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下山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六章 下山

    幽暗的树林里,闷热潮湿,空气里到处充斥着一股腐朽的气息。

    却又有色泽鲜艳的花红之色,点缀在幽静闭塞的山谷中。

    一缕青光,自天边来,不多时,在光芒飘忽的闪烁里,一个身穿昆仑服饰的青年男子,从遁光中走出。

    对着一个方位,打了个招呼,本是无人的地方,又是一个青年懒懒的从隐匿中走出。

    一声突然悠长的轻鸣声,让张生有些不舒服的转头看向了一个方位:“他还在练?”

    懒洋洋的青年男子,无精打采的:“嗯了一声。”

    张生不说话了,一抱手中的四重天的飞剑法宝道:“换防了。”

    懒洋洋的青年叹息一声:“咱们是想休息,没得休,人家倒好,请他休息,人都不干,辈分高就是好!”

    “发什么牢骚,小心道临师伯听见。”

    懒洋洋的青年随即打了个激灵,伸长脖子望了望幽谷的方向,便转身驾驭遁光,巡视去了。

    张生将身子依靠在一棵大树让,目光看向幽谷中,她的侧脸,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,油然而生的同时,他看向她的目光,不由得紧锁了眉头。

    她在看着他?

    张生看向她看的方向,刀光闪若流星,一闪即逝,一个瘦小的背影,正在缓缓的收着刀。

    似乎又变快了!张生想着,也是幽谷中此刻所有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又有什么用呢?张生想着,修者间的斗法,可不是刀快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李小意依旧乐此不疲的一刀一刀的劈砍着。

    有风声,他听着,细微的感受着周遭气息的变化,是为听刀。

    按照无名书册中所记载,人有人言,花谢亦有凋零之音,天生万物,各有其命,刀是其中一种,聆听万物,细微处,可见其命。

    手握刀柄,一缕白发随着清风在飘荡着,李小意双目紧闭,四周一片空地,到处倒卧着一颗颗巨树。

    他在听,听着空气里所流淌的低语,哪怕一片落叶轻飘而下之际,也有刀吟在鸣,势若雷霆。

    幽谷中,再无其它的声音,陈月玲在看,张生在看,道临却在听。

    下山已有半月有余,做为此次参加蜀山试剑会的昆仑众人,一路急赶,三天两日,便只歇息半日。

    做为门中领头人,道临深知世间已不再太平,白骨山的崛起,让各宗各派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一切的起因,便是距离白骨山临近的一个中等门派。

    居然在一夜间,人踪皆无,再出现时,赤目獠牙,人鬼不分,嗜杀成性,一路狂飙,见人就杀,渐渐的成为了一股洪流,蔓延的趋势极为难挡。

    李小意显然不知道这一切,一门心思的全在刀上。

    因为涅灵宝珠的缘故,成就了先天道体,其最大的优势,是学什么都快,修炼的速度更是,寻常人难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短短的数日,听刀的窍门,便已掌握,有了小成,越是这样,李小意对于著书之人,也就越加的钦佩。

    听道恒的语气,似乎对此极为不屑,也难怪道恒,这是修道者对于武者普遍的看法。

    但大道万千,武到极致亦可成道的,尤为艰难,至少李小意未曾听说过。

    收刀盘坐于地上,李小意微微的睁开双眼,一叶两半的落叶,于眼前,无声而下,李小意极其得意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力之所极,是为巧,在于拿捏的力度大小,一刀而走,即使是一片薄如蝉翼的落叶,也要全身的力凝为一点,手起刀落的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至于凝刀成势,意动而刀走的程度,还远远谈不上,至少可以判断,这不是著书者在胡吹乱侃。

    独自坐在远远一边的李小意,抬头看了一眼道临等人休息的地方,起身抽刀,以听刀之意,消遣着无声的寂寞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人,手握处,冰凉透骨的冷,因为林凡的事件,名声已坏的李小意毫不在乎,别人的故意疏远,因为有刀。

    刀起,收气于丹腹,刀落,气若泉涌,一刀过处,有泄欲发奋之意。

    紫色的道袍扒开到腰间,一身精骨细肉的他,显得无比瘦弱,苍白的肌肤下,刀起刀落势如惊雷,有红晕在闪,更有汗水在飘。

    酣畅淋漓的舒适感,在每一刀过后,似乎都在转化着他内里繁杂的心绪。

    一声突如其来的哨子声,将李小意的最后一刀打乱,极为不悦的转头张望。

    道临连同身旁的道景真人,已经同时站立起身,眉头紧皱的望着一到遁光。

    “有人跟着他!”道景真人凝眉而语道。

    道临双目微眯:“不急,凭借王峥御剑速度,那东西还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陈月玲!”道景真人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陈月玲拱手拜道:“弟子在!”

