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笑面阎罗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五章 笑面阎罗

    “大谬不然,妖言惑众!”云台上龙虎宗的雷霆老道,突然冷声道!

    悟性真人双眼一眯:“身为正教门徒,所言所行与西北魔宗有何区别?当取消其参赛资格以儆效尤,还有那个王力坤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“算了,都是意气之争,年轻人嘛,血气方刚也不是什么坏事!”妙可先生于一旁,笑眯眯的插言道。

    道临眉头紧皱,斜眼瞟了一眼最右边的悟世真人,却见他面无表情,对这件事只字不提,也就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王力坤已然抽出了手里的长剑,一柄五重天的剑器法宝,幽光闪烁,森然的冷气一阵的涌荡。

    李小意反手握刀,目光冰冷的瞅着对方,王力坤一剑抽击,立时便有剑芒如电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李小意屏气凝神,右手刀快如雷霆,一弯新月,亮起在胸前,竟然一刀斩断了突然而现剑芒。

    王力坤将手中飞剑,往半空一抛,飞剑化为一道长虹,与天一色,眨眼间便已经扎到了李小意的面前。

    横刀于胸前,雪白的刀身上,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让人意外的势大力沉,李小意的身体,瞬间便向后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五重天的飞剑,仿佛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,紧随其后,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后退的半空中,双腿用力往上一抬,直接来了一个后空翻的李小意,再次稳定身形,紧接着右手如电,抽刀断水!

    刀身下压,雪亮闪人眼的光芒,直接切入到身前的一抹长虹当中。

    突然,李小意右手一麻,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,将李小意的身体,再次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井中月差点脱手而掉,李小意握紧刀柄,收刀回鞘,望着再次刺来的飞剑,移形换位的瞬移而出。

    王力坤身形飘忽,就在李小意突然消失的瞬间,身形一闪,残影连连的出现在了对面。

    剑指一杨,长虹如匹练,再次闪现在了李小意,刚刚显形的近前,右手麻震未消,抽刀已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也是来不及,双目微寒,李小意的周身,顿时被一股翠绿的光芒所笼罩。

    还有一阵如碧玉的光晕,由内而外,直到一个狰狞的兽头出现,碧灵甲厚重而凝实的甲身,才在飞剑即将刺向李小意的瞬间浮现。

    先是破碎的,是包裹在李小意双手上玉化之后的玉质,再一声脆响,接连翻滚,险些掉落到擂台之下的李小意,伸手一抹嘴角渗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李小意坐在地上,单手杵地,看着王力坤一脸似笑非笑的满面嘲讽,台下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方才,电光石火里,双方你来我往,精彩至极,直到此刻仿佛才回过味道来,立时欢呼一片。

    昆仑的众人,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担忧的表情,李小意之前的比赛,从未有过如此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你也算不错。”王力坤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站起身,后者又是道:“那也要分和谁比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方才就不会留手。”李小意语气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力坤不屑的眼神里,尽是嘲弄,李小意摸了摸自己的尾指:“不信大可开试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还能猖狂到几时!”话音一落,飞剑再一次的脱手而飞,直取李小意的前胸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动不动,台下的众人则是瞪大了眼睛,聚精会神的看着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李小意的周身忽然刮起了一阵阴气。

    透凉刺骨,浓郁非常。蜀山的判事长老眉头紧皱:“好重的阴气!”

    云台之上,妙可先生两眼放光:“这小子还养鬼呐,这阴气可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道门驱鬼辟邪,当然也有反其道而行之,养鬼为术,可鬼物污秽太重,于生人不利,没有一定逢凶化吉的手段,寻常人哪敢碰得。

    擂台上,那柄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李小意一指将其定住,细眼观看,却发现本来仿佛如虹贯日的飞剑,竟然被一股阴气包裹。

    王力坤脸色立变,周身鼓荡出一股出劲风,剑指一摇,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则是发出了阵阵嗡鸣的剑吟之声。

    就在飞剑旋转如风的脱离这股阴气之际,一颗狰狞的鬼头,青面獠牙的飞了出来,紧追在飞剑的身后。

    一头诡异的绿色长发,迎风而张,森森鬼气,刮出了凛冬般的寒冷。

    台下修为不高的,被这股阴气一吹,连连后退的同时,不是人多的人挤人,就得坐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感受最深的,当属首当其冲的王力坤,鬼头大将的修为,介于真丹与灵动之间,一柄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虽然品级也是不低,可森森鬼气之下,仍然有所不敌。

