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内需殿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七章 内需殿

    打开门闩,院落干净的有花香,阳光轻洒,白色的小花一朵,却成为眼前不大的庭院里,唯一的亮色。

    李小意将门窗打开,屋子里没有久未人住的淤积之气,摆设简单,茶杯壶盏,木质座椅,土炕土墙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拜入昆仑,成为大宗子弟,论及辈份他还要高人一等,所谓高处不胜寒,寒有几分,冷暖自知。

    先天道体,还是先天道体,玄云看重的,便是它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傻,也傻不起来,能活到今天,造化有,机警百变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    修真,俗世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拿起笔墨,默记功法,行文于纸上,李小意有所不愿,所写的正是缠玉诀,这也是玄云所求,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抄录完缠玉诀,李小意心思飞远,不知为何,总有一种陌生的心绪,缭绕在心,不得驱散……

    眼下,要考虑该如何进阶,自从上次施展鬼合之术后,四方古镜中的李小意,脸色依旧惨白,眼角血红一片,只是黑发里多了一撮青白的发丝。

    透支生命的代价,不得不让李小意有所忌惮,以后鬼合之术,还是少用为妙。

    但是将修为提升到灵动期时的那一刻,有用言语无法概论的美妙,好比陈年佳酿,芳香乱人心,勾着你,不得不去想它。

    内视丹腹,七色霞光,淡不可见,随着这些时日和慕容云烟的交谈,李小意搞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人有真丹,妖有妖丹,鬼有鬼丸,修道求真,采天地之华,于丹腹凝练丹丸,是为修真,修得人心,是为修业。

    一颗凤凰丹已有腹中,千年阳精所化真丹,但原主故去,又落入白狐之手,百年妖气锤炼,去其外在阳精,才可吞服。

    李小意得巧吞灵丹,可丹内阳精之火犹在,适时的一夜春风度,用白狐千年阴气,阴阳调和,才有了现在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颗真丹,虽然已与李小意化为一体,到底不是自己修真所得,是也不是,模棱两可,但胎息的境界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涅灵宝珠上有七色,每三色对应一个境界,这是他自己估计的。

    红橙黄绿青蓝紫,红橙黄,指定胎息,所以在七色的光晕中,尤为深一些,这是李小意近期才发现的。

    青蓝紫则是对应灵动,最后的一个紫色,便是真丹期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狐之所以让李小意修炼缠玉诀,只因此功法属阴性,再加上阴魂饵食的辅佐,调和涅灵宝珠内的阳精之气,才可成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个阴阳之理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这些事情,接下来的修炼途径便可轻易展开,唯一的难题,就是去哪里寻得阴魂。

    昆仑仙山,沐浴在天光之下,万年充盈着灵动之气,与普通的修行者大有裨益,却不适合现在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但凡是有阳就会有阴,阳到极致,必然要衰,就好比山有两面一样,一面呈阳,那么另一边,肯定有阴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摆在桌面,轻手拂来镜面表层的涟漪水汽,波纹滑动间,一个大致的轮廓,呈现在李小意的眼前。

    昆仑五峰隐约可见,霞光万丈,刺眼的要命。李小意揉了揉眼睛,心念一动,画面收缩拉近,连霞峰便进入到了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依旧是白光阵阵,一条条亮丽得光芒,好似水纹一样,摇曳游移,一点阴晦之气也未瞧见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禁皱起了眉头,难道昆仑山尽是全阳之所?

    他不相信,于是将画面再次拉近,逐寸逐寸的找,这么大的一座山,不可能全然如此。

    一座座宫殿,一道道防御禁制,让其不可窥透全貌,这可以理解,毕竟是昆仑主峰。如是连他都能轻而易举的一探其秘,这昆仑,怕是早完了。

    可当四方宝镜的画面,逐渐偏转到后山之境,竟是灰蒙蒙的一片,偶有异芒闪烁,却是各位长老修行的所在,不敢再探其究竟,只好继续往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山体深沟,有一点绿光闪动,这立即引起了李小意的注意,不由得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顺势而下,勾魂引魄的四方宝镜,对阴鬼之气,最为敏感,不用李小意神念催动,自行的偏转画面,直入深沟。

    凶戾之气,顿时扑面而来,李小意眼中露出惊喜,竟然在山体之下。

    一山两面,上为阳,下为阴,一山的污秽,全部被镇压了到地下,由内而外的滋养山体内部,继而与外面的阳面调和均匀,所谓灵秀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李小意极为的高兴,既然已有所得,便要做些准备。

