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瘟疫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八章 瘟疫

    黑僵尸的魂魄很硬,满腔的愤恨在李小意的脑海里,不停的发泄着。

    怨念之重,如临寒冬腊月,让人浑身发冷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李小意很不愿意读取阴魂的记忆。

    那些关于愤怒,悲伤,失落,胆怯,失望,厌恶,嫉妒,绝望,怨恨的情绪,会一整天缠绕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让人会有短暂的空虚,一阵对活着的厌恶,时常的怨天尤人,见人想杀的冲动,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还是不得不这样,李小意叹息着,将四方宝镜里最后一缕黑气吸取殆尽,一幅幅惨烈的情景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白骨山,他曾无比熟悉的土地上,尸横遍野,他看见了他,黑面僵尸的本体,此时此刻,他正手脚冰冷的发着抖。

    情绪里充斥着对于死亡的惊恐,还有他的无助以及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满眼的画面里,无数黑面獠牙的僵尸,和修士们相互残杀。肢体,血肉,满天飞舞,为潮湿的泥土上,喷洒出鲜艳的红。

    他开始逃,似乎是相知的人,在拉着被恐惧所震住的他一起逃。

    李小意终于看见拉住他的那只手,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安,让他快速的镇定下来,反手拉住了她,快速的躲进了一个黝黑的山洞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脸色开始变的古怪,这是他曾生活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躲在山洞里,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,惊恐的望着无数的僵尸,从洞口快速的掠过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看见了一个从死人堆里站起的一个人,女子睁大了眼睛,脸上却有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那个人,却是他们的师傅。

    女子想要呼喊,被他紧紧的捂住嘴,因为他们的师傅似乎不太对劲,脖子上血肉模糊,身体上居然缭绕着一股黑气。

    最终,女子还是摆脱了他的束缚,呼喊出声,他则是开始了紧张,那个人正在向他们逼近着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女子似乎也发现了不对,看见了他的赤目如血,也看见了他的黑面獠牙,而他手上的指甲,正在不停的生长着,弯曲的好像铁钩。

    两人都开始惊慌,他们的师傅已然走进了洞口,他握剑的右手,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女子则是咬紧了牙关,对着他说了什么,但是画面里没有声音,李小意只能臆测。

    一起上……大概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他决绝的点着头,就当他要拼命一搏的时候,后背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,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反应,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身体被那好似铁钩的手,紧紧的抓住,并拎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他满眼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师傅,张开了全是獠牙的狰狞大口,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,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抽之殆尽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四肢不停的在半空中抽搐,就在他即将被黑暗所吞没的一刹那,他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身边,悄然无声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无声的笑了,魂魄里充斥着无尽的愤怒和扭曲……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无力的靠在椅背上,李小意仰头闭目,一边缓解着这股阴戾的情绪,一边在想刚才所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真的很像一场可怕的瘟疫,李小意不由得打了寒颤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地牢之底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在前,忘忧宗的霓虹殇在后,其余宗门的负责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待到一个牢房门口,悟世真人双手倒背的站定身形,悟性真人则是领着一众内门长老,也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悟世道友带我们来到这里,所为何故?”霓虹殇的声音恬静,无惊无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忽然的一声尖叫,一张银面獠牙的僵尸脸,凸出在监牢的精铁护栏上,霓虹殇不退反进,凑近了那张脸,惊讶道:“银甲尸?”

    其余众位掌门也是目露惊讶之色,大衍门的妙可先生呵呵的笑了一声:“悟世道友这是在给我们露富呢?”

