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抽刀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三章 抽刀

    两天,单单只是两天,六宗的排名里,昆仑再一次垫了底,而在十八个宗门的总体排名上,天荒门已经位列于昆仑之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身紫袍,挤在人群里比较显眼,再加上这几天有关于他的比赛,口碑好像都不怎么太好……

    所以一眼便被人认出,尤其是昨天对战风羽宗的周晓彤,后者虽无大伤,却险些毁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这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做法,是最遭人诟病的事情,他却任由身边之人指桑骂槐,讥讽嘲弄,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昆仑弟子也是一样,默默的看着榜单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光头大汉的出现,面带纹身,身后也是跟着一群膀大腰圆的同门,挤来挤去的,挤到了李小意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呦,终于让我轮到了这小子哈!”身后有人乐。

    李小意顺着他的目光看,天荒门,范世豪对战李小意,昆仑!

    两旁的人,看向李小意和范世豪的目光,开始变得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李小意左眼上的红色的凤翎跳动了一下,再看看其它的对战名次,王力坤却是跟他从未听过的宗门对上了。

    再研究一下对战线路,还有要五六场才有可能相遇,于是他的目光则是落到了身旁之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膀大腰圆,身强力壮,如是以前见到这样的人,李小意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,但是现在……他的脸上的笑容,变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暗笑,范世豪一摸光秃秃的脑壳,呸了一声,差点吐到李小意的脸上,身后的昆仑弟子,已经面露怒容。

    从臆想中回过神来,李小意突然伸手,摸在了对方的光头上,范世豪一怔,看热闹的人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天荒门的。”李小意的话声未落,范世豪一拳已经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一转,没等众人回过神来,李小意已经站到了人群之外:“一会儿擂台见!”

    云台之上,道临则是最后一个来,待他落座之后,便听到下面一层,天荒门的门主,君昊正在和几个掌门真人,有说有笑的闲聊着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相对,君昊点头致意,道临还礼,目光不由分说的都看向了九号擂台,李小意已经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玄云老祖的眼光不赖!”妙可先生这不是第一次夸赞李小意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号称道门神算的天卦子,他的话不得不引起道临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道吟师弟才拜入宗门不久,被师尊看重,这次的试剑会,也是被逼着来的。”

    妙可先生哈哈一笑:“试剑会要求参与弟子必须是灵动期,可没要去不许门中长老参加。”

    道临也点头称是,又是问道:“先生何以对我这位师弟,如此青睐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只是单纯的喜欢,你信么?”妙可先生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道临则是面有苦笑,对方既然不愿说,以他对妙可先生的了解,再问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一阵欢呼声从九号擂台传了过来,道临转眼望去,却是天荒门的弟子出场了。

    自从王力坤与张生一战以后,天荒门的声势早已经盖过了昆仑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李小意转过身来,瞅着范世豪眼露凶光的大步流星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在战榜前双方有过戏剧性的接触,再加上这是昆仑和天荒门的第二战,关注度极其的高。

    擂台上二人四目相对,李小意面无表情,一撇先前的漫不经心,倒是范世豪龇牙咧嘴的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挑衅!

    厚土翻离旗滴溜溜的在手中一转,旗身猛然一摇,一道风卷旋转于半空,并且有越转越大的趋势,随着李小意一声“去!”

    方向一转的便刮向范世豪,而对方屹立如山,膀阔腰圆的身躯,肌肉盘虬。

    就在狂风即将旋转临身之际,拳重有千斤,声若擂鼓的,竟然将这股旋风给一拳砸散了。

    台下立时便响起一片呼喝的叫好声,李小意面无表情,范世豪嘿嘿冷笑的一步一走。

    厚土翻离旗再起风云,却是一团比之先前,还要强烈的旋风随即刮起。

    范世豪两拳嘎嘣直响,又如先前一样,两步跨出,挥起仿佛黑色铁锤一样的拳头,毫不犹豫的就是一顿猛砸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让人意外的雷光闪电,犹如毒蛇一样的游走在狂风之中,这时被范世豪的双拳一搅,刹那间,雷霆炸碎的卷起阵阵的黑烟。

    却是李小意将最后一张雷霆爆破的符篆,夹带在了风卷当中。

    擂台上硝烟滚滚,雷电不时的闪烁在浓烟之内,却不见范世豪的身影,这不仅让人联想起李小意的第一场比赛,难道就这样的完结了?

