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真假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一章 真假

    “事出反常必有妖!”李小意摸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那座大坟他见过,阴兵借道,也是到此为止,何来空坟之说!

    还有一个疑点,也是最为关键的,李小意转头,正好里长和徐大夫也走了过来,不等二人说话,李小意抢先道:“你们确定那群官兵都死了?”

    里长和徐大夫对视一眼,后者有些奇怪,但还是很坚定的说道:“毒药的配置,我也参与了,并且在第二天检查尸体的时候,镇子里的很多人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的人都死了吧?”李小意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参与下毒的人都死了!”里长再一旁插话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转向徐大夫,用手一指道:“还有他!”

    里长一怔,徐大夫也是一愣,二人对视一眼,却听李小意继续道:“也就是说参与下毒的没全死,去检查尸体的,也没死光,对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夫当年只是帮着师傅调制毒药,开始并不知道,那是用来杀人的,也是后来事情发生了,才晓得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摆了摆手:“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死的人都是明面的,所以也就漏了你。”

    二人有些听不明白,李小意嘿嘿一笑道:“要是厉鬼凶魂报仇杀人,是不会漏掉一个与其相关之人的。”

    徐大夫腿脚一软,若不是有里长及时搀扶,恐怕一屁股已经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欲转身离开,里长连忙拉住他,一脸恳切道:“小神仙求你帮帮我们吧!林家镇,只剩下这不到百口人,得为我们林家真留个根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,见老里长跪了下来,也都跟着跪到了地上,口中连连哀求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小意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些人,同情更谈不上,那个所谓“挡命”的事情,可着实令人印象深刻啊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一声佛号起,给人一中说不出的祥和,李小意寻声望去,正是缘觉老和尚来了。

    伸手将老里长拉起,缘觉和尚又念了一声佛号,这才说道:“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,既然有了因果,总要个结果,施主们应该是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啥?放下自己的老命?”李小意在一旁冷笑着的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缘觉老和尚不以为意的呵呵一笑:“老衲愿与众位施主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整吧!”李小意很光棍的一甩袖袍道。

    看着李小意要走,里长和村民们急了,方才那神奇的手段,大家可都见识过,却听缘觉说道:“此事与你有大机缘!”

    李小意转身,看了看缘觉似笑非笑的老脸,显得很是高深莫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口口声声的我佛慈悲,昨晚的那些人,你为何不救?”

    面对李小意的质问,缘觉老和尚的声音始终不缓不急:“已死之人,老僧救了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说话了,而村民们见李小意不走了,众星拱月一样的将二人迎到了林家的古宅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的时候,李小意凑到老和尚的面前:“你说我有大机缘,是有好处对吧?”

    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小施主若是救下整个林家镇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该升天啦!”李小意一脸的愤怒。

    缘觉念了声佛,不再说话,李小意瞪着他,知道这家伙忽悠自己,但不知为何,心底反倒是没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和这个老秃子在一起,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就比如李小意从未在其面前,隐藏自己的法宝(涅灵宝珠除外),兴许是看不上?

    可不管是什么原因,这秃子还不错,至少在身体力行的方面,做的事情,倒是符合他那一身的袈裟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想不明白的,就是老和尚的境界修为,灵动?真丹?亦或者是真人?

    李小意懒洋洋的躺在老和尚的不远处,听着他念着咒,便不愿再想这些事情,心绪平和,心底的烦闷之火,散出体外,阳光好像也不是那么刺眼了。

    将斗笠从头上拿下来,李小意苍白的面容,这些天还是第一次展露在阳光下。

    心有警觉的转头,缘觉和尚依旧闭目念经,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舒服,这经文该不是老和尚有意而为之吧?

    都说佛语净心声,李小意一身的煞气委实太重,其根本原因,便是吞魂炼鬼太多,煞气不得离身,日积月累,以至于容貌也变了!

    有些感激的望了一眼老和尚,李小意心平气和的重新躺下,阳光暖暖的,给人以安逸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骨山

    蜀山剑宗已然在其外围布起了大阵,无数的散修被拒之门外,不得入山,这引起了众人的不满!

