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蜀山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七章 蜀山

    黑烟缭绕的一只臂膀,被李小意一刀横切斩下。

    没等黑面獠牙的僵尸,再挥起另一只好似铁钩的手臂,李小意形如鬼魅,瞬间便消失在它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留下一道残影,任由黑面獠牙的僵尸,抓破揉碎,以泄断臂之恨。

    陈月玲等人只觉着眼前一花,一道残影已经立身于僵尸的身后,再次抽刀!

    没有人看清李小意拔刀的过程,当反应过来的时候,刀身雪亮的已经抽击在僵尸的腰身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黑烟翻滚,很意外的,如此狠绝的一刀,竟然没将其拦腰斩断,李小意没有犹疑惊异的时间。

    黑面獠牙的僵尸,一声嘶吼,剩下的一条臂膀已然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抱刀低头,移形换位的脚下一滑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然到了它的侧身。

    僵尸的身形反应不可谓不快,接连几次被李小意重伤,心火淤积,口中更是嘶吼连连的猛的一转头。

    一面古意盎然的古镜,被李小意当头扣了上去,黑面獠牙的僵尸,身体如遭雷击,立时停顿于原地,身体不停的激烈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正是四方宝镜的勾魂摄魄的异能发动。李小意身体后移,抽刀断水的再一次的斜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颗黑面獠牙的头颅,顿时飞到了空中,李小意收刀回鞘,身体一转,左手顺势一抓,刚好接住那颗即将落地的僵尸头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则是被李小意收回到手中,对着黑气如泉涌的无头尸体,一阵狂吸,直到最后一缕黑气消失的瞬间,这才满意的将其收起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,道临和道景真人对视一眼,彼此眼中都有些许的惊异,并没有多说什么,甚至有了些许的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李小意方才所做的一切,无论是移形换位,亦或者抽刀断水,看似行云流水般酣畅淋漓,但在真丹修者的眼中,还是有理可循的。

    不过灵动期的修者,或者是眼前这个相当于灵动期的僵尸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陈月玲看向李小意的目光,自然很是不同,做为昆仑内门大比中的第一人,她有着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不过那是在遇到李小意之前,而现在,却是多了一丝兴趣,和能有一战的**。

    张生眼神复杂,其他人更是面面相窥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,方才李小意所展示的凌厉绝杀,深深震撼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看来蜀山剑宗的境况,比我们事先预想的还要糟一些。”道景真人目视着那头僵尸道。

    道临脸上泛起一丝冷笑:“白骨山的崛起,首当其冲,便是蜀山剑宗,当初围人山门的事情,都做了出来,承担后果,则是必然。”

    “如是这样的话,六宗的试剑会,想必也能顺畅很多。”道景真人也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位首座真人的对话,并没有避讳李小意等人,昆仑和蜀山剑宗的相互竞争,由来已久。

    李小意自顾自的收拾好自己的行装,听着两个老头念念叨叨,抬头的时候,刚好看见陈月玲正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李小意开始搜刮僵尸的尸体。

    本想说什么的陈月玲,眼看着李小意就要将僵尸扒个精光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瞅了一眼陈月玲离去的背影,李小意撇了撇嘴角,终于摸到了一个储蓄锦囊的他,脸上一喜的同时,却惊异于天上又亮起了数道遁光。

    道临和道景相互对视一眼,一同上前,却听一声爽朗的大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仿佛坠地而落的流星,在一阵烟尘滚滚升腾之后,一个满脸落腮胡的中年大汉,以及身后数十人,便出现在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天荒门的门主君昊拱手抱拳,一脸的热情道:“没想到于此处遇到昆仑的道友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道临眼中寒光一闪即逝,呵呵笑了几声道:“几年未见,没想到君昊道友距离劫法真人,只有一步之遥,当真可喜可贺啊。”

    君昊眉头一挑:“真人哪里的话,真丹巅峰的门槛,道友也卡了多年,自然明白虽只有一线之隔,却难比登天。”

    道临眉头微皱,随即舒展开来:“没想到蜀山剑宗的道友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昊闻言转身回望,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,此时已经到了近前,为首之人,正是蜀山剑宗的一位内门长老。

    三方再次相互见礼,看了一眼山谷内的僵尸尸体,脸色颇为古怪,昆仑这边的人除了李小意,都面露尴尬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具浑身光溜溜的僵尸尸体,难道昆仑已然落魄如此?

