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探究竟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五章 探究竟

    林家鬼镇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,事后,就在缘觉老和尚也离开的一段时间以后,林家镇再没有闹过鬼。

    而为了感念这一道一僧的好处,在里长的带领下,村民在村东头建造了一所庙堂,

    很是奇怪的供奉了一位头戴斗笠的小道士,以及满面慈祥的老和尚。

    一僧一道,共处一室,这样的构造很是稀奇,而在终于有外乡人路过这里的时候,无不惊奇于眼前所见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番打听以后,这才明白了其中的缘由,也是上香虔诚的祷告,偶有应验,香火更是繁盛。

    再说李小意,跟着慕容云烟走走停停,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的话,一个不愿说,是天生的性子使然,一个不想说,却是因为郁闷。

    偶有交流,也是在功法上,这段时间,李小意的修为可以算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从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,如今也是如拨云见日的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至于那枚五重天的鬼头戒指,因为现阶段李小意的修为有限,不得使用,在被慕容云烟加入了其它材料,和那个青铜号角一起熔炼以后,品级虽然没有得到质的提升,却是加大了不少的威能。

    用墨容云烟的话说,这两样东西,都是早期的青铜古物,是修真体系尚未完善时的产物,缺点是制作的手法很粗糙,威力得不到全部发挥。

    而优点便在于,它的构造方面,难得的多了一些灵物,也就是在产生天地灵宝的过程中,没有完全进化成功的天敌之灵,其灵性,要远远大于李小意先阶段的所有法宝。

    可炼化就难了,因为所习的功法不同,又完全摸索不明白,上古法宝中具体的禁制和符文,所以势必会降低品级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在乎这些,他有慕容云烟所不知道的秘密,涅灵宝珠,他修道的根本,也是他最不能让人知晓的依仗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担心将来将其洗炼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品级下降,法宝的可持续性受到损伤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小意决定,在自己还没有完全的把握下,绝不会动它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边黑气冲天,遮天蔽日,李小意这边,却是蓝天白云,两相比较,就好像一个大阴阳。

    他望着那个方向,慕容云烟也一样看着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白骨山?”李小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“嗯”了一声,眼睛则是一直望着那里,良久才又转头看向李小意道:“我要去那边一下,你帮我护住肉身?”

    李小意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一本正经,慕容云烟的嘴角翘起,冲着李小意的额头一点:“这是禁魂咒术,若是我遭遇不测,你同样会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李小意在神念运转全身后,丝毫没有发现不适,一脸认真道:“师叔放心,弟子就是神魂俱灭,也不会让师叔的肉身有损分毫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逃了,禁魂咒术无解,同样死路一条!”李小意“嗯嗯”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瞅着他,瞳孔忽然的一缩,身子便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阴魂离体,转瞬千里?”李小意看着那张五官精致的脸,不知何时,手中竟然多了一把飞刀。

    阴魂不在,若是肉身一毁,魂无归处的话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开始变的阴鸷,刀柄也握的越发用力。

    当这个念头眼看就要付诸于行动之际,李小意的神念识海中,突然的一下,犹如针扎,仿佛在下一刻,神魂就要被刺穿了一样。

    李小意浑身一阵冷汗的看着那张脸,这女人……狠!

    而远在白骨山,漫山遍野的凶魂厉鬼与僵尸,正与修士如火如荼的战在一处,大多都是蜀山剑宗的修士,仅有个别的散修,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黑烟滚滚的山涧之下,寂静无声,两壁清野,却有着一股远古的荒无。

    一缕纤细的身影,如风似雾,在黑气滚滚柱体外,站了一会儿,黑沉沉的眸子里,隐约有七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一身飘过,柱体内,却又是一个空间,三个身影穿梭其中,剑意弥漫,纵横贯穿。

    其中一脸妖异的男子,在密集如雨的剑息里,狼狈不堪,身受几处重创,却依然不退不避,直面两大劫法真人的悍击。

    而当这缕幽魂介入此地的瞬间,一袭青衣的男子,出尘一剑,剑带涟漪,仿佛整个空间,都在这一剑里,扭曲翻转。

    幽魂纤细如墨玉的素手,屈指轻弹,七彩光晕如热气浮浪,只见一剑过去,剑意蒸腾四散,居然被对方如此轻易的化去,青衣男子一愣。

    随即竟是面有笑意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云烟道友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却也就此停手,面带妖光的男子,摇摇欲坠,看向这边儿,眸中带冷,至于他的对面,悟世真人也是眉间一扬道:“难怪视我蜀山大阵如无物,慕容道友是用了阴魂之体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悟世真人,悟尘师兄!”慕容见礼道。

    随即目光转向了那个妖异的男子,眸子里有着一缕异色闪过道:“可要帮手?”

