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再来一战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四章 再来一战

    吞噬五行外带锋锐异能的井中月,银亮如新月的刀身上,血迹斑斑,点点成线的滚落于刀尖。

    一滴落下,刀芒一闪的又是一刀刺下,闷哼传来,刀再落,再落!再落!李小意脸露狰狞,其眼角处的凤翎,闪红如血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,寂静无声,只有刀身撞击重甲的声音时时的传来。

    直到蜀山的判事长老,再也等不及的飞身上台,一挥袖袍,剑气凛然的撞击在李小意的刀身之上,接连后退的却被道景真人一把扶住。

    深怕李小意吃亏的道景真人,一把将其拽到了身后,天荒门的内门长老,一脸阴沉的将范世豪从地坑中拉拽出来。

    一身的深黑色的重甲,早已破烂不堪,脸色苍白如纸的范世豪,气若游丝,嘴角不停的冒着血沫,早已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一连三个好字,说的咬牙切齿,又怨毒的狠狠瞅了道景真人背后的李小意一眼,带着范世豪伤痕累累的身体,冲天而起,为其疗伤去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李小意呢喃出声,脸上却还有未曾散尽的殷红之色,判事长老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小意,却听道景一声呵斥道:“慎言!”

    李小意无所谓的摇了摇头,在皆是满脸喜色的昆仑弟子的簇拥下,轻松写意的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台下之人见他如见鬼,一条道路在你推我挤你的情况下形成,李小意昂着头,身后众位昆仑弟子挺着胸,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台上,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一脸阴沉似水,盯着九号擂台的方向,重重的冷哼一声,便不在言语了。

    道临脸有笑容,口若悬河的和身旁之人,一阵热聊。

    这更让君昊脸冷如冰,道临不管,笑声却是更大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比赛就顺利多了,因为恶名远播,第一场比赛,因为对手上一场拼的太凶,轮到李小意的时候,只有弃权了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场,对手太弱,李小意毫不客气的一刀拿下,毫无悬念的再次胜出。

    陈月玲也同样如此,自从上一场放出了剑意以后,接下来的比赛有些水到渠成,顺理成章的连胜三场。

    昆仑仅剩的两个席位,在今日的比赛里,竟然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要看昆仑笑话的人,大失所望的同时,意外的昆仑却是声名大震。

    特别是陈月玲,灵动期就领悟了寒冰冻气的剑意,再有长相俏丽,人美剑利,人气只涨不降。

    另一位,被称为笑面阎罗的李小意,心黑手狠,与其对战,除了那个弃权的,皆无完人。

    就连风羽宗的俏丽小娘子,都被揍成了包子脸,众人皆恨!

    二人一路过关斩将,一直到了比赛的第五日,擂台上,对手呼哧带喘的岌岌可危,李小意毫不手软,一击神通玉化的掌刀,干净利落的将其打晕的再次胜出。

    台下嘘声一片,昆仑弟子依旧欢呼笑语的簇拥着李小意走下擂台,却见一人,脸带冷笑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众人识得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被称为此次试剑会最大的一匹黑马,天荒宗的王力坤!

    台下的诸人,如看好戏的指指点点,李小意若无其事的一路在前,只是在经过对方身旁的时候,嘿嘿一笑:“我挺喜欢天荒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,跟在其身后的昆仑弟子,竟然和李小意一样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力坤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,双眼微眯,隐隐有寒光闪动。

    夜晚,李小意百无聊赖的依靠在椅子上,道景真人和道临在张生和王峥的房内,就在方才,道临又是一番高谈阔论,将那些单纯的弟子,忽悠的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李小意望着夜空中的一轮圆月,想着,这人有时候真的可以如此的单纯,有时候又让人心惊胆颤的害怕着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能忽悠人,也是一种才能,道临这几天每次讲话,李小意都有认真的倾听,他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密室内,悟世真人沉默不语的,看着一纸飞剑传书,悟性真人则是静静地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“白骨山的黑面僵尸已经到了卢廷州的附近,距离蜀山又近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听着悟世真人的话,悟性则是继续喝着茶,仿佛早就知道了飞剑传书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六宗同坐一条船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他们也都看的明白,白骨山此次不光是冲着我们,天下宗门皆有份。”

