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拦路-道吟-
道吟

第四十章 拦路

    昆仑大比,历来便在连霞主峰上进行,其余四峰,则是由首座真人带领各自精英弟子,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露天广场上,八座由土形之法,垒叠而成的擂台,摆置在最中央,各峰弟子两两对决,跌落而下台者,输。

    这边人声鼎沸,李小意却一手捧着书,心不在焉的每每望去,都有凑热闹的打算。

    身在市井之时,每逢集市开启,必然少不了他们这些偷蒙打的人,再看现在,李小意有些怀念的想着!

    外面的熙攘声越来越大,倒在床上翻来覆去,实在静不下心来,他便想到了他的便宜师姐。

    将神形百变揣入怀中,便往后山走去,一路上,碰到许多人,男女皆有,都和李小意差不多的年纪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身的紫袍加身,纷纷投来惊异的目光,再往其腰间一瞅,紫色的玉牌,长老的身份,不由得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一声声“师叔好”的叫着,让李小意不由自主的昂起了头,口中“嗯嗯”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后山的禁地,因为有门规禁制的限制,寻常的弟子哪里入得,所以也就没了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犹豫了片刻,心想着,要不要再往回走上一圈。

    难怪是人都想当爷,这种被尊重的感觉……李小意心中暗爽的同时,有些遗憾的往紫竹林走去。

    一望林海,有风拂过,便有林叶沙沙的作响,李小意和上次一样,没敢进去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依旧不见慕容云烟的身影,李小意难免有些无聊。

    此地安静,空气清新,索性将神形百变拿出来,就地习练起来。

    神形百变共分三层,每一层对应一种境界,分别为移形换位,如影随形,化影无形。

    此时他所修习的,便是移形换位之法,却不成形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个环节,李小意始终没整明白,移形不能换位,换位不能移形,无法将其串联贯穿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会选神形百变作为练体之术!”

    声音来的突然,也没让李小意有多少意外,他回头,慕容云烟已经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见过师姐。”李小意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伸手一招,将地上的书页招入手中,随手翻看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套简化版的,如是真如书中所言,有神鬼难测的这般神奇,也不会放置在内需殿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早有感觉,书中的开篇之言有所夸大,这时被慕容云烟道破,并没有太多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眼前的这本神形百变,乃是先前宗门的一位前辈,在海外击杀一名邪修所得,至于整本在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的意思,完全修炼不得?”李小意有点沮丧,心想着,之前的罪算是白糟了,还有他那些宗门贡献度,这不是在坑人么?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!”慕容云烟淡淡的说道,随后又补充了一句:“至少可以让你身形灵巧的异于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和猴子有何分别。”

    本是一句戏言,没想到慕容云烟回答的及其认真,在思索了一阵道:“寻常的野猴会不如你,但是那些灵异之种,你不可比!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有苦笑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却听慕容云烟道:“我有一法,可助你修炼成第一层的移形换位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眼睛一亮,本已失望透顶,这时立即重燃希望道:“真的?

    “不过我有个条件!”慕容云烟清澈的眼神里,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中一凛,警惕心大起的同时,却听慕容云烟继续道:“下个月蜀山有个试剑会,师傅给了你一个名额……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有不悦:“师姐别告诉我你不知道,师弟我正在被蜀山剑宗通缉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样,师尊才让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慕容云烟的脸色,不像是在开玩笑,李小意的脑子里快速思考,这位“便宜”师傅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想一辈子,都活的躲躲藏藏的吧!”慕容云烟提醒道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点,李小意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关节,但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再一想,自己可是先天道体,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放弃,这样的自我安慰下,也就释然的有些不情愿道:“好吧,我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便帮你!”慕容云烟将手中的书页,随便的往地上一扔。

    “我所修炼的太虚衍焕神光诀,正好与这神形百变,有些许的相通之处,可以助你修炼到第一层,至于后面的,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连忙点头,慕容云烟转身:“跟我来吧”

