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昆仑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一章 昆仑

    五号擂台,人满为患,天荒门的王力坤和昆仑宗的张生一战,吸引了一众的目光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近年来,昆仑与天荒门公开对比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所以当李小意和几名弟子赶到这里的时候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挤到了道景真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见是李小意,道景真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只是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,转眼又看向擂台之上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看,李小意的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生浑身是血的站在擂台的一角,正苦苦支撑着,王力坤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击。

    两人修为相近,都是灵动后期境界,法宝品级也是一般,四重天的剑器法宝。

    但是局面打到了这个程度,显然是李小意未曾想到过的。

    张生依然在坚持,在挨过了王力坤这一轮猛烈的攻击以后,本就周身是伤,却是又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那柄由门中分发的四重天的飞剑,此时竟然是变成了拐棍,支撑着他伤痕累累的身体。

    场面很安静,没有任何的喧哗与聒噪,王力坤却在笑,他很清楚,只有再有一击重击,张生必然无法再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那具如浴血雨的身体,早已经到了极限,可是他还在苦苦的支撑着,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王力坤的视线看向了云台的第二层,君昊就坐在那里看着。

    他冲着他点了点头,王力坤心领神会,明白是该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剑尖轻吟,一步一响,王力坤脸上的笑容,开始变得狰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最后的一击了。

    张生也明白,他喘着粗气,用尽力气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视线时而模糊,时而清晰。

    昆仑众位弟子,皆是满含泪水,却没有一个人,要张生放弃此战,因为他们的背后,还有两个字,昆仑!

    示弱多年的昆仑不能再后退了,被嘲笑多年的昆仑,绝不能在天下人的面前倒下!

    云台之上,道临已经站了起来,脸沉似水,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张生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,仰天大喊:“昆仑!”

    台下一众昆仑弟子也跟着一起嘶吼着那两个字,昆仑!

    蜀山的露天广场上鸦雀无声,只有那两个字,在一遍遍的回响着。

    每一步,都是如此的沉重,每一步都有鲜血在流。

    张生的手,握紧了飞剑,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施展御剑之术,那么他只有向前,不断地向前!

    一条路的形成,是因为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。

    一条血路的形成,则是有人不顾一切的冲杀在前,用他们身上的鲜血凝结而成!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就在台下“昆仑”两字的呼声中,奇迹并没有出现,在狰狞的安静中,他所有愤怒的火焰,都在这一刻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王力坤脸色平静的站在那里,踩着从张生身下流出的鲜血,沐浴在胜利的光芒下,他嘿嘿的冷笑着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擂台,早已准备好的续命丹药,一股脑的给张生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即一言不发的,抱起张生的身体冲天而起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昆仑的众位弟子,沉默不语的紧跟在后,独留李小意,回头看着天荒门的欢呼与笑语。

    “昆仑……”他呢喃出声,看的懂的两个字,不懂其中的意味的他,又念了一遍,这次却是在心底。

    似乎有些明白了,他看着王力坤,静静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突然的一声,将李小意从臆想中唤了回来,眼前却是明眸齿白的一张美丽的俏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李小意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女子嫣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今天又胜了?”女子的声音清脆悦耳,充满着朝气。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这时见天荒门的门人,正兴高采烈的簇拥着王力坤离开,目光不由自主的也随之移动。

    “想报仇?”女子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本想说关你鸟事,可寻思着人家好歹帮过自己,临时改口道:“能遇到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刚想再问什么,突然一声“苏师妹”的叫声,两人同时转头。

    见是蜀山的一众弟子,女子有些无趣的说道:“看来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却是无话,见李小意如此,被称为苏师妹的女子“哼”了一声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视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,转身便往住处行去。

    道临真人坐在云台上一语不发,身旁的妙可先生则是突然道:“厚积薄发,这名叫张生的弟子,若还有命在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    道临没有心思在说什么,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试,大衍宗便是其中之一,还有龙虎宗,都是强敌。

    至于张生和王力坤的那场比试,昆仑虽然输了,输了名声,却也赢得了名声。

    因为张生的悍不畏死,因为张生用血液趟出的那条小路。

    让天下人明白,就算是百足之虫也是死而不僵,一头老虎即使是老了,它的尖牙利齿,依然犹在。

    一路上李小意的两耳听的,全是关于此战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继而对昆仑接下来的几场战斗,皆是充满了好奇,所有人都想知道,如此疯狂的昆仑,还能够走多远。

    终于回到了住处,李小意走向张生的房间,屋子里全是血液和药香混合之后的味道。

    张生还处于昏迷的状态,道景真人已经将他全身的伤口做了处理,外伤易好,但内伤难愈。

    “天荒门的兔崽子下手真够重的!”道景真人难有的失态的骂着。

    李小意皱了皱眉:“师兄陈月玲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你去护持一下,这里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将一瓶丹药交给李小意:“每过一个时辰给他服下一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拍了拍李小意的肩头,便带着其余的弟子,往会场赶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重伤在床的张生,虽然和这个家伙没有太多的交集,可一想起擂台之上,浴血奋战到底的他,李小意很不愿意承认,自己竟然开始有些钦佩他了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李小意将鬼灵唤了出来,将丹药放入到了它的手里,简单的吩咐了几句,便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必须快些提升自己的境界,李小意的双眼里,隐隐闪烁着寒光的同时,将四方宝镜拿了出来,这里面有它积攒的全部阴魂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一道七色的霞光顿时喷涌而出,四方宝镜上刚刚蒸腾而出的一只阴魂,瞬间便被他吞入到了腹中。

    一股异样的热气,立即从涅灵宝珠上泉涌而出,李小意的周身,变成了火红之色,两边眼角的凤翎,红的鲜艳,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阵阵人山人海的喧闹声,看来比赛再次开始了,而李小意这边,炼化生魂的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明灭不定的光影里,一只只阴魂被其张口吞服,涅灵宝珠在他的丹腹内,越转越快,温度更是不停的在升高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全身已然被汗水打透,接着再被皮肤上灼热的温度,蒸干挥发,这个不大的屋子里,弥漫了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但还远远不够,李小意心里明白,要想突破那层界限,就必须将自己身体,以及神魂意识都推到一种极致。

    只有触碰到瓶颈之上的临界点,他才有机会如凤凰一样,在火焰里浴火重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