    李小意一脸的无所谓的摸着手中的储物袋,张生等人,则是有意的与其拉开距离,陈月玲目不斜视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便往蜀山行去。

    号称道门之魁首,天下人剑宗第一的蜀山,此时山门大阵全开,时不时的便能遇到巡视山门的宗门弟子。

    这是李小意第一次看到蜀山,只见陡峭的山峰,好似一柄开天利剑,直入云端,漫山遍野的苍翠之色,美景数不胜收。

    不同于昆仑山的凝重以苍茫之感,蜀山之气势,更给人一种外在的凌厉之感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众人便在接引长老的带领下,进入到了蜀山剑宗的主峰。

    一座座缭绕在雾海云端的宫殿,错落有致的排列,犹如白玉京里的仙山云海,果然不愧为天下锦绣于一身的蜀山,李小意不无感叹着。

    身为这座宗门的掌教真人,悟世的身份,自然而然的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他就双手倒背的站在山门前,望着昆仑和天荒门的众人,脸有笑意。

    道临和道景真人,一路上心情复杂,蜀山剑宗虽然刚受重创,但是门中景象,依然是一片欣欣向荣之景,丝毫看不出一点的颓势之感。

    最让昆仑众人心郁难解的,是蜀山剑宗迎接的方式,按理说,做为道门六宗之一昆仑,不应当与天荒门一起的,被蜀山所接待。

    但是看悟世真人的作态,情况恐怕就是这样,这是将昆仑和天荒门划到了一个级别里?

    或者说,是将天荒门抬高到了六大宗门之里的地位,情况到底如何,就看各自怎么看了。

    君昊自然是一脸的高兴,和悟世真人见礼后,好一番的畅谈。而昆仑诸位,除了打了几声招呼后,便再无多言。

    道临皮笑肉不笑的坐在一旁,道景真人也是,不住的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大厅里豪门云集,光劫法真人,就有六七位之多,昆仑被安排在了,下首最靠后的左边,对面则是天荒门的人。

    上首座自然是东道主蜀山剑宗的悟世真人,依次排开,分别有不常走动人间界,忘忧于世外的忘忧宗,其掌教真人霓虹殇,乃是一位蒙面女子。

    身材纤细,肤白美目,宫装白裙,犹如天女临凡界的出尘之气,被其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龙虎宗的两大天师之一的雷霆老道,其面色阴郁,似乎很不高兴,却也能理解,烈火真人至今下落不明,换做是谁,也难以高兴的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以神卦出名,号称掌中可一窥天地之妙的大衍门,掌教真人天卦子妙可先生。

    再然后,则是天云门,云叶真人,劫法修为,手中一剑曾与悟尘有过一战,胜负不可知,只有局中二人最为的清楚。

    见人已来齐,蜀山掌教真人悟世也不废话,直奔主题道:“这一次蜀山剑宗的试剑会,与以往不同,不会再局限于六宗之内,而是广邀天下的宗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的目光扫视众人,没有席位的各大宗门,自然是议论纷纷,皆是面色有喜,而昆仑这一方,却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六宗之内也没人开口,显然对此事没有什么疑义,因为大宗门毕竟要有自己的气度,除了昆仑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的目光扫了一眼这边,随即点头道:“不错,大家自然都同意,与会的宗门,每宗各出六名弟子参与,必须是真丹期以下,灵动期以上。”

    他将一页纸张拿了出来:“这上面,现如今已有十八个宗门报名,各宗会后掌教真人留下,商议一下该如何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再又商议了一阵以后,先是确定了规则,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走,其余的事情,便再无可言。

    于是除了各宗的负责人外,李小意他们,则是被蜀山剑宗的接待使者,安排了住处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,屋子里很干净,李小意打了一个法诀,又由神念扫视一番后,发现没有监视法诀之类的问题之后,这才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拿出从黑面獠牙的僵尸身上,扒下来的储物锦囊,将里面的东西统统的翻出来,一样样的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除了十几颗中品灵石能看上眼之外,其余的东西,李小意还真没有他能瞧上的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郁闷,这东西就跟白捡的一样,干嘛不高兴,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法宝之类的,除了几瓶丹药,就是一些不入流的符篆。

    李小意大手一挥,将其收了起来,这家伙之前也是个修士?

    他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白骨山在自己离开以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要是想知道的话,却也不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