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道吟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六章 道吟

    天边,山峰隐现,起伏连绵,一眼望去,云霞红日遮满天,黄昏落日近黄昏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到了波澜壮阔,也看到了青烟袅袅的村落人家。

    他看着头顶飞过的飞鸟,走过蜿蜒曲折的小路,看着两旁嬉戏的孩童,手指拂过水珠挂垂的绿叶,也看着她嘴边的轻笑。

    似回家,也是家,只有熟悉的地方,才有暖的温度,所以她喜欢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李小意穿着褴褛的衣衫,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,有羡慕,也有孤寂。

    昆仑山很高,高到他只能抬头仰望,回头看,那个村落,李小意还是忍不住道:“那里的人,师叔都认识?”

    “所有这里的一切,我都认识。”慕容的声音淡然。

    “哦!”了一声,李小意没有再问,慕容云烟也没再说话,两人的话不多,一人在前,一人在后,落日黄昏,安静的走着。

    那山很远,走了很远,她不知疲倦,他却很累。

    一层黑纱悄悄的飘落,天上也亮起了点点的光亮,冷风吹过时,慕容云烟转头,李小意气喘吁吁,额头已是见汗。

    “今夜便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青石上,寂静的山林,聆听着虫鸣浅唱,他看着对面的女人,看着她低头垂目,望着她出尘写意的洒脱,看着看着也就不看了。

    当他起身时,慕容睁开了眼,也望着他渐去的背影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李小意点起了火堆,就在两人之间,黑夜里的温暖,是火焰,所以李小意靠近了它,手还是很冷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两人重新上路,山中景致怡人,湖水清澈如镜,空气里有泥土和花香混合后的气息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喜阳光,将已经漏了好几个洞的斗笠,往下拉了拉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山脉连绵,犹如一条俯卧的长龙,其龙头处,便是昆仑。

    他们飞的很慢,她一直在看着风景,李小意默默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那是湖水的青光,**泛起的光芒,两人沉默的伫立在湖水畔,李小意百无聊赖的依靠在一棵大树后。

    地面的尘土轻轻的飞扬,一眼望过去,光秃秃的一片,她不厌其烦的一步一走,李小意眉头紧皱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绿意盎然的景致,总能让人心情愉悦,尤其在荒芜过后。

    那座山看似不远,实则很远。

    他们也走了很远。

    终于,李小意总算看到了之前仰望过的山峰,它巍峨而入云海,半山处,便已隐约不可见。

    “它是昆仑!”慕容云烟转头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它: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上山!”她的嘴角带笑。

    许多天了,他再一次看到了她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点头。

    终于明白,为什么她要看一路的风景,是在给他看。

    看它的温暖人心,看它的风景壮阔,看它的几经沧桑。

    自山野村路的开始,都是昆仑!

    五峰连座,一峰,天幕,旷阔如幕。三峰风岚,尽得日华于此。四峰翠微,碧海如玉。

    “四峰望月……”慕容云烟的声音缓缓,却在此处,略微停顿。

    “望月,近月而不得,可观之。”李小意颇为好奇,尤为特意的一观望月……

    连霞主峰,四峰环绕,有万千霞光,不分日夜,昆仑宗的主山峰脉,也是此刻李小意的脚下之地。

    路上多遇人,见慕容者,惊为天人,鞠躬行弟子礼,满目尽然。

    并肩的李小意,略显尴尬,窃窃私语,惊讶诧异的目光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脚下是白玉的台阶,慕容云烟,靓丽脱尘。李小意褴褛如乞丐,凝望远处,昆仑的主殿,沐浴在霞光满天之下。

    他有些害怕,而她,却是不再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自己上去吧!”慕容云烟看着他!

    李小意神情一怔:“你不上去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带你回家的人。”慕容云烟轻生道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犹如天上宫阙的昆仑主殿,耳边却听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缓步前行,一步一走,再回头时,她依然在。

    终于,近在眼前,却又好像远隔千里,李小意从未想过他真的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很多人在看着他,很多人不相信他,李小意明白那种陌生。

    就好像第一次进风月楼一样,那里有金碧辉煌,青衫文客,锦袍富豪,宫装美女如云,衣衫褴褛如他,看到的只有视而不见的蔑视。

    如此而已,如此而已,李小意为自己打着气,直到一声冷哼响起的时候,李小意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曾经一刀没有捅杀的孙倩,现在满面寒霜,两眼如剑。

    即使已然走过,锋芒在背的感觉,依然犹在。

    步入主殿上的白玉台阶,李小意放眼望去,宫殿宏伟,恢弘如此,越加显得渺小的他,提着胆子,放步前行,终于站定!

