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准备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五章 准备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李小意除了修炼缠玉诀外,便是开始准备下山的事宜。

    用剩下的宗门贡献度,外加两百颗中品灵石的代价下,换了两张三阶法术,雷霆爆破的符篆。

    那套飞刀,以及一柄两重天的剑器法宝,则是被他用来换了一瓶升元丹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用力的将一颗升元丹咬碎,练气打坐,沐浴着朝霞,他发现这样吸收的天地灵气,以及炼化丹药里蕴藏灵力的速度会加倍。

    难怪昆仑山的门人弟子,都是,朝食霞,晚吞光的就地打坐,再加上昆仑山,本就是霞光满天,近水楼台,却是一方宝地。

    做完早课,本想着带着鬼灵到山下的沟壑之底,继续抓鬼吞魂,不曾想一个和李小意差不多年纪的小道士,突然而来。

    “弟子王立,见过小师叔,道临师伯让你去朝霞殿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干嘛?”李小意眼角出处红色凤痕一挑。

    王立拱手:“回禀小师叔,要参与蜀山试剑会的六名弟子,都要去,据说是要分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奖励?”眼睛一亮的李小意顿时就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,这是历年的惯例。”王立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王立再一拱手,便带着李小意往朝霞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朝霞殿里人满为患,不光有道临,另外三峰首座一个也不少,居中站着五名昆仑的三代弟子,四男一女。

    李小意珊珊来迟,王立则是退到一旁,他立即便成了众目睽睽之下的焦点。

    沉着镇定的先向着道临真人见礼,然后是其余三峰的首座,轮到道萍儿的时候,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李小意视而不见,大大方方的走到那唯一的女弟子旁边,站定身形,两耳全是议论纷纷的声音。

    道临咳嗽了一声,会场渐渐的安静了下来,走到上首座,看了一眼那个座位,道临理所应当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道萍儿两眼寒光点点,道均和道景则是面无表情的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三日的门内大比,六位乃是昆仑三代弟子中的翘楚,希望你们在蜀山的试剑会上,再接再厉都有能更好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五名弟子抱拳拱手道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虽然慢了半拍,也有样学样的答了一声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位长老这时走了出来,随手往空中一点,六团颜色各异的光芒,随即浮现在半空之上。

    有飞剑三柄,圆珠一枚,一对儿火红的飞叉,还有一柄有鞘有柄的短刀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件件望过去,刚想发动神念勾连其上的时候,只听那位长老先喊了一声:“陈月玲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

    身旁的女子上前一步,而那位长老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陈月玲面色如水,无惊无喜的一对儿美目,流连于六团颜色各异的法宝光团。

    最后对着其中一柄蓝色的飞剑,用手一招,便将其收入了手中。

    一柄寒冰属性的飞剑类法宝,五重天的品质,也是众多法宝中,品级最高的一件。

    有人叹息,有人幽怨,李小意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柄短刀之上,眉头紧皱的望着。

    “张生!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,声音响亮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似乎早有目标的张生,没有任何犹豫的,也拿了一柄四重天品质的飞剑。

    “无品?”李小意心下沉吟,这样的法宝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这位长老接连喊了几个名字后,轮到李小意的时候,就只剩下那柄无人问津的短刀。

    不用长老喊自己,李小意顺手向虚空处一抓,光团嗖的一声,便入手中,他看了看那名长老,后者似笑非笑的正望着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莫名其妙,那名长老没说什么的转身退下。接着道临又说了一些鼓励性的言语,便让众人离去,好好准备蜀山的试剑会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李小意迫不及待的将那柄短刀拿出来,看刀柄处,井中月三个大字刻在其上,神识勾连,如沉大海。

    拔刀出鞘,一抹冰冷的寒光,好似一波秋水一样,映照在李小意的脸上。

    输入灵气,竟然去如黄鹤,杳无音信的没有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李小意怔住了。

    想起那名长老最后的似笑非笑,他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说愤怒,谈不上,因为内门大比,他本来就没有参加,奖励有他一份儿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又研究了一阵,此刀除了卖相不错外,没发现它有任何特别的地方,没有正常法宝的灵性,神念不可连,就连灵气输入,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李小意摸着自己的下巴,凡间有凡铁,如是铸刀,除了不能吞噬灵气外,基本和眼前的这把刀无异。

    索性插入后腰,看看时候不早,去问问慕容云烟,兴许她会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小意可不相信,道临会这样无聊的戏弄他,想到这里,便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不久便熟门熟路的到了紫竹林外,林子自行打开,顺手一刀,抽刀断水,紫竹应声两半,锋锐无比,李小意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身形如鬼魅,飘忽不定,一道道寒光,如冷月般飞旋在李小意的身侧,直到一声愤怒的冷哼传来,这才顺手收刀,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就站在不远处,瞬间便移至身前,没等李小意反应过来,斜插在身后的镜中月,便已经被她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把刀如何得来的?”慕容云烟的声音里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门中分发的奖品。”李小意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道临的手笔未免过大了吧!”

