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踩雷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九章 踩雷

    夜晚,蜀山剑宗依旧是人声鼎沸,因为对阵表的贴示,大多人都在为此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其中呼声最高的,当属蜀山的穆剑晨和苏蕴涵,天云宗的杨月清,大衍宗的高卓凡,忘忧宗的孙佳琪,以及龙虎宗的曲白山。

    至于昆仑,因为近几年很少走动于世间,大多数的三代弟子都不为人所知,所以并不在众人讨论的范围。

    蜀山宗的密室之内,悟世真人和悟性真人正在看一份名单,而重点就在于那三个字,李小意!

    悟性真人面带冷笑:“玄云那老匹夫,存心是要我蜀山在天下人面前难看,如此作为,再以后,还有哪个宗门,会在乎我宗的夺命金牌!”

    “许玉呢?”悟世真人忽然的左右而言它。

    “据他最近传回给宗门的飞剑传书,似乎刚刚到了林家镇,他说已经找到了李小意的踪迹。”悟性真人面有古怪之色的回道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还在看着那份名单,随口道:“那就让他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悟性真人再不说话,密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良久,悟世终于将那份名单放了下来:“悟尘师弟的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师弟自从闭关,就再没出来过,也不知道伤势如何,是不是要去问问?”

    对着悟性摇了摇头,悟尘叹息一声道:“当此时节还是不要打扰他,出尘剑的损毁,对于他道心伤害极大,还是等他自行出关吧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也是同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又是问道:“那李小意的事情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讽之意:“玄云老祖如此作为,说他落井下石,言之犹过,不过是想在天下人面前,要个存在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,他的大劫即将临头,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。”悟性真人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小看了他,修真界近千年,他是唯一一位能抗过五次天劫的人,虽然始终没能跨出那一步,也是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点了点头:“不错,人老成精,老匹夫见我宗现阶段纠缠于白骨山的事情,也有见缝插针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当前还是要以白骨山的事情为主,其它的都可以放一放吧!”

    第二日,蜀山剑宗的露天广场上,平地竖立起了九座大型的擂台。

    六宗的负责人分别落坐于云端,不用起身,九座擂台便可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并且在九座擂台之下,都会有一位蜀山剑宗的内门长老,充当判事,规则也很简单,落于台下者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蜀山剑宗,人声鼎沸,每座擂台下都有宗门弟子,在为本宗的师兄弟加油呐喊。

    而在擂台之上,法宝与道术的光华接连起伏,呼喝声不断,时不时的便有弟子从擂台上摔落而下。

    喝彩声,谩骂声,惊呼声,各种各样的议论纷纷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四号擂台上,陈月玲此时正在和一位四野道宗的弟子,对立而战。

    台下昆仑宗的弟子和长老,以及道景真人都在热切的关注着擂台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道临真人则是在云层之上的看台,目光所看的,也是在四号看台上。

    “昆仑宗的这位女弟子,好生不错,看来近年来的卧薪尝胆,不是没有成果的。”

    道临转头,见是悟性真人在阴阳怪气的说着,却是轻笑道:“哪里的话,再卧薪尝胆也比不过贵宗穆剑晨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转头看向三号擂台,穆剑晨青衣长脸,却是已经将对手一剑而击落于台下,擂台之下,蜀山剑宗的弟子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悟世的脸色看不出变化,却也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久之后,四号擂台上,也传来了一阵热切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只见陈月玲昂首于台上,竟然也在短短的时间里战胜了对方,道临的脸上,笑容浮现,不住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这边战火雷动,蜀山剑宗的客房内,李小意则是刚穿好衣服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向着声音吵闹的方向走,应该便是对的,他想着。

    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烈日炎炎,没来由的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阳光,他始终还是无法喜欢的起来,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,这种感觉越加的明显。

    早上的时候,张生来寻过他,可是因为自己的比赛是在下午,也就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李小意觉得有点不对味儿,人群密集的声音越来越小,他回头张望,难道走错了?

    道景真人转身回头对一名弟子道:“张生还没回来么?”

