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养鬼之弊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四章 养鬼之弊

    翌日的清晨,李小意带着鬼灵,从山脚下的一处沟壑里出来。

    浑身脏乱的好似地老鼠的他,双眼神光内敛,一脸的污垢,紫色的长袍挂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李小意找了一条小溪,好生的梳洗了一番,便急冲冲的往后山赶去。

    昨晚一夜,在道恒走后不久,李小意便迫不及待的带着鬼灵,下到了地下,一人一鬼,将沟壑的表层,彻彻底底的扫荡了一遍。

    却发现,沟壑的最深处,岩壁之旁,被鬼灵发现了一个阴煞浓重的地洞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微一探测,阴气浓郁,偶有鬼煞之气溢出,原来此处沟壑之中的死气阴灵,全部出自于这里。

    这好像一个封印,李小意对着无面无颜的鬼灵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鬼灵飞来飞去,无声无息,知道是对牛弹琴,李小意自然不会放过收集阴魂厉鬼的机会。

    未曾想到,接连遭遇了两缕实力不弱的凶魂厉鬼,在措手不及之下,他和鬼灵不得不手段尽出,两相配合之下,才好不容易的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至于再往深处走,灵力险些枯竭的他,已经没有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幸亏自从进阶灵动期以后,灵气的储备方面,比之先前提升了一倍有余,足以支撑金剑戒的十二到剑光,而不是原来的六道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是极限,抚摸着戴在食指上的戒指,随着斗法次数的增多,李小意越来越觉着,自己缺少强力的功击手段。

    琢磨着是不是要变卖点东西,再加上剩余的灵石,以及少的可怜的宗门贡献度,去内需殿,换一件威力强大的进攻型法宝?

    李小意本来极好的心情,突然变的很糟糕,鬼灵见到他突然的这样一副面孔,想也不想,一溜烟的往他的胸口一撞,刹那间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紫竹林外,李小意席地而坐,地上摆着一套飞刀,一柄两重天剑器法宝,还有一枚李小意尚未洗炼的鬼头戒指。

    据说这里面,可是封印着一头鬼头大将,林家镇的荒郊野外,李小意将其拿起,入手冰凉刺骨,耳边还隐约能听到一阵阵阴戾的笑声。

    鬼灵的脑袋突然从李小意的胸口探出,虽然没有五官面貌,却依稀能够感受到鬼灵满怀好奇的情绪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意外,这家伙除了对血肉颇有浓厚的兴趣,这样的情感,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想要?”李小意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鬼灵的身体由虚化实,柔软的依贴在李小意的怀里,光头探到鬼头戒指旁,不停的晃悠。

    李小意强自淡定,脸上渐渐的浮现两朵桃花,却已将其出卖,不过现在他更感兴趣的,是鬼灵为何对这玩应,即好奇又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李小意很想喷一口七色霞光,将鬼头戒指洗炼一下,看看是什么效果……但在紫竹林外,他还没有这个胆儿。

    果然,再一阵沙沙的作响声中,紫竹林自行的分开两边,一条幽静的小路,就此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李小意伸手一拍鬼灵光秃秃的脑袋,后者会意,连忙回避到四方宝镜内,对于慕容云烟,鬼灵天然的畏惧。

    将鬼灵戒指一握,抖了抖身上的衣袍,便沿着眼前的小路,一直向前。

    不多时那个熟悉的小屋,便出现在视野之内,门是开着的,有一曲轻叹,慕容云烟正在弹着古筝。

    “没有风月楼里的姑娘弹的好。”心里这么想,却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偏偏慕容云烟并没有停掉的迹象,李小意甚至听到曲子里有几处走音的地方。

    渐渐的,走的越发的厉害,李小意脸色古怪的瞟了一眼正一脸认真的师姐,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,故意喝的很大声,如此让慕容云烟有了不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终是轻叹了一声,慕容云烟起身,做到了李小意的对面,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不斜视的望着窗外,看竹林摇曳在轻风下,看竹海起于风浪间,也看桌前美女轻饮淡茶。

    “师姐再过几天我就得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了一声,慕容云烟接过李小意递过来的一张白纸,上面则是写满了字。

    还未等将纸页放下,李小意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师姐你就不问问这玩应儿哪来的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脸色淡然的看了他一眼,你是想来当谁的逐客的吧??

