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入门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四章 入门

    对于李小意来说,这四个字就是一场始终无法摆脱的噩梦。

    花蛇老祖因为它,恨不得立即吸其血,吞其肉。白狐白玉娘也因为先天道体,要先养他而后食之。

    香饽饽啊!

    李小意也想明白了,对于别人来说,他就是饥荒世界里的一缕曙光,确切的说,肥猪肉更为贴切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里有恐惧,是对未知的敬畏,因为此刻女子看向他的目光,就好像在看一盘异样的美味一样。

    但让李小意意外的是,这时的她,反而松开了手,以至于李小意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可愿意拜入我的门下?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她反盯着他。

    好半天,李小意这才面有苦涩的说道:“能不能不拜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拜?”女子没有意外,却也是随口一问,当初捅孙倩的那一刀,就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犹豫,但是问题都摆在台面上了,他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大宗大派有什么好,郭远他们的死,不就是为了给宗门找寻矿脉,而在他们死的时候,宗门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让白衣女子有些意外,她从来没想过这会是根节的所在。

    对于打小在宗门长大的她来说,服从于宗门,是义务,回报宗门更是一种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理解!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缠玉诀的功法,原本就是我昆仑的重要根基所在,既然修习了它,不入昆仑,你总要付出一些代价。”

    这个李小意是理解的,别人的东西,用了就要还,何况人家是一宗一派,说的是,那就是,本来江湖上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拳头大,就是老大,蚂蚁如何撼大树?

    李小意犹疑着,女子默不出声,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何必再多言!

    “代价,我要知道我所要付出的代价!”

    终于,李小意还是在尝试着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女子嫣然一笑,这个结果她不意外,修行界里,见面便给她一刀的,还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废去修为,抹去记忆,从此再不得入道门。”

    即使想到了,但是听了,依然给心灵上带来了极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的口气淡淡的,似玩味,似试探,但是李小意毫不怀疑它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修道,修道,修的什么道,李小意至今没搞明白,他只是隐约的有个念头,成仙!

    跳出三界外,从此不在五行中,悠然自得于天地间,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,再也不用因为饥饿而绞尽脑汁,自由自在的活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底线,虽然料定了会如此,李小意刚刚坚定的心,立时便崩塌了。

    复杂的脸色,倒映在女子的眼眸里,她会心一笑,正如心中所念,这是一个谁也不能承受的条件。

    李小意亦然。

    他看过很多的人,因为心中的那份坚持,落的晚景凄凉,最后苟延残喘的活着,还是不得不底下头。

    他不敢,他也害怕,更不想再次回到从前,那是个吃人的世俗。

    好多在饥荒中死去的少年人,就在他的眼前,那些个清晨早上,闻着馒头摊的香气,那些个仅仅为了一顿饱饭,而惨遭横祸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他仅有十六七岁,但到底是十六还是十七,他不知道,只是隐约猜的,没人告诉他。

    即使是名字,也是偷趴书院的墙根,用树枝为自己所写,李小意,他只是想活的有意义,而不是惨死街头。

    再抬头时,李小意的眼睛泛红,她却看的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拜师学艺,入宗门得大道传承,即使昆仑已不复往日的辉煌,但是依然是让那些世家子抢破头,也不得一个机会的名额,就让人那么痛苦么?

    她或许永远不会懂得,这一刻李小意放下的是什么!

    再一次的妥协,从前是为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,他可以放弃仅有的一点自尊做任何事,看清楚了,是任何事!

    而在脱离了白玉娘的掌控,躲避了花蛇老祖的追杀,又逃离了郭远等人的胁迫,李小意终于再次凝结的那一点点的自尊和追求,在这个女人面前,就和从前一样,支离破碎……

    他点头答应,白衣女子明白他现在的不情愿,却不明白,他哪里来的不情愿!

    这事儿算是定下,白衣女子轻飘落地,李小意见势要跪,就像从前给那些踩在他头上的人一样,他的膝下何来的黄金?

    白衣女子却是一扶,没让他的膝盖落地,还是淡淡的口吻:“我叫慕容云烟,你入我昆仑,究竟隶属何人门下,这还要掌教真人来定夺,暂时,你便唤我一声师叔即可!”

    李小意“哦”了一声,声音很冷淡,慕容云烟并不介意,对于她来说,事情办好了就成,别人的不愿意,她又何尝在乎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将厚土幡离旗和飞刀套装法宝放到李小意的手里道:“去给你拿一件入师礼!”

