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突破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二章 突破

    擂台之上剑气纵横交错,陈月玲和龙虎宗的钱伟奇,两人分别各站一方,捻指掐诀,两柄飞剑不停的缠斗于半空之上。

    二人面色潮红,斗得旗鼓相当,久战不下,擂台下欢声雷动,昆仑和龙虎宗的弟子,嘶声呐喊的助威着,各不相让。

    云台上,道临真人面色如水,一旁的妙可先生,倒是悠游自在的恬淡模样。

    龙虎宗的雷霆老道,双眼微眯,一张不怒自威的脸上,丝毫看不出情绪的变化,只是看着远处的擂台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六宗的比试,自古便有,这不单单只是简单的比拼,还涉及宗门的声誉,以及秘境之内资源的划分。

    过往,昆仑在六宗的大比上,始终拿不到前六名的名次,在稀有资源上的分配上,总是被排除在六宗之外。

    至于秘境的开发,则是需要六位以上的劫法真人,共同打开位面通道,寻找隐藏在乱流空间里的一些小的位面,建立支点和传送通道,方可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重大的事情,为何用灵动期的弟子,其主要的原因,便在于传送的限制,以及数量上的限定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灵动期的弟子,才能安稳的过去,在这之上的修为,便会受到位面之力的碾压。

    名额也只有六位,所以试剑会上的比拼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但是陈月玲,张生,王峥等人的出现,让道临等人看到了希望。稀有的资源,就意味着大量的灵料,以及完整的天地灵宝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比较大的宗门来说,绝对是不可或缺的资源。

    擂台上双方依旧僵持着局面,陈月玲以及钱伟奇,在斗法的声势上,已经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僵局,无时无刻不再消耗着彼此的灵气。

    钱伟奇终于有些熬不住了,反观陈月玲,通红的俏脸上,牙关紧咬的坚持着。

    一团金光突然的出现在钱伟奇的胸前,陈月玲自然看到了这一幕,双手依旧控制着半空中正在缠斗的飞剑。

    只见钱伟奇单手捻诀,伸掌一推,金光大亮间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因为一心二用,神念两分,半空中钱伟奇的飞剑法宝,明灭一晃。

    就在他放出金光之时,陈月玲的飞剑,忽然往前一串的同时,寒冰冻气,凝物化冰,竟然抓住这个难得的契机,将钱伟奇的飞剑冻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钱伟奇只觉着全身一凉,四周的温度也是忽然的一冷,他的眉毛嘴唇,快速的凝结出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随着气息的凝结,那一轮金光,尚未飞临陈月玲的近前,突然一滞,悬停于半空,不再往前。

    但陈月玲的飞剑,此时此刻,却是直逼钱伟奇的眉心一点,电光石火间,就此停住。

    蜀山的判事长老,已经上了台,当机立断的宣布了昆仑的胜利,台下一阵欢呼,道临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深藏不露,灵动期便能领悟剑意,这一场钱伟奇输的不冤。”雷霆老道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台下昆仑弟子已经将陈月玲围在了中央,道景脸有笑意,随后看向了身旁的王峥道:“不要有压力,尽全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坚定的点了点头,王峥便往二号擂台走去……

    房间内烟气弥漫,整瓶的升元丹已经被李小意吞入腹中,包括空空如也的四方宝镜,李小意仍然觉着差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有些着急了,李小意不无感叹着,可一想到接下来的对手,皆是灵动中后期的修为,自觉法宝不输于人的他,又岂能甘心?

    心下一动,李小意的眼眸深处,闪现出一抹狠厉的凶光。

    鬼灵的身影,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李小意的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艰涩的咒语出声,鬼灵的身体,阴气蒸腾,光芒一闪的便没入到了李小意的身体之内。

    合二为一,鬼合之术能让施术者立时超脱现有的境界,代价却是本身的生命本源。

    因为身体内部,突然有了鬼灵,阴气大涨的同时,却是刺激了涅灵宝珠。

    原有的平衡已然被打破,那么就需要一个新的平衡来维持。

    一阴一阳的两股气息,以李小意的身体为战场,彼此间,不断地冲撞抵消。

    神魂仿佛置身于岩浆火海的李小意,周身热气翻涌不到两息的时间,下一刻又好像深陷在冰海水底。

    被冰火两重天折腾的欲仙欲死的他,就在两股气息即将再一次冲撞抵消的瞬间,急忙张口,井中月迅速的融入体内。

    于两股气息的中间处,形成了一条黑线,无论是涅灵宝珠的阳精之火,亦或者鬼合之术所产生的巨大阴气,皆被其吞没殆尽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一道新的平衡逐渐形成之际,体外的灵气形若泉涌,被李小意疯狂的汲取着。