    擂台下昆仑的众位弟子,以及两边的观众鸦雀无声的观望着,天荒门在为范世豪担心的同时,不禁破口大骂李小意的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范世豪也和天术宗韩城的命运,不尽相同之时,一道黑色的流光,仿佛白日里的黑色流星一般,突然冲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台下一阵惊呼,李小意也是意想不到的面色有变。

    脚尖轻点地下,移形换位适时而动,一走一过间,身后响起了一声轰鸣声,擂台的一角,已经完全坍塌,却有一尊铁塔一样的身躯,屹立在烟尘散尽之处。

    不是范世豪,又能有谁?

    顿时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,随即响起在四周,云台之上,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面带微笑,显得极为有信心。

    道临则是眉头紧锁,却听身旁的人说:“练体到了他这个地步,寻常的法宝在其面前,恐怕难有作为了。”

    不光是那位掌教真人这么想,李小意也是这样的认为。

    他眯起双眼,望着范世豪一脸的焦黑,内心里说不震惊,那绝对是在骗人。

    手中一翻,厚土翻离旗被他收了起来,周身隐隐泛起了翠绿的光芒。

    范世豪再动,四方宝镜的幻象异能随之发起,双手撕开李小意的身体幻象,有血有肉一样的真实,让范世豪不禁“嘿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道冷冽的光芒,随即一闪,范世豪反应极快的身体一侧,将将躲过这一刀的同时,反手就要去拿李小意的手腕。

    却是抓了个空,似幻似影的李小意,在擂台的另一角却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想不到你这跟娘们一样的身板,还有如此之力,适合俺的口味。”说着伸出舌头,舔了舔发干的唇角。

    如此说话,顿时引起台下一阵哄笑,李小意面无表情的收刀入鞘,范世豪手掌一翻,倒是抽出了一柄黑金大刀,大大咧咧的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见李小意于原地不动,范世豪手中大刀一抡,在声声呼啸的风声里,立时化作了一道流光,对着李小意就是劈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的隐匿幻象,以及移形换位的神通,再次施展。

    黑金大刀劈在了空地上,擂台又是崩裂一角的同时,一道犀利的金色剑光,于虚无中突然飘出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眼见躲之不及,周身骤然亮起一道黑芒,藏匿于暗处的李小意,瞧的清清楚楚,那竟然是一套可护全身的甲胄!

    难怪方才的雷霆爆破的符篆,难以对他有所作用,原因竟是在这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硬么?那我就敲开你的龟壳!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声音突然响起,光头大汉的身形突然而至,速度不可谓不快。

    一刀猛砸,土石翻飞,烟尘迭起,李小意这一次没有抽身闪退,移形换位,身体竟然贴着范世豪的身体,转到了他的侧面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李小意都是闭着眼,听刀于细微处,就在范世豪猛然转身之际,一击抽刀断水,已然砍了出去。

    重重的一刀,狠狠的砍在了,来不及回避的范世豪的肋骨侧下。

    护甲黑光流转,范世豪依旧闷哼了一声,在巨大的冲击力下,居然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台下的观众也是同时的惊呼一声,李小意的身形不停,速度比范世豪更快,就在其即将摔落的地方,已然移形换位于此处。

    右手握刀,闭目听刀,范世豪方才挨了一击重击,疼的眦目欲裂,这时见李小意的身形在前,又要出刀。

    发出一声怪喊,手中的黑金大刀,用力的往地面一杵,身形立停的同时,忽觉肋下一紧。

    一口鲜血也是喷了出来,这才明白刚才看到的,又是这小子的幻象。

    再次被一刀斩中的范世豪,身体则是又一次的飞了起来,一个影像在他即将跌落的地方突然再现。

    范世豪满嘴鲜血的大吼一声:“还想骗老子?”

    借着这股冲击力,强行的在半空中扭转身体,大刀插地,土石烟尘崩起,竟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根本不理会身后李小意的幻象,警惕的抬眼四望。

    却未见,原本以为的幻象,嘴角勾起,一抹冷笑浮现之时,抽刀断水!

    这一次有碎裂的清脆,几乎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那一声的干脆。

    台下天荒门的弟子鸦雀无声,眼睁睁的看着那道身形,再次出现在了范世豪即将跌落的位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,静静地等待着,那一刀血肉喷起的瞬间。

    李小意没有让众人失望,依旧是手握腰刀,闭目听刀的姿态,等待着那具身体快速的临近。

    而范世豪被接连两刀,重击抽砍在同一个位置,并且还是防护铠甲的最薄弱处。

    又两次在半空中,强行拉转身体,伤上加伤,虽然有心再次转身,竟然被一股剧烈的疼痛所牵制。

    手中的黑金大刀,无力再握,连同身体一起滚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还是一刀如满月的雪亮,还是同一刀的位置,井中月在众人的眼里,划出一道雪亮的银光,再一次的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本是坐在云台二层的天荒门主,君昊已经站了起来,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的一刹那,血光迸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