    兴致索然,李小意苦笑道:“还有什么事情,是师姐不知道的呢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将纸张垫在茶杯下,然后瞅着李小意:“比如你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心下一颤,却听慕容云烟继续到:“鬼乃不祥之物,集贫贱,悲哀,衰败,灾祸,耻辱,惨毒,霉臭,伤痛,病死,一十八黑于一体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手指一勾,放置在李小意胸口的四方宝镜,便被她托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鬼头戒指呢?”慕容云烟索要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将鬼头戒指从尾指上拿下来,放入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说这个鬼灵,乃是人为孕养于鬼缸,入极阴之地一百单八天,每日以妖灵精血,喂食半死不活的孕妇。

    其孕妇的魂魄,必须由定魂术定在其体内,不得离魂。

    待到一百单八天,鬼灵成型,先食其母之魂,再以摄魂术和控魂术牵引到法宝之内,以之为本体,鬼灵则成。

    听完,李小意心生寒意,原以为自己便已够狠,没想到鬼脸和尚比自己还狠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翻转着四方宝镜:“所以鬼能方人,亦然便克其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将那枚鬼头戒指把玩在手里:“鬼头大将,来自阴面,本不应该人间所有。上古手法,我也看的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阴司冥狱?”李小意惊讶道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摇了摇头:“没人见过,只有传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玩应不是真实存在的么?”指着鬼头戒指,李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古法宝,多是诡异绝伦,禁文禁法早已失传。至于古人是如何做到的,还是不清不楚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在天人感应上,我们是无法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“拷问拷问它,那个鬼头大将。”李小意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凶物,对于自己的来历,就连它自己也不知道,就算你将它灰飞烟灭,还是一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没还是有些不相信,心想着自己的涅灵宝珠或许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慕容云烟的目光再次转移到李小意的身上道:“鬼灵大将,性喜杀,戾气甚重,不同于一般的凶魂厉鬼,就算那鬼灵也比之不过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已然明白了自己的师姐,说这么一番话的用意。

    面色不变,心中暗惊,装出一脸迷糊的茫然表情,慕容云烟却是淡然的看了他良久,才嘴角一翘。

    “养鬼在身,厄运交替而来,你却能活到今天,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,或者特殊的法子,能化解鬼气阴灵所带来的厄运?”

    想解释,却又无从解释,涉及到涅灵宝珠,安身立命的根本,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瞅着李小意的沉默,慕容云烟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:“有秘密还是好的,总比什么也没有强,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,人鬼殊途。”

    没等李小意回话,慕容云烟一指桌子上的纸页:“说说它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如释重负,连忙调整,直到现在还忐忑难安的内心,便把昨晚道恒真人所说的那番话,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他不断观察着对方的神态变化,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慕容云烟看向李小意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看?”李小意又将话题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最好别看!”慕容云烟起身,随手将四方宝镜还给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慕容云烟的心思,李小意猜测不透,但自己的师姐,绝不像她表面的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此女的情景,其声从后而来,再回头,虽然没有所谓的倾国倾城之姿,但好似仙女下凡来,回眸一笑胜星华的出尘之意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再想现在的心境,望着她的背影,虽然人在眼前,却有远隔千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将鬼灵戒指还给李小意,慕容云烟警告道:“鬼灵大将本有真丹修为,因为之前我帮你重新祭炼过,所以阴性大损,如今只有灵动的品质。”

    见李小意又将其带在尾指上,慕容云烟又是说道:“你修炼缠玉诀,灵气道力的恢复虽然比寻常人快,但鬼灵大奖的使用,一天里不得超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李小意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不怕变成人干,你就用!”慕容云烟眼角竟然有了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师姐你有没有用不着的法宝,不如给师弟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用剑。”慕容云烟的回答让他一怔,李小意不信的又是问道:“真的一件也没有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,手指一勾,戴在其食指上的金剑戒,便被其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些意思,只可惜炼制的太粗糙,我帮你提升一下品级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顿时满脸欢喜,慕容云烟的声音又是淡淡的说道:“这次下山,勿需太过担心,我只要还在紫竹林,六宗的试剑会,就算蜀山定然要杀你,道临师兄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慕容云烟将目光放在手里的金剑戒上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李小意识趣的起身告辞,慕容云烟并未挽留,而是目送着他的离开,眼眸的深处则是闪现出一抹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枚翠绿翠绿的圆珠,缓缓的浮现桌案上,绿莹莹的微光中,竟然隐隐的参杂出几缕红丝,慕容云烟一直看着绿珠,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