    “布阵吧!”道临语气平静的说道,转首看向另一边,张生心领神会,拔地而起!

    李小意将道袍穿好,走向了道临等人,也看向了天边。

    张生的速度很快,转眼之间,便已经和王峥汇合一处,两相配合,极为默契,引领着身后的黑色遁光,往幽谷飞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第一次见人布阵,在昆仑的时候,也对这玩应儿研究过,繁琐复杂,禁文禁制,排列组合,更让人头昏眼花的,就是一个“变”字。

    陈月玲等人,此刻按照八卦方位排列,每人一手捻诀,便有一个符文浮空跳跃,之后隐匿不见。

    王峥和张生接连落入阵隐匿,心有灵犀,也是单手掐诀,身形一动,也踩了一个八卦的方位,直到那团黑气坠地而落间,尘土也是飞扬。

    李小意打眼望去,黑气散尽之时,一个眦目獠牙的僵尸,霍然而立于八卦阵中。

    “八方四野!”陈月玲率先一声呼喝。

    “合!”一连四声。

    阵型转换,剑光隐隐浮动,**剑阵成!

    “缺了一门?”李小意眉头一挑道。

    身旁的道临合道景都不说话,而是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,脸皮厚的依然站着不动,陈月玲他们似乎压根就没指望他,剑光呈现,直指黑面獠牙的僵尸。

    只见有火光雷动,五个身影若隐若现,剑剑挥散如雨,将僵尸的多个方位封死,无乱它如何猛攻,每每遇到,都有两人与之接触相对。

    陈月玲居于中阵,**再化五行,五面接应,僵尸动,则她懂,僵尸不动,与其直面对阵,依旧不输下等。

    一柄寒冰剑,冰刺坚硬如刀的显化剑意,声声剑响,僵尸黑爪似铁钩,两相互碰,冰花如雨。

    陈月玲剑光回转间,又是白龙出海的一剑,阵阵寒霜冻气滚滚而来,将其再次逼退于后方。

    张生借此机会,手中四重天的剑器法宝,一带一划,将黑面獠牙得僵尸,再次带入到两人夹击的阵圈。

    李小意于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的同时,更是惊讶于陈月玲此女的剑意连绵。

    于灵动期便能悟出剑意,如此天赋,难怪可当得内门大比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那整天对自己摆出一幅臭脸的张生,也好生了得,岁未悟出剑意,举手投足剑,张弛有力,分寸拿捏的极其到位。

    只是这僵尸,浑身似铜皮铁骨,刀枪不入不说,只有陈月玲的剑意杀气,可以使其畏惧,其他人却难伤及分毫。

    和当年的铁甲女尸相若,却不及它,应该未到铁甲尸的境界。

    又想起孙倩当时对自己说过的话,若是事先有所布置,再有真丹出手,就算铁甲女尸再凶悍,则是难撼其众人的锋芒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确实不错……

    就在李小意这边浮想联翩,两相对比战局的迥异之处,又想起优缺点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铁甲尸身形突然加快,好似一阵风,接连闪过陈月玲和张生的联手一击,身形直至李小意面前的徐云前方。

    手中长剑,吞吐如蛇,徐云不闪不避,一剑荡火海,与其相碰,谁知黑面獠牙的僵尸,竟然不惧火海的灼烧,从中再一次的加速。

    徐云咬牙切齿,虽然恐惧,一剑再荡,却是不退,陈月玲补救不急,见这徐云要硬抗僵尸,立即大声道:“快退!”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,这家伙真是硬骨头的不退不避,谁曾想,眼看着黑面獠牙的僵尸就要顺势一扑之际,徐云竟是忽然的往旁一挪,直接将后面的李小意给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面獠牙的僵尸,其势不停,一对儿赤目隐隐闪动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如此局面,谁也未曾想到过。

    陈月玲等人,虽然心知情势危急,但跟不上僵尸的速度,无计可施的,只能干瞪眼的看着黑面獠牙的僵尸,扑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李小意面色不变,右手已然按在了刀柄处,目光冷冷的注视着扑之欲来的僵尸。

    还记得白骨山的惨烈,也不曾忘记过那一次的狼狈和不堪。

    听刀,于细微处,就在黑面獠牙的僵尸,一只手即将插入到李小意的胸前之时,他却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道临和道景真人见此状况,以为是李小意反应不及,因为方才黑面僵尸的突然提速,委实太快,已然作势要出手相救的时候。

    恰如黑夜中的一道闪电,有风雷滚滚之势,李小意面色冷峻,千钧一发,豁然拔刀于雷霆间,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