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智慧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二章 智慧

    一连数日,李小意未敢跨出紫竹林半步。期间,望月峰的首座道萍儿,于竹林外,泼妇骂街一样的骂了数日。

    指名道姓,要和他李小意一决高下。置之不理,也不敢出去,李小意翻着白眼,练他的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说,孙倩疯了,不是装疯,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还说,林凡直到近日才从昏迷中转醒,本来有一拼门中五个名额的他,也因为重伤,无奈的退出了比赛。

    所以,道萍儿很生气,真的很生气,很生气!

    他李小意也因为此战,名响昆仑山!

    却是个恶名……

    回想和林凡的对决,四方宝镜的幻化,配合上移形换位,是让李小意觉着最为出彩的地方。

    用镜像幻影迷惑对手,再以移形换位扰乱对方的节奏,趁此机会偷袭并下以重手!

    他摸着自己的下巴,想着其中的关键,尽量将斗法的每个细节都回想起来,因为不会打架,所以必须这样,他寻思着着。

    那个门始终是关上的,自从那一日起,慕容云烟仅仅开过一次,说了上面的话,便不再出门。

    李小意憋坏了……他需要凶魂厉鬼啊……

    随着修为不断的提升,身体和涅灵宝珠越加的契合,他能感觉到丹腹之内,似乎有一团火,在熊熊的燃烧。

    那是涅灵宝珠再做怪,白狐无尽岁月的吐息,只是去了包裹在涅灵宝珠在外的阳火之气,真正关键的,却是在内部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及时提供阴魂的阴气,和缠玉诀的阴属性功法,两相结合的炼化,早晚有一天,他李小意要被这股火药,所吞噬。

    所以再也等不及的他,悄悄的,走到紫竹林的尽头,先是偷偷摸摸的瞧了两眼,见四下无人,很不确定的,是否梦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李小意将四方宝镜展开,随着功法运转,以及灵气的输入,笼罩再镜面上的如云似雾,渐渐的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阵,李小意并没有从镜子里瞧见道萍儿的身影,但他还是不敢出去。

    高人见的多了,对于这些人层出不穷的手段,李小意深为忌惮,尤其是那些可以屏蔽别人窥探的方式方法,委实太多了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只有灵动期的他,所能破解的,所以他并不太相信眼前这时看见的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,萍儿师姐虽然护短儿,还不至于和你一个灵动期,不依不挠的。”

    忽然的一个声音响起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露出了一个笑脸,似乎已经忘记了,先前这娘们曾经扇了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着他,继续道:“不过,你还是要小心为妙,今天是内门大比的最后一天,要走,也晚上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蜀山剑宗的试剑会,师姐可是也去?”

    李小意连忙岔开话题,既然有了想要的答案,就不想再让自己在这上面难堪,毕竟是个男人,被女人堵在门口,这算什么事儿啊。

    嘴角上翘,慕容云烟回道:“你害怕了?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想点头,有些后悔哪壶不开提哪壶,见对方看她,厚着脸皮道: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眉角一抬的揶揄道:“当日面对道临师兄,和昆仑的一众长老,你那一剑依旧刺的干净利落,怎么现在开始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苦笑了一声,李小意看着慕容云烟:“当时就想着或许已经没有反转的余地,与其这样的结果,不如让自己痛快些,更何况.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想再说下去,慕容云烟却是一摆手,打断了他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那些道理,也是道理,适用于先前尚可,既然已经拜入了昆仑,或许你该试试,将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说话了,又是这套归属感的说辞,并不想再将二人的距离推远,李小意心不在焉的回道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出了他的敷衍,却不点破,至少现在看来,此子已然接受了她,这便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慕容云烟也想明白了,李小意自小无父无母,流浪混迹于市井之上,难免对人和事,都有天生的警惕和逆反。

    全是因为受到的伤害太多,以至于他时刻想着的,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全无修为的孩童,到底过的有多艰难,才会变得这样心黑手狠,慕容云烟想象不到,却知道该怎样应对。

    与其强硬转化李小意对昆仑的认知,不如一点一滴的渗透,就好像现在这样,迟早他会明白,昆仑于他而言,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么个理由,有些让李小意哭笑不得,他看着她,却见其一脸的认真,顿时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,李小意还想说什么,慕容云烟倒是将头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六宗大比之时,你不要敷衍了事,你表现的越好,昆仑就越会保你,反之则是亦然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,本着他的想法,在六宗的大会上,确实只是想应付一下差事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的那位师傅,不就是想让天下人明白,他李小意现在可是昆仑的弟子。

    昆仑既然在蜀山剑宗发了夺命金牌的情况下,依旧如此做,其原因呢?