    悟世的手掌上,突然燃烧出一团紫色的烟火,飞剑传书在其火焰内,逐渐的化为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“其它宗门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面带不屑道:“总有鼠目寸光之辈,还在摇摆不定,推三阻四的不想出力。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喝了一口茶,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那就引火烧身吧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有些不明所以的低声问道:“师兄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让监视卢廷州的弟子,给那些黑面僵尸一个方向,人只有真的疼了,才会明白一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悟性嘴角一翘的点了点头:“如此最好!”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战榜再一次发放三十二强的名单,以及接下来的对阵日程。

    此前六大宗门呼声最高的弟子,皆在其名单之内,只不过现在又加上了昆仑的李小意和陈月玲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中等门派的个别弟子,这其中天荒门的王力坤,无疑是最惹人注目的。

    而在今日的试剑会的大比里,昆仑对上天荒门的两场比赛,成为了最大的焦点之战。

    李小意依旧一身紫袍,跟在昆仑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目不斜视,真人境界的气场之强,让方才还不看好昆仑的人,立即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陈月玲就在李小意的身边,让一众年轻男子望眼欲穿的同时,所有的嫉妒,都转化为对李小意的诅咒。

    走着路的两人,却都不在乎,李小意漫不经心,陈月玲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只有快临近摆放擂台的露天广场的时候,陈月玲忽然转头低声的说了一句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愣了一下,随即却是笑了一下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身体一越,便上了擂台,立马便是嘘声一片,只有昆仑的弟子,沉默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习惯性的抬了抬头,今天乌云遮日,阳光不是很足,空气凉爽,正是李小意喜欢的天气。

    他转头,看向默默注视着他的昆仑同门,虽是同门,却不是很近,即使李小意连胜数场,和这些朝夕相处的人,也没有几句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李小意会想想其中的原因,可每次当他出门的时候,那些人总是沉默的跟着他,如影随形,这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知道这是为什么?甚至有些不太敢去想,只是因为他能给昆仑带来辉煌?

    这些人其实不喜欢他,但又不得不去跟随他?

    李小意收回自己的目光,继续他以往的动作,眯眼看天,看的时间长了,就会发觉,天真的很高,人也确实渺小。

    无论同门之人如何看待他,就在现在,这个擂台上,他李小意就是昆仑,不是为了昆仑而战,因为他讨厌失败,更不喜欢被别人打。

    他胜了,即是昆仑胜了,因为这个连锁关系,同门的目光又如何,天下人的目光又如何?

    李小意不由的心绪一开,似有所得,周身气息怡然而自得,如有所悟。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欢呼声,在人群里响起,寻声看去,却是天荒门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今日的王力坤帅气逼人眼,白衣白袍的掌中有剑,本来就有张极其英俊的脸,再有修者的出尘之气,的确够养眼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禁想到了春风楼里那些喜欢断袖的家伙,若是让那些个有钱的老爷,看见了此时的王力坤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想了,因为这个注定成为对手的家伙,已经上了台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对,无话亦无言,台下的判事长老示意双方做好准备,二人都是点头。

    云台之上,众位掌教真人也都对这场比赛,甚是感兴趣。

    前一场,王力坤打败了张生,将天荒门的声势推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下一场,李小意重伤了范世豪,是还以颜色。

    这一场却是个生死局,都看到了这一步的掌教真人们,皆是满眼的兴致。

    天荒门的君昊,昆仑宗的道临真人,两位也是面沉如水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台下很安静,都在等待两人的出手,因为有了之前比赛的铺垫,眼前的这一场,必定是要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王力坤在看着李小意,李小意也在望着他。

    一个灵动后期,一位灵动中期。

    王力坤单人一剑,是走剑修的路子,李小意法宝多样,是以实用为主。

    看似李小意在修为上吃了亏,但是斗法斗生死,可不单单是以境界压人。

    “我会杀了你!”王力坤的话音不大,却是引得满场人的注目。。

    “一死百了多无趣啊!”李小意目光炯炯。

    王力坤微皱眉头,台下诸人也是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李小意竟又是补充道:“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才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众人皆惊!

    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!!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meinvmei222(长按三秒复制)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