    王峥连忙拱手,脸上也全都是焦急之色:“张生去喊小师叔还未回来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眉头紧皱,那边的九号擂台上,天术宗的韩城早已站在擂台之上,目光不时的飘向这边。

    天术宗的长老也是眼带笑意的看向道景,后者心中有气,蜀山的判事长老,也是不停地看着身边的插香台。

    蜀山的后山,李小意晕头转向的走着,这时眼见一名身穿蜀山剑宗服饰的女弟子,连忙上前:“这位道友请问试剑会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昆仑门人?”女子有些疑惑的瞟了一眼他身上的紫色道袍。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:“方才睡过头了,蜀山又太大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李小意没好意思说,女子面色古怪的打量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却见其脸色苍白的好似大病初愈,眼角的两边,隐约可见两点凤翎的红痕。

    面貌倒还俊俏,只是显得很瘦弱,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有比赛?”女子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小意开始有些烦了,尽管眼前的女子长相非凡,但是太过于墨迹,不免皱了皱眉,却依然“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似乎是看出了李小意的不耐烦,心中尽管也是生气,倒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九号擂台下,天术宗的人已经开始起哄,蜀山长老判事,不断的瞅着即将燃烧殆尽的香炉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一脸的焦急,张生低头不语,昆仑宗的弟子,则是不断地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终于眼尖的王峥似乎看到了什么,连忙大叫:“小师叔来了,是小师叔!”

    道景气的,恨不得立即上前掐死这个混账东西,但是碍于身份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“你门中的长老好像很生气?”女子眨了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师兄脾气还算不错,应该能克制的住。”李小意这话更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兄?”女子则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却见李小意上前,先是对着那位她口中的长老,拱手抱拳的真的喊了一声: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后者咬牙切齿道:“还不快上去!”

    李小意没有再废话,知道对方已经气急,不敢再有所耽误,连忙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天术宗一阵嘘声传来,站在对面的韩城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眉头轻挑,抬头看了看被云层遮住的太阳,耳边却是传来了一声大喝:“开始!”

    韩城没有太多的犹豫,一甩袖袍,立时便有一柄飞剑直射而出。

    手中快速的捻手掐诀,突然喝了一声:“剑影分光,开!”

    一剑化两剑,瞬间一个变相,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,刺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不见李小意有任何阻挡或者释放法宝的迹象,台下方才给李小意带路的女子,则是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反观昆仑这边却是鸦雀无声,既没有紧张的呼喊,也没有及时的提醒。

    女子正暗自惊奇,只见擂台上的李小意的身体,毫无反应的霍然间,被两柄飞剑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滞,蜀山剑宗的内门长老,双眼微眯,身形未动的看着擂台上。

    韩城实在没想到,自己能够一剑建功,心里虽然存疑,但见李小意的身体,猛然一阵的鲜血纷飞。

    上肢和下体,一分两半,天术宗的那边,已经有人掩嘴惊呼,其门中长老,脸色突然一变,叫了一声小心!

    韩城不亏为天术宗的核心弟子,交战经验极为丰富。

    身前忽然亮起了一面小盾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李小意的身形则是显现在韩城的近前。

    一手成刀,玉化的神通已然展开,既然一击不中,身形再动,转瞬之间便已消失在了韩城的眼前。

    幻象!韩城一脸森寒的眼看四方,一剑一盾悬浮在自己的近前。

    有些难搞!靠着四方宝镜幻化的神通异能,李小意游移在对手的四周。

    再一次,李小意的身体霍然一转,移形换位于韩城的近前。

    玉化的掌刀手起刀落,没想到对面的护体小盾,仿佛通灵了一般,竟然自行的一挡。

    “咣!”的一声,李小意连忙闪躲。寻声而来的飞剑突刺。

    韩城就好像闻到鱼腥味的猫,一连串眼花缭乱的猛攻顺势而来。

    却是扑了个空!韩城连忙收住自己的攻势,似乎想要继续严阵以待之际,脚下忽然的一热。

    韩城暗叫了一声“不好!”的同时,低头一看,自己的脚下不知什么时候,居然踩到了一张雷光正闪的符篆!

    与此同时的一声“嘿”笑声响起,接踵而至的雷声滚滚,韩城根本来不及反应,身体瞬间便被雷光闪电所吞没。

    轰然的一声的炸响,擂台上烟尘滚滚,一柄飞剑斜插在,身形渐渐闪现的李小意的近前,此刻他的嘴角勾起,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呢。

    烟尘散尽之时,那面小盾黑漆漆的倒在韩城的身体旁,至于韩城本人,却已是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若不是小盾及时的护持,挡住了一半以上的冲击力,现在的擂台上,恐怕倒下的就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场面上鸦雀无声,直到天术宗的长老,一脸焦急的冲上擂台上的时候,众人才回过味来,不由得心有灵犀的暗呼一声:“这小子真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