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斗妖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二章 斗妖

    无神有魂,意如行尸走肉,神魂之内,若是没了神,眼前的阴兵,也就是纸人一张,对于修真求道之人,便没有了顾及。

    但是以四方古镜四重天的品级,依旧不能手到擒来,李小意眯起了双眼,心念再动的同时,鬼灵的身体,骤然的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鬼灵为原点,光芒呈平行面,仿佛一道水纹,快速的向四周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嘴角翘起,神念勾连四方宝镜,一个“定”字出口之际,整个阴兵队伍,也在霍然间,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厚土幡离旗一卷一带,隔壁的街道开始震动,一道土黄色的光晕,随之在阴兵队伍里翻卷。

    李小意喝了一声,土地隆起,好似包饺子一样,将一团尚未来得及躲避的黑影,包卷在内。

    再一挥旗面,一个硕大的土球,就从鬼气森森的队伍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也不看近前硕大的土球,又是一个法诀打出,挂在半空的四方宝镜,突然席卷出一股巨大的吸力。

    在无声里,将整个阴兵队伍,都给吸入到了镜面之内。

    街道上再次变的空荡荡的,只有还未立即散尽得阴气,缓缓的弥漫在四周!

    双手一收,四方宝镜被李小意收了回来,踹了一脚眼前的大泥球,李小意嘿嘿的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所谓阴兵借道的真身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展厚土幡离旗,土球崩裂,一道道裂纹,仿佛蜘蛛网一样,爬满了土球的表面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就在李小意聚精会神之际,一道道黑芒,忽然的从裂开的土球中激射而出,四面八方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李小意暗叫了一声“不好!”,眼看着李小意就要变成刺猬的时候,一轮金光骤然亮起的瞬间。

    犹如金铁交加的响声,顿时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,土球也轰然炸响,泥土飞石是络绎不绝,借此空档,一团黑影眨眼间,便直射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一声佛号念起,夜色里,金轮旋转打开,形似花瓣,仿佛早有所防备一样,在半空中,金花开放,再到花瓣收紧,只是电光石火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小意惊的额头冒汗,方才要不是缘觉老和尚及时出手,自己这时恐怕真就成了刺猬,不死也得半残。

    李小意面色铁青的,望着漂浮在老和尚胸前的金色圆球。

    “将它放出来,我要扒了它的皮!”

    看着李小意咬牙切齿的模样,缘觉念了声佛号:“小施主戾气太重,容造杀业恶果,与修行不易,还望切忌!”

    说完,缘觉手中一点,金果变金花,徐徐转动,轻展花瓣,一轮金色的光辉中,一只浑身瑟瑟发抖的小兽居于其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刺猬!”李小意看着浑身没刺的肉球,就好像脱了毛的公鸡一样,不由得冷笑连连:“烤刺猬,我还真没吃过!”

    似能听懂人言,原本就战战兢兢的刺猬一听,要烤了自己,立时屎尿齐流,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李小意连忙捂着口鼻,眼带笑意的望向了缘觉和尚,后者虽然依旧的慈眉善目,但是李小意能够清楚的看到,其嘴角正在不停的抽动着。

    太恶心了,任谁日夜贴身修炼的法宝,被人拉屎撒尿,还能镇静的住,这和尚,修为高啊!

    瞅着眼前不停磕头的刺猬,李小意不禁想起了荒郊野岭的那处大坟,火红的花轿里,那个半遮面的女子,想必也是妖邪所变。

    李小意喊了几个村民,其中就有那日曾经见过的大柱子,待到村民们得知,所谓的阴兵借道,就是眼前的刺猬精整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信得人很多,更让人难以置信的,是竟然有人,就此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五仙啊!李小意怎么给忘了,常言里的胡黄白柳灰里的白仙,不就是眼前这个拉屎撒尿的刺猬么?

    大柱子的胆子算是众人里比较大的,几盆水下去,将金花莲台冲刷干净以后,李小意对着刺猬道:“那阴兵借道,你是怎么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瑟瑟发抖的刺猬,听明白了问话,不敢再有造次,嘴一张,一个青铜号角,便被其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李小意以为这玩应是牛角做的,没想到却是个青铜物,再联想之前,每每阴兵借道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了看身后的老僧,拿着给他看,他说这是件古物,上面繁琐的阴刻花纹,该是符阵一类的纹饰。

    算是一件不错的两重天的法宝,不客气的将其收到了储物锦囊当中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和尚对自己所说的机缘,李小意心满意足的想着。

