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第二战-道吟-
道吟

第五十章 第二战

    一声冷哼,天术宗的长老满脸森寒的瞪向了道景真人。

    其身后,李小意正在四处张望,想要谢谢方才给自己带路的姑娘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在李小意重伤了对手之后,见对方的长老上台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的便将李小意挡在了身后,生怕天术宗的人怒火攻心,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贵宗真的出了一名好弟子!”那名天术宗的长老,目光阴鸷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面带冷笑,毫不相让,语气带有几分揶揄的回道:“多谢承认,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山不转水转!”再次冷哼一声,天术宗的长老甩袖而走。

    未见那名蜀山女弟子的身影,李小意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见天术宗的人含愤而走,道景真人又对自己护持有加,便向对方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摆了摆手,看向了李小意:“记得下次早点来!”

    李小意连忙答应称了一声“是!”便随着道景真人下了擂台,身后则是传来蜀山的判事长老的一声长吟。

    “第九擂台,第三场比试,昆仑宗李小意胜!”

    云台之上,道临真人脸上有笑,身旁的妙可先生夸赞了一声:“此子不错,稳而不乱,急中有智,是一个可造之材。”

    道临客气了一番,悟世真人忽然开口道:“能被玄云前辈看上的人,确实当的起妙可先生的八个字。”

    天卦子妙可先生一笑,似有深意的玩味道:“这也是蜀山收回夺命金牌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!”道临连忙接口道:“李小意的事情原本就是一场误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斜眼瞟向悟世真人,却见其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态度,似乎并没有打算,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,心下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待到最后一场比试结束后,众位宗门的负责人,便彼此拱手而别,道临从云台上下来的时候,眼角上则是带着一丝喜意。

    昆仑于今日的比赛中,取得了五胜一败的战绩,委实不错,虽然试剑会的规模,对比以往有所扩大,好坏两面,皆是都有。

    如果战绩极差,今日昆仑的丢脸,可就不仅仅局限于六宗之内,却是在天下道门的面前。

    若是长脸,就比如此次的战绩,同样可以一扫往日里,昆仑给各宗的颓势之感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事情,道临回到了昆仑弟子所在的院落,却见众人在围着一张新榜单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道临上前观看,众位弟子门人,除了李小意和道景真人,纷纷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天荒门?

    沉吟了一声,道临继续往下看,却见大衍宗与龙虎宗的名字,出现在纸上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眼角的笑意早已不见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上大宗子弟,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而为之。”道景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道临冷笑了一声:“就算如此,我们又能怎样,早晚都是要遇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向众位弟子道:“你们是我昆仑千挑万选的精英弟子,先不要想着是不是有人刻意而为,这些对手,是你们必须遇到的。记住,我们昆仑从不怕事,更不会怕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位弟子异口同声道,眼眸的深处,则是迸发出一股灼烈的热情。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李小意的心潮也是有了几分澎湃之感,不过他这次来,本来就是扬名的。

    按照慕容师姐的说法,只要他越出名,蜀山剑宗就越不敢暗中对自己下手,昆仑也会越护着他,就比如今天。

    很幸运的,李小意明日的对手,又不是出自于大宗大派,还是个中等门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他还有小看小门小派的弟子的话,韩城今日攻守兼备的表现,彻底让他放下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斗法和打架,也不是完全要靠蛮力的,李小意将自己手中的符篆一字摆开。

    他的心思很明显,在遇到真正的强者之前,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,兵者,诡道也!李小意这样的想着。

    而他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此时此刻,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也在对着一名叫王力坤的弟子说道:“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,昆仑张生的比赛,你可看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师尊,看了。”王力坤回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君昊又是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力坤则是露出了一抹狰狞:“明日便要天下人看见,天荒门是如何战胜昆仑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李小意一大早便随同道景真人等,来到了试剑会的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还是九号擂台,也还是那名蜀山的长老判事,不同的则是他今天要比对方早到。

    抬头看天,今天的太阳似乎比昨天的还足,李小意开始有了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也回头望了望,叮嘱门下的弟子一声,便往五号看台走去,因为那里今天有更重要的比赛。

    就在李小意觉着自己快要被太阳烤干的时候,风羽宗的弟子和长老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让李小意颇为意外的是,上台要和自己比试的,竟然是位女子,并且还是一位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先是对李小意拱了拱手:“风羽宗三代弟子周晓彤,见过师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内心烦躁无比,其面上倒是表现的谦谦君子,皮笑肉不笑的回道:“昆仑,李小意!”