    拿着慕容云烟之前给自己的玉牌,李小意便顺着方才在镜面中的记忆,前往内需殿,是宗门提供给弟子,一些必要物品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还穿着他那件破破烂烂的道服,将能够表明身份的玉牌,有样学样的挂在腰间,一路走来,依然是引人侧目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玉牌,有别于寻常弟子的翠绿颜色,他这块,却是紫罗兰色的,是昆仑长老级别的修者,方可佩戴。

    在即将去往内需殿的时候,心中忽然一动,竟是顺路一拐的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禁制,有紫牌方可进入,一座座秘修者的洞府,便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李小意方才用四方宝镜,不可窥探的一部分,此时走在其间,却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此地灵气充盈,奇花异草无数,到处飘散着一股异香,寻了一个方位,走了许久,直到人迹渐无的地方,这才瞅见,一大片紫竹林。

    慕容的居所,便在这里,此地不同于先前所看所见,其它长老的洞府,范围没有这么大,多是间距不远,唯有这里,独占鳌头!

    李小意清了清嗓,因为不敢贸然进入,怕激发掩藏在竹林当中的禁制禁法,不得不想着,那就扯开嗓子喊吧……

    可还没等李小意喊出声,慕容云烟的身影,已然出现。

    她看着李小意,没想到缠玉诀抄录的这么快,待到手中,仔细看了一遍,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着顺手打出一道白光,一闪即逝的,没入到了李小意腰间的紫色玉牌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宗门贡献点,与你有用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瞅了瞅腰间的玉牌,并没有特殊的变化,这才一笑:“多谢师姐。”

    这个称谓一叫出来,李小意自觉不适,反倒是慕容云烟的脸上,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宗门待你不薄,这后山不是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出的,师傅能收你为弟子,便更加证明了这点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李小意的心里,不知为何的,生出了一种极为厌恶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”三个字,显得极为生硬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似乎也感受到了,李小意得这股情绪,心底一叹,也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再无它事,李小意便转身告辞,她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清澈的眼神中,难得的多了一丝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内需殿一楼三层,守门的长老,是一位须发皆白,面色红润的老者。

    打老远,他便瞧见了,身穿一身破烂道袍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待其走到近前,老者起身,相互见礼之时,引得一旁的三代弟子,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李小意熟视无睹的将身份玉牌递了上去,老者呵呵一笑道:“在下道恒,三代弟子多不知师弟你,所以这场面,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见笑了,小弟刚来,以后还望多多照应。”

    道恒点了点,随即便介绍道:“内需殿,一共三层,老夫是执事长老,就给师弟讲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所谓的内需殿,不仅仅是,只供应修士们起居用行的一些寻常物品,包括法宝,丹药,以及一些比较低微的功法神通,也有的换。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换,门中弟子可以通过两个途径。

    其中之一,便是贡献度,随着法宝丹药越好,所需要的宗门贡献点也就越多,其功法神通的层次越好,相应的的贡献点,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至于贡献点如何获得,则可以通过完成宗门任务来获得。平时也有一些门中长老,会发布一些任务,也可以去接。

    而最后的换取途径,就简单的多了,灵石买卖,这个不需要多谈,所以当李小意完全明白以后,不由得问道:“那师兄帮我看看,这牌子里有多少?”

    道恒用手在紫色玉牌上轻轻的一拂以后,顿时眉头一挑的惊讶道:“一万?”

    确认自己没有看错,道恒看向李小意的目光又是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虽然作为宗门长老,他知道李小意是门中急需之人,却不明白,李小意为何对昆仑如此重要,竟然还被掌教真人玄云收为了入室弟子。

    而知道他身怀缠玉诀的,昆仑仅有七人知晓此事。头一位,便是孙倩,不过已经被道萍儿下了封口禁令,自然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再者,便是昆仑四峰的首座,以及掌教真人,还有慕容云烟。

    所以当道恒看见这一万点贡献点的时候,内心里的何惊讶,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内需殿的一层多为品质低下的丹药和法宝,二层则开始有了功法,法宝和丹药的品级,也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三层,则是真丹修为以下的精品,多为四重天,五重天的法宝,功法神通,则是各有妙处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,在一层停留了一会儿,便在一阵羡慕和嫉妒的目光里,毫不犹豫的直接上了二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