    白骨山

    山涧之下,针锋相对得两方,来往之间,剑意崩鸣四野,一条碧色的龙头,在黑气里缠绕扭转,却是始终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另有两名浑身银光闪烁的僵尸,彼此夹击青衣男子。

    手中出尘剑,光芒凛冽如刺,银甲尸未等靠近,便被一阵剑芒扫的哇哇乱叫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一剑扬起,御剑凌空,再次身剑合一,光芒一闪,一头便扎进了远处黑气翻滚的黑色巨柱当中。

    身后两具银甲尸,见目标已失,不容分说,就要挺身而追,却是忽然的一停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两壁山野上的无数僵尸,嘶天而吼的瞬间,漫山遍野的僵尸,便向着山涧之外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在蜀山剑宗封山前所赶来的修士,一路上斗魂杀鬼的苦不堪言,眼看着就要走到山涧之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尸潮遍野,仿佛呼啸涌起的海啸,让人心悸胆颤。

    黑柱之内,仿佛是另外的一个空间,这已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,前几次,都是被掩藏在内的一名男子给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周身的护体剑盾,不断受着黑色尸气的冲刷,外此地斗法,对于修者而言,是相当吃亏的。

    目光扫视前方,果然那名男子就在对面的不远处,青衣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那笑容里,却蕴含着无比炙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美貌男子没有动,而是转头对着身边一个长发及地的铁甲女尸,说了什么,铁甲女尸黑发遮面的眼眸,闪烁出凶狠的光芒,很是不愿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人,毫不犹豫的再次神通自展,针锋相对的没有一丝退让!

    一只刺猬走在荒野的小路上,垂头丧气的不时回头观望,其身后跟着一僧一道,正是李小意和缘觉老和尚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已经来到了那座荒野大坟的所在。刺猬停在那座大坟前,回首看向李小意,后者会意,将青铜号角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鼓起腮帮子,运转灵气道力就是一阵的猛吹,声音洪亮,传遍四野,待号声过后,周遭静悄悄的,只有风呼啸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小意和缘觉和尚都隐藏了自己的身形,不多时,寂静的荒野上,忽然传来一阵鼓乐齐鸣的响声。

    缘觉和尚和李小意相互对视了一眼,只见不远处,一顶火红的大花轿,在一悠一扬间,不快不慢的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刺猬浑身哆嗦的发着抖,似乎对远处的花红大轿极为的忌惮,就这样目视着它走到了近处。

    鼓乐齐鸣一停,花轿的布帘掀起,一个披着红盖头的女子身段,缓慢的从轿子上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李小意第二次见到这个女子,只见她对着刺猬询问了些什么,刺猬将头埋在泥土里,连抬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一阵阴风吹来,还有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声,在夜风里飘荡。

    没等李小意看清楚,站在四周抬轿子的,吹喇叭敲鼓的几个粗壮的侏儒,突然发了一声喊,发了疯一样的冲向了刺猬。

    缘觉和尚第一次见到如此情景,所以反应还是慢了,而早有所预料的李小意,则是不愿去管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注视着夜空下的血肉纷飞,倾听着撕心裂肺的惨嚎声,两眼尽是令人生寒的冷意。

    如此场景,对于一个出家人来说,是不能够忍受的,更何况他向刺猬保证过,要留其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缘觉和尚已然知道事不可为,低念了一声佛号,从隐匿中走出。

    身穿凤袍嫁衣的女子,突然回头,静静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缘觉和尚,口中呦了一声:“一个和尚不好好的在庙里吃斋念佛,跑到这荒郊野外的,莫不是对奴家有所图?”

    跟在和尚身后的李小意“呸”了一声,立即引起了女子的注意,娇滴滴的一笑:“还有个白皮后生呐。”

    缘觉和尚好像对女子及其的厌恶,居然不再讲授他那一套,立地成佛的说辞,直接亮出了莲花金珠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遍布周围的那些侏儒,向着李小意就是猛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着距离自己最近,已经凌空而来的一个侏儒,李小意屈指一弹,顿时便有一道金色的剑光,将来不及反应的侏儒,一劈两半。

    半空中顿时喷洒出一股献血,落地两半的侏儒身体,在一阵抽动中显现出了原形,竟然是一只半人多高的大耗子。

    其它的几个侏儒,见李小意出手如此狠辣,立时便萌生了退意,却被正在和缘觉和尚斗法的女子喝止住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再次将自己围拢起来的侏儒,伸出红舌,舔了舔血红的嘴唇,杀心大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