    这句话在李小意听来,有些别有味道,他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姐:“这刀难道是宝贝?”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慕容云烟的回答,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却见她屈指一弹,一团火焰突然燃烧在虚空处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刀身出鞘,冷月寒光一闪间,火焰消失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紫电光球,呈现在李小意的近前,还是寒光如月形,噼里啪啦的声音只响了一半,便已不见。

    一柄一重天的法宝飞剑,悬停于半空,冷月高挂,由上而下,一刀劈斩,剑器应声两断,李小意心下暗喜。

    捡到宝贝啦!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这刀灵气不通,灵性全无,千年前,门中前辈于一处古墓废墟中所得。”

    将刀还给李小意,慕容云烟接着道:“所以说它是宝也不是宝,这种可吞噬五行属性的异能,甚是少见,限制在二阶法术之下,不可再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关于灵料的吧?”李小意调整着刀身的位置,直到顺手可拿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点头刀道:“天地之灵进化失败的不完全体,如果能查缺补漏,当是重宝。”

    “道临师兄也不全是为了你,这刀是别人挑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翘起:“六选其一,换做是我也不会选这把刀,最后一个给你,也就是润物细无声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错,不过还是有些邪乎,如果就有人选这个呢?

    既然刀已在手,所有的假设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将一枚七彩金戒递给了李小意,他扬起眉毛,眼角处鲜艳得凤翎红痕,随之一动道:“重新炼制了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点着头:“不错,这枚戒指创意想法不错,但本身的材质太低,我加了些东西,符阵也重新的刻画过,提了一个品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爱不释手的反复细看,因为之前的洗炼,无需重新祭炼。

    将其戴在食指,顺手一指,一连七道剑光,顺势而出,剑音崩鸣间,剑光回转,竟然随着李小意的心意在动,回旋半空。

    操控,立时出现在其神识脑海中,李小意有些兴奋的,手指摆动,剑光七色,连连闪动,不多时,便消失在半空之上。

    一块灵石,马上被李小意握在手里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的被其吸收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默默的看着这一幕,有些惊异于李小意灵气道力恢复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太消耗灵气了。”李小意脱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灵气恢复,也很块。”这话说的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李小意听出了其中的隐晦,随口道:“这也是缠玉诀的唯一好处。”

    望着嘴硬的李小意,慕容云烟似笑非笑道:“碧灵甲,金剑戒,井中月,蜀山的试剑会应当足以支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必然不让师姐失望就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了看他:“但愿如此吧,你也快些回去吧,明日便要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“嗯嗯”的点着头,然后拱手告辞,慕容云烟却是一闪即逝,他摸了摸腰间的井中月,便往内需殿走去。

    记得之前在那里,好像看到过一本有关于使刀的书册。

    道恒百无聊赖的依靠在躺椅上,这个时间,内需殿没什么人,李小意的突然而来,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两人见面,相互寒暄过后,李小意将储物袋中仅有的一百多中品灵石,以及剩下全部的下品灵石,都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这是?”道恒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“我想抄录一本功法,灵石和贡献度可能不太够……是否可以赊账……”

    道恒笑了:“我当是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中品灵石一收,下品灵石则是没动又继续道:“就当我给师弟的方便,此事你知我知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好生谢过,将下品灵石收起来,便起步冲向一楼,来到最边上的书案前,拿起一本灰尘满布的书册。

    道恒看了一眼李小意手中的书册,有些意外,甚至连记录都懒得弄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对有关炼体术的方方面面,似乎都有些兴趣,而这一本,却是不值什么灵石。师弟若是喜欢拿去就是,也不用还了,原本我就打算扔了它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又是好生的感谢了一番,这才回到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翻开书册,通篇全是各种有关于运刀的手法,而刀式只有一式,拔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