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名额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九章 名额

    一张绿色的鬼脸,如幻似雾,随着一股气流缓慢的上升浮动。

    在李小意尚未看清其面容之时,鬼灵好似翱翔的雄鹰,呼啸而下,一点一抓之际,绿油油的生魂,便被其抓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对着李小意的方向一甩,一道七色的霞光,一卷一收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山底的沟壑,重新恢复到了寂静与黑暗,鬼灵的身体,也再一次掩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盘坐在一个黑石岩上,双手捻诀的李小意,接连服下两颗升元丹,脸色潮红,有七色之光,微微的从低垂的眼帘里溢出。

    一缕幽魂,在李小意的近前,痛苦的挣扎着,时而跪拜哀求,时而的愤怒嘶吼,正是林家鬼镇的黄皮子。

    生前肉身有百年修为,虽未得其内丹,但这百年魂魄,对李小意来说,却是得偿所愿!

    还差一点,李小意望着被七色霞光禁锢的魂魄,眼中尽是笑意,如此冷酷无情,黄皮子绝望了。

    它破口大骂,李小意听不到,却看得见,手指一勾,如云龙吸水,便不见了黄皮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涅灵宝珠骤然亮起,在其丹腹之内,一缕缕光晕挥洒如雨,李小意的皮肤,瞬间由白转红,头顶之上,白气蒸腾。

    一道白影突然而然的出现,正是鬼灵。

    只见其顺手一丢,一缕幽魂还未来得及挣扎,便被飘散在外的七色光芒瞬间卷走,直入李小意的身体之内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鬼灵不敢靠李小意太近,身体一飘,再一次没入到了沟壑之内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,鬼灵就好像一只外出寻食的飞鹰,不断的将饵食丢入到了李小意的四周。

    仿佛是汹涌的岩浆沐浴全身,但每有幽魂入体,都会减缓这种灼烧感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需求越来越多,迫不及待的将这种情绪传达给鬼灵,这一次却久久未得回音。

    他有些郁闷,现在的身体,几乎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,就在其望眼欲穿,恨不得跳下沟壑之际,一阵阴风突然刮起。

    李小意无比舒服的呻吟出声,睁开充斥着霞光的双眼,却见鬼灵竟以无比迅捷的速度,冲向了这边儿。

    其后阴风狂卷,阵阵鬼雾翻腾滚滚而来,李小意想都不想,一口张开,七色霞光喷涌而出,涅灵宝珠在丹腹内疯狂旋转。

    几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意识的李小意,就好像从火堆里刚刚爬出来,终于看见了水源一样。

    对面方才还咆哮嘶吼的鬼雾,瞬间便被源源不断的七色霞光完全覆盖住。

    从气势汹涌到忽然的恐惧,几乎就是一个瞬间的事情,李小意的嘴,就仿佛饕餮一样,其身如黑洞,远远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终于,在最后一头凶魂厉鬼被其吞入到腹中的瞬间,李小意全身的火红之色,犹如潮水一般,迅速的退去。

    重新安定下来的他,周身被滚滚的热气所包围,鬼灵漂浮在不远处,不敢离开太远的游弋飘荡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从李小意睁开的眼眸中射出,全身热气沸腾,在其站起的一瞬间,轰然一下,吹散四周的同时,满头的黑发也是飞扬。

    还是那张惨白的脸庞,眸子宛若星辰,却在眼角处,生出一点凤羽的火红斑纹。

    李小意想笑,仰起头,看着满目的星河银海,意欲咆哮的吼声,狂野的嘶鸣在这个寂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鬼灵同样兴奋的游走在他的身旁,他伸手抚摸,脸上的笑意不减,灵动初期,成了!

    “师妹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一个青年男子满脸不甘的问道。

    孙倩脸色阴沉似水:“林凡师兄,师傅已经警告过我,不让我找那个混蛋的麻烦,我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师兄他们的死也是因为他吧?”林凡仍是不依不挠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因为要救他,凭借郭师兄的修为,如何能陨落在白骨山!”孙倩一脸愤愤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!”林凡满脸的愤怒,却被孙倩一把拉住:“你疯了,别忘记他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林凡阴沉着脸,孙倩的脸色,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,李小意正研究神形百变,一阵悠扬的钟声忽然的响起,一连三十六响,震的人脑袋瓜子生疼……

    他出门好奇的张望了一阵,只见漫天的遁光并起,纷纷汇聚于连霞峰的主峰之上,这是有事情要发生?