    大门在闭合,殿内,夜明高照,如白昼,李小意看着上首座位的五人,心下忐忑,远没有即将成为名门大宗子弟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李小意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五人当中仅有的女子,三十上下的年纪,脸若冰霜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李小意硬着头皮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一连三个好字,李小意听的,却是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“师妹,何尝难为他,你那徒弟不也没事儿么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风岚峰的道临,李小意并不认识,可从他的话音里,李小意已然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孙倩的师傅啊,难怪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道萍儿不再说话,一旁的天幕风首座忽然开口道:“运转功法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看缠玉诀,李小意没有迟疑,双手捻诀,功法自转,神通玉化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遍布全身,却引起了一阵轻咦!

    “胎息后期境界,便能将玉化达到这种程度么?”翠微峰首座道均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!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四下再无声音,却是主座之人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眼前站起的老人,双目光若星辰,仙风道骨的赞誉也不为过,正是当今昆仑的掌教真人,玄云!

    “便拜入我门下吧!”

    意料之内的事情,变成了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四峰首座真人同时起身,彼此对望,皆有惊色。

    没人敢去反驳,更没人再说话,只有李小意一脸的欢喜,能成为掌教真人的关门弟子,说是平步青云,绝对算得上。

    玄云落座,另外四人也是先后坐下,只是在彼此相望间,皆是自有心思,道萍儿更是脸色发红,目光咄咄的盯视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“行拜师礼吧!”天幕峰的首座道景,示意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膝跪下,一连三个响头,双手合礼:“师傅在上,弟子李小意跪拜。”

    玄云眼带笑意的点了点头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李小意直立起身之际,却又听玄云道:“至今日起,赐你道号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犹疑了一声,玄云接着说:“便是道吟吧!”

    李小意再次拜谢,师徒之缘,算是就此结下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慕容云烟!

    紧闭的大门终于再次打开,四峰首座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“失望了吧师兄。”道萍儿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。

    冷哼了一声,道临回首斜眼看向道萍儿:“该失望的,怕是师妹你吧,那小子一下子成了咱们的师兄弟,就是要找她麻烦,你那弟子,辈份也不够啊!”

    “我那点事情,根本就不叫事情,倒是师兄你,事先便处心积虑的与众位长老打好招呼,想要收人为徒,这下好了,竹篮打水一场空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道临一甩袖袍:“不和你这听风就是雨的妇人,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驾驭遁光离去,却被道萍儿一把拦住:“我是妇人我认,因为我本来就是,倒是师兄你,做了不敢承认的事情,和我这妇人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“算了,都一把年纪了,下面的弟子都看着呢!”道均连忙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道景也是拉住了就要发飙的道临,双双横眉冷对了半天,最后各自带着门下的弟子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反倒是事件的主人,李小意这时候,却是最欢喜的人,先前的恐惧忐忑早已烟消云散,这时候只剩下了窃喜!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被兴奋烧坏脑子,跟在玄云真人的身后,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直到玄云的住所,始终未敢抬头的李小意,这时候却是将头抬了起来,慕容云烟,就站在那里看着他。

    玄云坐下,慕容在侧,一起看向李小意,这时才说:“你天姿过人,又是修炼了我宗的缠玉诀,收你为徒,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”李小意恭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,为师要闭关一阵子,修为上的事情,由你的师姐慕容负责,如遇难题,尽可以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师叔变师姐,有趣!

    李小意偷瞄了一眼慕容,后者面色淡然,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处。

    玄云又交代了一番关于门中的事情,便让慕容云烟带着李小意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一路无话,直到一个独门独院的门前,慕容云烟才轻描淡写的,又将一些注意事项交代了一番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此女的背影,李小意脸上的窃喜和恭敬统统的消去,有的只是眉头紧皱,一脸的思量之色,道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