    鬼灵萎靡不振的重新出现,李小意的身体,被一道道七色的光芒所充盈着,直到他缓缓睁开双眼的时候,整个人的气势也是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苍白的脸色,细润犹如玉质,两边眼角凤翎的红痕,却变成了一角。

    不同以往的若隐若现,这时聚在李小意的左眼角上,栩栩如生,给人一种飘零若飞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来一撮的白发,现在面积增大,这便是消耗本源之力的代价。

    就在他叹息一声的时候,一个新的信息忽然传入脑中

    神通,玉灵!可汲取本身灵气的一半于体内,更能深入的感受四周灵气的变化。

    李小意眼带笑意,意外之喜,不错!

    伸手抚摸着鬼灵光秃秃,并且极其圆润的脑壳,又见它萎靡不振,便将它收回到了四方宝镜内。

    想着夜深人静的时候,多吸一些月华之精,以供它恢复之用。

    将井中月从体内吐出,雪亮的刀身上,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,李小意有些郁闷,这东西到底如何才能喂得饱。

    将其重新插回到腰间的刀鞘,推开屋门,张生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他坐到了他的旁边,将一颗丹药,帮其喂服下去,见张生呼吸平稳,也就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小院外,一阵阵的呼喊声,时断时续,却不知结果怎样了,他的手再一次摸向了自己的腰间。

    内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烦躁感,李小意的目光,渐渐地转向了躺在一旁的张生,看着他胸腔的起伏,聆听着来自生命本身的跳动声。

    李小意握着刀柄的手,越加的用力,冰凉的触感,更加激起内心里的凶性之时,涅灵宝珠的温热,忽然走边全身,他猛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坐直了身体,直到内心再一次平静下来的时候,他才好似脱力一样的仰靠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望着渐渐西沉的太阳,他忽然想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包括为何突然着急着突破一样,这一切的一切,全是隐晦的阴鬼之气在作怪。

    就像慕容云烟所说的那样,阴魂是负面情绪的结合体,自己不断的吞噬凶鬼厉魄,体内无论如何都会有戾气无法炼化干净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有涅灵宝珠,他现在很可能早已走火入魔,这件宝贝可真是一件好东西。

    白狐和花蛇老祖争来争去,直到头破血流也没到手的东西,未曾想着,倒是便宜了自己。

    着夕阳如血,想着过往的经历,他呵呵的傻笑着,却没想到小院的门,被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抱着王峥的身体,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峥伤的很重,全身是血,昆仑的弟子包括陈月玲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默不作声的站到一旁,看着道景真人手脚利落的处理着伤口,身旁的人,都是一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良久……

    道景真人总算长出了一口气,看着众位门人子弟淡淡的说道:“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如释重负的众人,在为王峥庆幸之余,却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两天下来,昆仑六名参与试剑会的弟子,六去其四,只剩下了李小意和陈月玲,士气确是低到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如何了?”就在这时,道临真人不知何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,好生修养一段时间即可。”

    听完道景真人的诉说,道临点了点头,转眼又看向门中的弟子,明白气氛如此低迷的原因。

    道临目视着众人,语气肯定的说道:“你们不错,无论输赢,昆仑这两个字,你们都当得!”

    见众人抬头看向自己,道临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皆以为我昆仑衰落如此,不可再复当年的巅峰,但是今天的你们让那些自以为明白昆仑,深知昆仑的人明白了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仿佛第一次认识道临一样,只见此刻的他,竟然流露出一股让人心折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昆仑,即使倒下了,也不会后退一步!昆仑的弟子,即使死光了,依然会有人扛起那面大旗!”

    说着他的目光转向了李小意和陈月玲:“那上面只有两个字,能让那些小瞧我们的人,永远记住的两个字!”

    “昆仑!”众人声嘶力竭的喊着。一遍一遍的重复着

    李小意站在最后面,看着方才还低迷的众人,在此刻所爆发出的热情,看着道临真人所展示出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心下不知怎的,竟然生出了一种向往。

    权利和**,只有手段百出的人,才配拥有,他忽然也想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