    “你蜀山剑宗仗着门人子弟众多,就可以任意妄为了吗!”一名白袍老者,一脸不满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随后便有人附和:“人家是蜀山,道门之首,你我这样的小鱼小虾,哪里入得人家的法眼?”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,然而蜀山剑宗的弟子,利眉横剑,始终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掌教师尊,散修越来越多,天荒门也来了!”

    悟世皱了皱眉,转身看了一眼天边,顿了顿:“让你悟性师伯前去应付,等一会儿我会进山,记住,告诉你悟性师伯,在我们出来之前,不能放任何人进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白衣弟子颔首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悟世抬头看向烟尘滚滚的擎天巨柱,目光变得森寒无比。

    对于悟尘传过来信息,他深信不疑,此物绝不能落入他人之手,至于那东西出不出世,悟世和悟尘得看法一样,修真界,太平得太久了……

    悟性听完门下弟子的传言,脸上略有不满,但是当着众位弟子的面,也不好发作,看向不远处浩浩荡荡的遁光,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天荒门这几年发展的太快了!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落,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,已然凌空而下,落身于悟性的不远处,朗声大笑道:“没想到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,居然能见到悟性真人,实乃荣幸之至啊!”

    “君昊道友何来如此之说,这些年君昊道友的威名,老道我在蜀山都听的耳朵起茧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在下的声名就是再盛,如何敢让道友耳朵起茧,罪过,罪过啦!”

    说着,一脸胡须的彪形大汉,已然走到了悟性真人的近处。

    “道友贵宗这是在封山呐!”君昊的话似有深意,望向远处的擎天黑柱,目光里透露出一股炙热的意味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呵呵一笑:“实不相瞒,此山藏有我宗逆徒一名,盗了我宗的重宝逃到此地,所以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。”

    君昊的目光里,不经意的闪现出一缕寒光,听完悟性的说辞,又是哈哈一笑:“如此巧合,我宗也有一名忤逆之辈,盗了我宗的一件重宝,也逃到了此地,不知悟性道友,可否给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悟性皱了皱眉,就在这时,天边又是一行人马将至,君昊咦了一声道:“龙虎宗也来了?”

    悟性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,如果只是天荒门一家,即使翻了脸,凭他悟性劫法真人的修为,也能震的住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身为六大道门之一的龙虎宗,也要插上一脚,事情就变得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看领队的遁光,形似一位老友,遁光若烈火,现如今龙虎宗两大天师之一的,烈火真人。

    君昊看向悟性真人的目光,开始变得玩味起来,看看你还怎么挡!

    夜晚,来的很快,李小意望着一轮冷色凝重的圆月,这又是一个圆月之夜。

    风起时,有雾弥漫,渐渐变得浓重,李小意在等,林家镇的人门窗紧闭,他们也在等,不过是心惊胆颤的等。

    老和尚还在念着经,对于周遭事物的变化,漠不关心,而李小意却将白天的事情捋了一遍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情他没说,人死离魂,魂有七日归的说法。

    据李小意对凶魂厉鬼的了解,林家镇的阴兵,若真是那一队军卒所变,便不会事隔几年才来寻仇。

    而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,就是那日李小意在大坟前看到的火红花轿,妖魅作怪的话,事情便能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如此想着,却突然听见一阵号角吹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老和尚手中的木鱼,也在这一刻停止了敲击,最后念了一声佛号,缘觉法师的面容,开始变得肃穆起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将一身的法宝,全部放在顺手可拿的位置,唯一拿起的,正是那面四方古镜。

    镜面上波纹连连,一点点的绿色荧光,从里边反射出来,李小意只见一张张泛青的脸庞,面无表情的行进着。

    将四方宝镜往空中一抛,李小意有些跃跃欲试道:“老和尚我先试试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四方宝镜白光大盛,如一轮新月一样的央央升起,李小意甩手一个指诀打出,随口一句:“摄!”

    控鬼摄魂的异能,被李小意催发到了极致,自从四方宝镜升阶到四重天,还从未使用过。

    这次正好验证一番,然而让人尴尬的是,隔街的阴兵丝毫没有受到影响!

    李小意皱了皱眉,一个响指打出,瞬时便有曼妙婀娜的身影,无声的从镜面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缘觉和尚眼睛一亮:“器灵?”

    无形似风的鬼灵,寂静无声如落叶一般,轻飘在了阴兵的队伍之内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脑海里,传来了一阵的情绪波动,他嘴角冷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