    两派之间,最为清楚当时发生在白骨山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暗地里的较量,既然李小意已然被昆仑先一步的得到,那个所谓的夺命金牌也就没了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云烟此时的话,又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着李小意,嘴角一翘道:“这话你得反着理解。”

    经慕容云烟这么一提醒,恍然间醒悟的李小意,一拍自己的额头,这不就是让自己体现自己的价值么?

    蜀山剑宗要杀他,是为了不让昆仑得到缠玉诀,继而使得昆仑无法寻找到新的灵石矿脉,是出于一种抑制的手段。

    毕竟将李小意劫掠上山,不太实际,缠玉诀可原属于昆仑的功夫,纸包不住火,事情总有败露的一天。

    断人根本的这种事情,一定要背地里下手,即使被抓到,也有众多理由推脱。

    如是明面上干,那就是彻底的撕破脸皮,即使昆仑现如今的实力不如蜀山,但狗急了还跳墙,两宗大战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云烟所说的那一番话,就更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既然缠玉诀,已经被昆仑拿到手,作为李小意本人来说,此时就更应该体现自身的修道潜力,让宗门能够给予厚望,哪怕是一点,现在的昆仑,也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正所谓,美玉不应藏于深山,珍珠不该沉入海底,是金子就该让它发光。

    如此简单的道理,李小意自诩攻于心计,未曾想明白,反倒是自己面前的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姐,却看的如此通透彻底。

    顿时,李小意看向慕容云烟的眼光已有不同,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回到了慕容云烟的住所,她也第一次的让他进了屋。

    李小意好奇的望着这个不算太简陋的房间,青竹座椅,紫竹板床,一套青花茶具,一个古筝,还有几副山水画,倒也别致。

    二人喝茶,李小意绝口不提之前的事情,倒是询问了一些有关于修行上的疑难问题,慕容云烟静静的听着,偶有点拨,话并不多,却都是关键处。

    直到夕阳西下,李小意这才告别了慕容云烟,出了紫竹林,满怀心事的,往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骂自己傻瓜,笨瓜,呆瓜,总之是各种瓜。

    打小身体不行的他,一直以来,都以自己的智慧为傲,再加上偷爬书院的墙根,认识了字,就以为能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自己在慕容云烟面前,怎么好像一只玩杂耍的红屁股猴子?

    越想越恼火,越生气脸色就越难看,李小意打眼一瞧,山路上早已不复先前的三三两两的人群涌动,但偶尔也能遇到,连霞峰上其他长老的弟子。

    每有撞见,那些个弟子都是一脸紧张兮兮的,躬身向着脸色阴沉的李小意问好,即使遇到修为在他之上的,也是叫了一声小师叔。

    李小意高兴不起来,因为之前的事情,更因为别人现在看他的眼神,让其无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当年他也曾这样,面对着那些街头巷尾的恶霸,什么李哥张哥的,遇见就问好,逢人就点头,准没错。

    但事过境迁,没想到转眼的功夫,他李小意倒是带上了恶霸的帽子,这朋友什么的,恐怕想交都交不上了。

    一路想着心事,不远处的广场上,一些昆仑弟子,正在拆卸大比的擂台,看来这一次昆仑的内门大比,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六个名额,包括他在内,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下来,至于另外五个名额,到底被谁得到了,李小意并不知道,没那个兴趣,更没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他想着,就是一点,按照慕容师姐说的那样,遇到的都揍趴下,遇不到的也要狠狠的多瞪几眼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的名声已经坏了,那就坏到底,越坏越出名,越出名就越好,这一次他李小意,不鸣则已,一鸣则必须惊得天下人!

    “我吓死你们!”李小意满心怨念的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