    “凡人养鬼是以本身的精气神作为代价,御鬼取物,为利己尔,又因鬼物汇集十八凶而成,多污秽,人养之,多不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云台之上,妙可先生手摇折扇的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道家养鬼为术,术精于大成者,有道!所以多以禁法道术为辅佐,血食为饵料,亦教亦养,去污秽,最后通达于灵,方能大成。”

    折扇一指青面獠牙的绿发凶灵:“若老夫观察不错的话,此物源自上古凶灵,以李小意的修为和道术,实在想不出他是如何驱动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道临则是苦笑了一声道:“不瞒先生,道吟师弟上山时日尚短,所授所学,皆是来自在下的师妹慕容云烟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妙可先生眉头一挑的随即笑到:“那就说的通了,若论鬼术上的造诣,老夫远远不及你那位师妹,她可是大家啊。”

    道临摇头摆手道:“慕容师妹哪里敢在先生面前自称大家,闻道有先后,先生自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上古之昆仑,鬼道一术上,道门中可执牛耳,我辈是望尘莫及的,可知道乌雀南飞?”

    道临一怔,随即脸色立变道:“先生说的是早已消失的乌雀营?”

    妙可先生扶摇折扇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擂台上,情势反转,李小意眼神阴鸷,苍白的面容下,嘴角自带冷笑的立于原地。

    王力坤却是狼狈不堪,鬼头大将不单单只是鬼体强悍,而不惧于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亦是精通幻化形变之术。

    还不止于此,其声时而如雷霆滚滚可震慑神魂,时而又语气缠绵的好似腼腆的女子。

    再有鬼气充斥四周,哀怨,悲伤,绝望等等一系列的情绪波动,时刻左右着人的思维,让人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鬼气阵阵,一荡为一阵,一声为一阵,一面为一阵,鬼相百变,鬼声如幻,鬼气为幕,偌大一个擂台上,仿佛是让人无法自拔的幽冥鬼狱。

    李小意上前一步,然后站住。鬼头大将,忽然化身为身材婀娜,宛如天仙一样的姿态。一手握住那柄五重天的飞剑,使之挣脱不得!

    王力坤捻手掐诀,极力的想要遥控飞剑,使之脱离鬼头大将的掌控。

    李小意再上前一步,美女头突然仰头朝天,小口一张,露出的却是森然的獠牙。

    绿色的鬼气喷吐于上空,源源不断的从那张嘴里喷出,渐渐地形成了一道天幕。

    李小意又走了一步,天幕下垂,轰然而下,就好像一堵幕墙,将擂台的整体突然的罩在其内。

    鬼气森然的弥漫四方,蜀山的判事长老,面色一变,毫不犹豫的捻手掐诀,顿时一道光影琉璃的光罩,从擂台的四角亮起。

    转瞬即逝的便将整个擂台遮挡在内,使鬼气不得外溢。

    李小意苍白的脸庞,蓦然转头,眼角处的火红凤翎,鲜艳如血,眼睑深处寒光点点,嘴角上翘,浮现了一抹让人说不出诡异笑容。

    再一步,他的身形渐渐消失在了,鬼物遮天的擂台上。

    台下的众人,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,心下竟是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个名字,笑面阎罗!

    擂台上的情景已经不可见,判事长老转头看向云台这面,第一眼便看见早已站起身来的天荒门的门主,君昊一脸阴沉的盯着擂台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面无表情,无声无响,其余掌教真人也是神色自若,判事长老见此,也就没有言语,回头继续盯着擂台。

    良久……

    擂台上一点动静也没有,也不见鬼头大将所化女子的身影,在鬼雾放出之后,便一头扎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只有鬼音不时的隐约传来,在擂台之下的诸位,看不清台上的变化,不免议论纷纷,在又过了一段时间以后,突然有声传来。

    其音悠悠……

    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……”

    鬼雾在散,有风徐来,渐渐地,好似被吹走了一样的雾气,露出了擂台的一角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还在轻唱着。

    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”

    徐徐的风还在继续,雾气也在缓慢的消退着,众人的心里,不知为何,竟然生出了一股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“投我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”

    一身的紫衫长袍,首先进入了眼睑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直到那张苍白的笑脸再一次的浮现,众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,那双沾满鲜血的手上。

    一滴,一滴,在滴落着。

    一点,一点的滴出了鲜红之色。

    他还在笑!

    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