已开,剑意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,天荒门的弟子还未来的及有所反应,接连两声闷哼,身形便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月玲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,收剑化开冰莲剑意,在白气蒸腾中,身形如天女临凡界一样的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再看天荒门的弟子,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就要砸落在地的时候,却被其本宗的门人接住。

    蜀山判事长老飞临擂台之上,声音洪亮道:“昆仑,陈月玲胜!”

    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 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