    李小意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这些宝贝收好,似乎想到了什么道:“那个红娘子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没有回答,而是伸手一挥,遁光骤起,卷带着李小意,瞬间消失在了原地,再出现的时候,目光所及,正是方才的逃离之地!

    夜幕下,宝光充盈着漆黑的夜色,一金一绿,莲花展开于半空,缘觉老和尚端于坐其上,法相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一轮轮的金色光轮,忽起忽灭,纠缠于翠绿色的鬼头之上,两相比较,互相克制,一时间也是难分伯仲。

    驾驭着绿色鬼头的红娘子,包括缘觉老和尚,似乎并没有发现慕容云烟和李小意的到来,依旧在半空中全力以赴的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妖物左手的尾戒了么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声音,忽然出现在李小意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在其惊讶的目光下,慕容云烟又是说道:“应是刚刚晋级的五重天法宝,你看着如何?”

    李小意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话来,内心里属实有些惊讶!

    慕容云烟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身影一动之际,李小意只觉着眼前一花,而在远处的半空之上,缘觉老和尚却是少有的惊呼了一声:“太虚衍幻神光!”

    然后李小意的眼前,慕容云烟的脸庞,再次映入眼底,手掌一翻,只不过多了一枚翠绿色的鬼头戒指!

    还没等李小意回过神来,远处一声突如其来的惨叫,算是彻底的惊醒了他!

    半空中哪里还有身穿凤袍的妖孽,只有缘觉老和尚一脸惊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握着手里冰凉的鬼头戒指,看着慕容云烟的另一只手,竟是多了一只化为原形的黄皮子,这时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,不由得又是一阵惊诧。

    这娘们的速度,竟然比声音还要快?

    他的手就好像那枚鬼头戒指一样,更为准确的来说,是他整个人都如同坠入冰窖里一样。

    方才自己的自不量力,让李小意不由得一阵苦笑的同时,竟又生出了戚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收了它的魂魄。”慕容云烟这时突然道:“李小意不知道对方如何得知自己能收魂捉鬼,却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只见其胸前的四方宝镜一亮,立时便有一双,黑铁白钩的鬼手伸了出来,干净利落的插入到了黄皮子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而在一拖一拽间,竟然将一缕惊恐挣扎的魂魄给拉了出来,还没等这缕魂魄哀嚎求救,就被那双鬼手,完全的拖入到了四方宝镜之内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缘觉老和尚,这时也已经收了法宝,念了一声佛号,缓慢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李小意一身的狼狈不堪,身上更是有几处明显的伤痕,虽然脸色苍白如纸,但气息匀称如常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反倒是转头对着慕容云烟一礼道:“小僧见过慕容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小僧?”李小意一脸吃惊的望着仿佛花甲之年的缘觉老和尚,再瞅瞅好似少女一样的慕容云烟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小缘觉,当年金轮法寺一别,这么多年,你竟然还只是个真丹境界,枉我曾在师兄面前夸口,你能成为金轮法寺历代最年轻的佛陀正果。”

    缘觉老和尚呵呵一笑,似乎并不介意,声音缓缓道:“小僧修佛,修的是佛心佛业,并不在乎修为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一翘,煞是好看道:“你这和尚倒是有趣,就凭你方才一翻番话,我方才的话可要对师兄改一改了!”

    缘觉老和尚双手合十的念了一声佛号,目光转向了李小意,似有深意的说道:“昆仑能收回缠玉诀,想必不久就会重振道门声威,小僧为昆仑贺!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的笑容骤然消失,眸子里顿时爆发出一股凌厉如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只黄皮子,小僧要带走,算是给这里的镇民们一个交代,不知慕容前辈,可否让于小僧。”

    面对慕容云烟突然的咄咄逼人,缘觉老和尚始终淡定自若,就凭这份定力,也让李小意不得不钦佩。

    “一只黄皮子而已,你既然张口,给你就是。”慕容云烟的神色恢复如常道。

    在谢过了慕容云烟,缘觉和尚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李小意,似有深意的说道:“修道修佛,即使修鬼修妖,贵在一个真字,天道有容,既然容得我辈,一个争字,小友要看的淡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还和往常一样,听的云里雾里,稀里糊涂的,想要询问,缘觉老和尚已经转身,步伐稳健,缓慢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向老和尚的目光里,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滋味在里面,转头对着有些发呆的李小意道:“今天他的话,你可要记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