    悟尘轻笑:“他虽是洪荒异兽鬼蟾所化,但独木难支,身后的门,随时可开。”

    慕容轻笑,目光与悟尘对视,二人旁若无人的互相打量了好久,直到悟世的一声轻咳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留了。”慕容云烟的阴魂再次做礼答道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准备客气回礼之时,慕容云烟的身影一动,却是转瞬即逝的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鬼蟾,忽然面色大变,于虚空处,伸手去抓,空气一把,竟是无功而反。

    悟尘和悟世相互对视一眼,皆是眼有惊色,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点,太虚衍幻神光诀!

    两人不在犹豫,几户是同时发力,另一侧的鬼蟾,则是不顾一切地终于显出了原形。

    再看慕容云烟,穿过结界以后,这里竟然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空间。

    两壁四侧,皆是暗鬼之神,犹如修罗的狰狞鬼面,栩栩如生,黑气蒸腾翻滚,却是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而在大殿的最中央,一眼看过去,竟有一体色好似白玉的女子,眼目微合,半睡不睡。

    在她的侧手边,则是恭敬的站立了一个黑发垂地铁甲女尸,这时闪烁幽光的眼睛,正紧紧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慕容云烟轻声道,继而目光转向了女子怀中一柄黑色的如意,目光一亮,随后又如无其事的身形一动,居然想都不想的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肤色白如玉的女子,半闭微合的眼眸里,闪过一丝微光,恍若烛火,就此熄灭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手里已经没有了刀,他看向白骨山上的黑色巨柱,手却是一点点的向前伸去。

    心无旁骛说起来容易,练起来却是极难的,尤其李小意想把内心的真实想法隐藏起来,可既然已经有了念想,如何掩藏。

    再一次的刺痛感,让李小意哆哆嗦嗦的收回了手,他不无苦笑地看向对面那张脸,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那无神地美眸当中,突然的亮起了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本魂归位?

    李小意及其机灵的一躬身:“恭贺师叔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心中所想?”慕容云烟眼带戏虐的看了李小意一眼,又是说到:“你该是高兴,你师叔我差点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李小意毫不惊讶,对于白骨山的了解,他可是知之甚多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也曾祈祷过让自己的美女师叔魂归幽处,可一想到自己身上的禁魂咒术,顿时便没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解除了下在李小意体内的咒术,转眼又深深的望了一眼白骨山的方向,面色转冷道:“咱们马上回山!”

    那里,李小意也看了一下,毕竟是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,原以为是个避世桃源,未想过,却是个虎狼之地。

    一阵神光挥洒而下的时候,慕容云烟连同着李小意的身形一起,立时随着神光一敛,骤然而逝。

    至于白骨山,此刻不光只有蜀山剑宗,龙虎宗的人,以及天荒门,也都有身形出现其中。

    而在山涧之下,烈火老道和君昊少有的竟然站在了一起,两人都惊异于眼前的异像,而在犹豫了一阵以后,先后踏入其中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面色发冷,蜀山剑宗在将天荒门的修士,和龙虎宗的修士放入白骨山以后,便彻底的放弃了封山大阵。

    目睹着越来越多不知死活的修士,争先恐后的步入其中,悟性的冷脸上,竟然难得的多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师伯这样做,掌教真人要是怪罪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看都没看一眼身后,悟性真人冷哼一声道:“这些年魔宗的偃旗息鼓,让这些人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,如此也好,生死历练过的修士,在下一次大劫来临之前,才是我道门所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是不是也要过去?”

    悟性点头道:“一是为了接应掌教真人和悟尘师弟,二是,也让你们这些骄兵子弟,好好去见识一下。整天的坐井观天,我蜀山剑宗,可不是养蛤蟆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弟子领命!”

    之后蜀山剑宗的门下弟子,结成战阵方队,由悟性真人领头,也杀入到了白骨山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天边,异彩连连,却是有越来越多的修士汇集于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