    一前一后,两人便走进了紫竹林当中,而眼前的林子,恍若活了过来,竟然自修的分开两边,让出了一条小路。

    李小意暗自庆幸,当初没有走进过紫竹林,如是乱闯,被困得结果,一定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心中默记慕容云烟的走法,下一次便不用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却听慕容云烟忽然说道:“不用记了,这片紫竹林是按照周天八卦所演化,每过三个时辰,自然会有所变更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尴尬的笑了笑,待走到一处用竹子所搭建的房屋之前,慕容云烟便开始指点他,关于神形百变的修炼之法。

    昆仑宗的内门大比还在如火如荼的紧张进行,作为道门魁首的蜀山剑宗,此时却是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悟尘真人回山之后,便一言不发的闭了生死关。

    因为作为本命法宝,出尘剑的突然损毁,不仅是心境上,就连其修为,也是险些落了个层次。

    其门内长老及其弟子,也是重伤陨落了不少,在此情况下,作为蜀山剑宗的掌教真人,却依然坚持将百年一次的试剑会提前举行,实属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一脸阴沉的注视着,眼前在被禁法禁锢,却依然嘶吼不断的一位老者,此人之前,可是蜀山剑宗的长老。

    因为被白骨山的僵尸所伤,当时无碍,却在回山之后,毒性发作,致其发狂,连杀了数位蜀山的弟子,才被众人制服。

    目视着他那满嘴的獠牙,赤红的双眼,悟世真人对着身边的一众人问道:“还是不行么?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摇了摇头:“普通处置僵尸的法子,没有能行的通的。”

    “断其一身的修为呢?”

    悟性又是摇了摇头:“也试过了!”

    悟世不说话了,他望着长长的地底之牢,听着从一间间牢房里传出的疯狂之音,沉默了良久,就在他即将转身离开之际,忽然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着找其弱点,一剑可杀的弱点!”

    连霞峰。

    接连数日,李小意满身疲累的来往于紫竹林,却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因为神形百变中的移形换位之法,终于渐渐的被他所掌握,现在差的,就是熟练的程度。

    山间的小路上,依旧随处可见昆仑的各峰弟子,几人一群,三两成对,如此热闹的情景,百年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的,每当李小意从这些人身边走过的时候,一身紫袍尤为显眼,再加上腰间的紫色玉牌,小师叔这个称谓,渐渐的形成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这位身形瘦弱,脸色苍白,其两边的眼角,各有一片凤羽红痕的少年人,仍然引来一阵的惊诧。

    脑子快些的,或者有长辈告知的,都已明白,眼前这位奇异的少年人,正是刚刚被掌教真人,玄云收为入室弟子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也正是即将出战蜀山试剑会的六人之一,据说还是内定的。如此待遇,顿时引起围观之人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羡慕的,嫉妒的,也有不屑一顾的,再加上怒目而视,不知敬畏的,就比如眼前的这几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孙倩,孙倩也怒视着他,还有他身旁几位年轻的弟子。

    狭路相逢?或者说是冤家路窄?

    李小意故意的,伸手玩弄着挂在腰间的紫色玉牌,目光一转,全当看不见眼前的四人,缓慢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倩恨的咬牙切齿,这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却不得不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李小意面色不变,嘴角自然而然的勾起了一道弧度。

    林凡看见了,眼欲喷火,就在李小意即将走过他们的时候,突然上前一拱手道:“师叔请留步!”

    李小意装着没听见,继续往前走,用眼角的余光看,孙倩正试图拉拽着林丹,竟是被其一把甩开。

    “师叔请留步!”林凡的声音再次响起,李小意熟视无睹,林凡身子一横,正好挡在了李小意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叔请留步!”这一声,满含着说不出的愤怒。

    过往的各峰弟子,见此一幕,不由得纷纷停步观看。

    李小意脸皮极厚的呵呵一笑:“这位小师侄,师叔我有急事儿,若是有事,咱们事后慢慢谈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小意步伐一转,就打算绕过对方,谁知林凡的身子再次一横,又挡在了李小意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听闻小师叔深得我郭远师兄的赞誉,今郭远师兄已然不在,请小师叔指点师侄一二。”

    听到郭远的名字,李小意的脸色先是一怔,随即目光便飘向了,正在瞪视自己的孙倩身上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相对,李小意心知,必然是此女在其中挑拨离间,再瞅瞅满脸都写着“愣头青”三个字的林凡。

    心中暗叹一声,看来今天,自己是躲不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