    判事长老这时忽然的喊了一声开始!没等李小意这边有何动作,周晓彤似乎早有准备的,立即亮出了一把花伞。

    身子也是轻轻的一飘,飞到了空中,一手拖伞柄,另一只手突然的撑开花伞。

    顿时满天飞舞出一道道银光,仿佛一阵花瓣落雨一样的纷飞而下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是佳人公子,后一时就要以命相搏,李小意不无讽刺的想着,手下却不慢。

    厚土翻离旗已然在手,想都不想的往天一挥,立即便有一阵骤风急降,将李小意的全身包裹。

    花瓣落雨的银色光刃,顿时被狂风席卷而入,并随着这股旋风一起,不停的疾驰旋转如轮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周晓彤,眼见自己这一波攻势未起作用,另一只手一拍腰间的储物锦囊,一支有三重天品级的尖矛,被其擎举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咒语声的诵念出声,尖矛上亮起了三道符文,而置身地上的李小意,已然看到了这一幕,没等周晓彤发力,率先出手。

    手中的厚土翻离旗猛然的一甩,包裹在自身的骤风,仿佛被一团扔出去了一样。

    携带四周不断扩大的劲风,就在快速飞行的过程中,竟然形成了一股风势浩大的狂风漩涡。

    其中更有光影斑驳,竟是先前周晓彤射向李小意的花瓣一般的光刃,掺杂在其内,一起涌向了周晓彤。

    后者不敢再有迟疑,见到如此风势,脸色也是骤然一变。

    手中的长矛发出了一声尖啸之音,恍若划开夜空的流星一般就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者相遇于空中,长矛的速度极快,旋风旋转的速度也是极快的犹如风刃,再加上先前掺杂在其内的花瓣光刃,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这边相持不下,李小意心知自己的风刃漩涡,终究是抵挡不住长矛的一体贯穿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空挡,四方宝镜幻化出一个幻象之后,连忙施展移形换位,悄然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间,长矛真的如他所料的那样,从风刃漩涡中,还是贯穿了过去,破碎了风刃漩涡后,直接将李小意的幻象身体定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仿佛是看透了李小意的伎俩,又或者先前看过李小意的比赛。

    周晓彤手中的花伞,旋转如飞,又是一阵花瓣落雨,比之先前,还要来的凶猛,竟然将整个擂台都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从幻象中走出的李小意,却见此女的嘴角上勾起了一道莫名的得意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转冷,厚土翻离旗再一次的翻卷出一道骤风,将自己的全身护持,以抵挡从天而降的无形光刃。

    胸口处,猛然照射出一道圆月的光华。周晓彤正在将长矛召回,躲之不急,便被四方宝镜上的光芒所笼罩。

    突然的神魂一震,整个人险些从半空中掉落下来,风羽宗的那边则是传来了一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好似神魂即将被抽体而出的感觉,让周晓彤泛起了一阵阵眩晕,心中恐惧的想要全力抗拒这股吸附之力的时候,手中的花伞则是停止了转动。

    “不能停下花伞!”风羽宗的长老似乎看出了端倪,连忙大呼阻止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一道悄然无息的人影,就在花伞停止的一瞬间,出现在了周晓彤的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在她还没来的及反应,只觉着左脸一疼,一股巨大的冲击力,打在了她左脸上。

    瞬间就蒙了的周晓彤,其身体好似一颗石头一样的从高空落下,却还没完。

    胸口再一次被好像铁钩一样的五指,紧紧的扣住。又是一巴掌,重重的甩在了她的右脸上,这一次,周晓彤算是彻底的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擂台上李小意轻飘飘的落地,右手依然抓在周晓彤的胸口,风羽宗的修士们面红耳赤,双目意欲喷火的愤怒,却碍于规则,不得上台。

    直到蜀山的判事长老高喊一声:“昆仑,李小意胜!”的时候,才纷纷狂奔上台。

    李小意在判事长老喊他获胜的时候,就已经松开了手,轻描淡写的下了擂台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