    “妙可先生可真会开玩笑,天下人谁不知先生你能算尽天下事,如今修真界大难降至,妙可先生不可能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悟性双眼一眯的说完,其余各宗得掌教真人,面色各异,道临抿着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哈,妙可伸手一扶须髯,却没说话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各位也不用猜了,面前的银甲尸,乃是我宗内门的一位长老,伤在白骨山,便成了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银甲尸的形成,先不说年月,就是风水位上,要求也极为苛刻,道友莫不是说笑吧?”霓虹殇凝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着蜀山剑宗会拿一位门中长老的性命开玩笑么?”悟性的声音里已然有了些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传言悟尘道友也是伤在白骨山,不知是真是假?”云叶真人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悟性和悟世相互对望一眼,悟世看向云叶真人道:“此言不假,悟尘师弟,的确伤在了白骨山。”

    说着悟世真人望向了一旁的雷霆老道,后者面色阴沉似水:“包括本尊的师弟,现在也在白骨山上,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这一次没人说话了,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只有铁牢里的银甲尸,凶戾瞪着双眼,在牢房里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白骨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霓虹殇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……”悟世真人的目光终于落到了站在最边上的道临。

    后者脸色如常,当悟世说到昆仑与蜀山一起,发现了那个地底山涧的时候。

    众人皆忍不住看向了道临,而道临这时也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一直说到悟尘单人一剑探查白骨山底,遇上强敌,最后不得不说发给宗门飞剑传书,这才有了后来,蜀山剑宗包围白骨山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白骨山就好像一个隐藏在世间里的魔窟。

    高手辈出不说,最后出手的一位神秘的女子,其修为之高,实在是悟世真人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天荒门的门主,君昊这时也插言证实了悟世真人的说辞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三大劫法真人,连同烈火老道,以及无数真丹长老,其结局也是不得不丢盔弃甲的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,悟世真人却接着说道:“这还不是最严重的,想必各位来蜀山剑宗的路上,都多多少少的遇到了黑面僵尸了吧?”

    众人不说话就代表默认,悟世真人嘴角出现了一抹冷笑:“只要是被黑面僵尸伤到,便会成为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如此,根据修为的不同,僵尸的形态也会不一样,铁牢里的这位长老,距离劫法真人只有一线,也可以说即将成为劫法真人。”

    悟性的声音里参杂者一丝惋惜之意,众人听了却是心绪复杂,道临更是外心底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四位劫法真人的蜀山剑宗,该是怎样让人恐惧的存在。

    屋子里,李小意周身泛起一阵阵七色的光晕,丹腹内的鬼头戒指,以及井中月不停的绕着涅灵宝珠转个不停。

    洗炼的过程一直在持续,直到最后一丝七色的灵光,完全沁入到鬼头戒指里的时候,李小意微一张口,鬼头戒指便已经落入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并在其心念一动间,一颗头顶金盔,眦目獠牙的暗青色鬼脸,已然出现在李小意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它从心念间传达出的畏惧情绪,再也没有先前的狂躁与不安,李小意很满意的又将其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唯一让人遗憾的,便是这颗鬼头的记忆,居然是空荡荡的一片。

    也确实如慕容云烟所说,要想从它那里得知地府冥狱的事情,的确有些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涅灵宝珠对待鬼物的克制,已然到了极致,就算你是上古凶魂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又将井中月拿在手里,光如银月的刀身上,泛着点点的幽光,原本以为,经过涅灵宝珠的洗炼,此刀会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哪只这柄刀,就好像一只永远也填不饱的饕餮一样,无论涌入多少七色的霞光,均无反应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的将刀插入腰间,李小意懒散的依靠在椅子上,慢慢恢复着,因为洗炼法宝所消耗的神识。

    一阵阵敲门声忽然响起,李小意疑惑的起身开门,看到的却是张生那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李小意问了一声

    自从下了昆仑山,李小意全程几乎和这些昆仑门人,毫无交集,这时见了难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外面试剑会的对战日程下来了。”张生的回答很是生硬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看看吧。”李小意面无表情的说完,起步就走,张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昆仑一行人住的是独门独院,勉强住的开,因为李小意的身份特殊,以及陈月玲的女性身份,才分别有了单间。

    院落的墙面上,确实贴了一张对照表格,各宗的弟子几乎是完全打乱了顺序,李小意则是在最底下发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上面标示这自己所要去的擂台,有一个“九”字,也就是说第九座擂台?

    再看对战者的姓名,天术宗,韩城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中等门派的弟子,近年来在新一代的弟子当中比较出名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陈月玲,又发现张生居然在瞅着自己,背手转身“哦”了一声,便独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