    李小意疑惑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变毫不犹豫的把门一关,关老子屁事!

    而在昆仑的大殿之上,其余四峰首座真人,以及门人弟子,皆在此地。

    让人奇怪的是,此刻坐在上首座的,并不是掌教真人玄云,而是风岚峰的首座道临。

    见人已来齐,道临没有废话,直入主体道:“掌教真人闭关,今日由本座开宗门大会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道临继续道:“今日接到蜀山剑宗的飞剑传书,百年一次的试剑大会,于下月召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八月的事情么?为何要提前?”道萍儿忽然插口道。

    道临看了一眼道萍儿,嘴唇未动,但是一个声音却在其心中响起,道萍儿脸色一变,便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作为六大道门之一,昆仑必然要参与其中,所以此次会选拔五名灵动期的弟子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会场上便有一阵阵得议论纷纷的声音。

    道临皱了皱眉,不怒自威,只是一声轻咳,立时便让全场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只有五名弟子,历年不是六宗各出六名弟子么?难道是瞧不起我昆仑?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道临看向身旁的道景真人:“师弟,这次的名额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看见道临一脸的迟疑,不光是道景,道萍儿和道均皆是有些疑惑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:“掌教真人有命,道吟师弟也要参加,所以就占了一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脸上全是古怪之色,相互对望一眼,没谁再出声,反倒是门下的弟子,一脸的不知所以然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试剑会,门中的长老也要参与其中?

    道吟是谁?没人知道,再说了道字辈的长老,还有灵动期的?

    道临哼了一声,会场再次寂静了下来,这才继续说道:“门中大比于明日开始,大家多做准备,争取在五人之选。”

    一声整齐划一的“是”以后,道临宣布散会,而各峰的长老,包括另外三位首座真人,依然留在会场,准备商议明日大比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掌教真人这么做,怕是为了蜀山的夺命金牌吧?”

    道萍儿冷笑了一声:“蜀山剑宗太自以为是了,师尊只有这样做,那蜀山剑宗才会将金令收回,可况现在的关口,他们也不想我们道门六宗有分歧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召开试剑会,我看他们是想借此机会,团结六宗,以抗白骨山吧。”道均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骨山的事情不小,龙虎宗的烈火真人至今全无消息,悟尘更是折了出尘剑,两大劫法真人失踪一位,重伤一位,白骨山,我们不能轻看了!”

    道临点了点头:“道景师弟说的有理,这一次事情,我们昆仑绝对推脱不了,我只是提醒诸位,近段时日,终止门人继续探索,全部将其召回,以免发生意外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道萍儿忽然又是说道:“可惜那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据说此役,竟然安然无恙的回到宗门,真是有点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道临皱了皱眉,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:“这一次的蜀山试剑会,不仅仅只有我们六宗参加,修真界里一些中等的门阀,据说也接到了邀请。”

    “蜀山剑宗这是什么意思?”道萍儿的眉毛已经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近年来由于昆仑逐年的示弱,天荒门即将取而代之的呼声越来越高,所以听到天荒门也要参与试剑会,到时两宗的弟子交手,若是昆仑输了,那岂不是给人以口舌,继续让昆仑丢脸?

    “想必师傅就是知道了这件事,才让小师弟参与其中的吧!”

    嘿嘿,道均一声冷笑道:“既然蜀山剑宗有意要让我宗难看,这时道吟师弟的出现,但是绝妙的一招好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小子还是胎息后期的修为吧?”道萍儿忽然插言。

    “师妹,不要再用那小子称呼道吟师弟,毕竟已经入了咱们的师门。”道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具体不知道,是慕容师妹给我传的口信。”道临皱着眉头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皆是不语。

    至于李小意,此刻却是光着膀子,正在自己的小院里压着腿,龇牙咧嘴的好不痛苦。

    幸好神形百变,只要求把全身的筋拉开,若是再有其它的要求,李小意怕是要选择放弃这个神通了。

    单单是拉筋这一项,就要了老命,鬼灵虽然没有五官,似乎能够感受到李小意的痛苦,着急的围着他直打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的完成了其中的一项,当要再做劈腿的动作时,李小意实在是劈不下去,不由得神念勾连在了鬼灵的身上。

    鬼灵犹疑的,飘到了他的头顶上,幻化通透的身体,由虚转实,然后忽然的一屁股坐下,李小意顿时爆发出犹如杀猪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