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缘由-道吟-
道吟

第三十章 缘由

    用过早膳,李小意便独自一人闲逛在林家镇上,缘觉和尚则挨家挨户的走家串巷,用他的话说:“佛教生于斯而长于斯,究其根本,在于民,民心有引,皈依三宝,依出离心成就解脱,依菩提心才能成就佛果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李小意一愣一愣的,他没上过私塾,肚子里的墨水来自于趴墙根,修道求道也是半路出家,别说道家典藏,除了缠玉诀,救还是缠玉诀。

    佛经,笑话,李小意何来能够听的明白,不过亦会个大概的意思,似懂非懂的装懂,也就不理会这老僧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够郁闷的,闲逛了大半个早晨,眼看快到晌午的时间,接连询问打听了几个人,却还是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林家镇的人,似乎对镇外荒郊的那处大坟,极为恐惧,而正因为恐惧,李小意断定这里的人一定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慌慌张张的村民汉子,一路小跑,一边跑还一边喊:“徐大夫,徐大夫在不在家?”

    那个医馆药铺,距离李小意不远,只见一个有六十上下的老头儿,发须皆白,一撇山羊胡子上,还飘杂着一片茶叶,颤颤巍巍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快点去里长家,他家的婆媳抽羊角风了。”汉子一脸的急切道。

    徐大夫摆了摆手:“莫慌,莫慌,待老夫拿上药箱先。”

    汉子一听,也不废话,直接进屋,不久拎着一个破木箱子出来,双手一抬,直接将老头儿背到了后背上,一溜烟儿的就忘镇东头跑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站了一会儿,然后又悠闲的走了过去,步子不大,却一直跟在汉子的身后,直到一个两进两出的宅子面前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家镇说大不大,镇子上平时没什么事儿,所以要是谁家出了点儿什么事儿,那是里外围满了人,看热闹的,瞎出主意的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待到徐大夫来的时候,李小意打眼瞧着,躺在床榻上的一位老妇人,嘴上还冒着白沫子,身体已经僵硬不动了。

    徐大夫把脉拉眼皮,最后又拍了拍老妇人的脸,满头大汗的忙乎了半天。

    对着一脸殷切着急的里长叹着气道:“怕是不行了,来晚啦!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……”里长瞅着床上的老妇人,声音有些颤抖,原本嘈杂的人群,也都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许还有救!”

    声音清脆,听的里长一愣,众人也是诧异莫名的看向了一个身穿道袍,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人。

    只是这小道士带着一个斗笠,看不太清面容。

    而李小意面对众人的目光,脸不红心不跳的上前,里长连忙让出地方,只有徐大夫一脸怀疑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扒了扒老妇人的眼皮,又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老妇人的脉门,其行径手法,和徐大夫基本一个套路。

    “离魂症,你这婆娘,昨晚是否受了惊吓?”李小意故作高深的问道。

    村民们的表情立时就变了,连带着里长的脸色,也是难看起来,而他却是所答非所问的问道:“可还有救?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,看了里长好一会儿,直到其脸色变得不太自然时,这才缓缓的点头道:“能救也不能救,这要看你!”

    “装腔作势,一派胡言!”徐大夫冷眼旁观后,不由分说道

    但是却无人与之附和,里长面色阴晴不定,瞅了瞅床榻上的老妇,又看了看李小意,刚想说什么,只听徐大夫又道:“里长你忘记了十年前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的道士?”没等里长回答,李小意转身却是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大夫顿时大惊失色,指着李小意:“你,你,你了半天也没再说出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转头看向同样吃惊的里长道:“别当我是那些小门小道,你那婆媳,分明是惊吓过度,被鬼锁了魂魄,如是再拖延,就是大罗神仙下凡,也救她不得!”

    李小意这完全是在故作声势,以前跑江湖的诈人讹人的本事,全都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里长的额头见汗,他身后的村民彼此对望,也是没个主意,徐大夫则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腰背挺直,身材壮硕的大汉,忽然喝了一声:“怕个鸟,再这么下去,咱们这个镇真要成鬼镇了!”

    “大柱子,别胡说!”这时她身旁一个妇人,连忙拉住他。

    里长看了看他,又瞅了瞅身后依旧没什么主意的村民,与徐大夫对视一眼,这才“唉”了一声道:“小神仙,不是我不想说,是实在不能说啊!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,也有一位道士,是我们花了重金请来的,可后来呢,那位道爷自己搭进去了性命不说,还连累了我们镇十几口人命,才让那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他没在说,可李小意已经听明白了,不由得说道:“去不去找它,你们总要给我个说法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去,不是我们嫌弃你的修为低,是它太强大了!”

    “那事情的起因,总要让我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并没有把话说死了,里长又和徐大夫对视一眼,后者点了点头道,这才将整件事说给李小意听。

    原来早在五十年前,当里长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时,镇子里忽然来了一行军队,为首的将军,以征粮为名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,等他们逍遥过后便会就此离开,谁曾想,这伙人居然不走了!

    当时的里长,暗地里和村民们商议,如是再让这伙人继续逗留在这里,林家镇的人就得死绝!

    于是当时徐大夫的师傅,连同村民们一起,就在军队的饭食里投了毒。

    果然,一夜过去,当里长带领着村民们再次来到军队驻扎的地方时,两百多人的军卒,全部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事情传出去,里长连同村民们一起,将这伙人埋在了后山的乱坟岗上。

    一开始,大家伙还心惊胆颤,可事情过去了几年,却没什么事情发生,就在林家镇的人以为,这件事情就此过去的时候,却是一个真正的噩梦开始了。

    每每到了月圆之夜,村子里就会有马嘶鼓鸣的声音,就是刚刚开始李小意见到的,阴兵借道的景象。

    村民发现,在这个时间段,凡是被阴兵遇到的生人,全部会被阴兵带往阴间,再无相见的可能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伙都认为这是,冤鬼索命来了,于是里长带领着众人,前往那个乱葬岗,试图将那个大坟挖开,并将尸体焚烧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可让人奇怪的是,大坟挖开了,里面竟然是个空坟。

    这让里长和村民们大惊失色之余,纷纷逃回家中,也就是当晚,老里长和当时徐大夫的师傅,以及那一晚下毒的人,神情恍惚的出现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村民与其说话,却没有任何的回应,目光呆滞,再次来到乱坟岗的大坟前,用自己的双手,开始掩埋被刨开的大坟。

    最后纷纷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坟前,身体上一点伤痕也没有!

    村民恐惧大坟,不敢来收尸,而当众人鼓起勇气来的时候,老里长和众人的尸体,早已不见了踪影,至于老里长他们,也再也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林家镇的人恐慌到了极点,深怕下一个被阴鬼索命的就是自己,开始有人想着离开。

    可无论是哪家,当天离开,第二天的凌晨,尸体必然出现在大坟前,再没人敢走了。

    恐惧与绝望开始笼罩这个镇子,每过三年,必然会有一家老小,莫名其妙的死在大坟前。

    除非有外来的人,那么死的就是这些人,这个秘密被发现以后,镇子里的人开始想尽办法,骗外地人或者过往的行商到这里,大家伙称之为“挡命!”

    然而好景不长,林家镇闹鬼的事情,开始传遍了附近的村庄,无论林家镇的人,再怎么花言巧语,这个地方,没人敢再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近六百余户的大镇,就此只剩下了不到一百来户,而现任的里长为了不让镇子上的人死绝,花重金聘请了一位有名的云游的道士,可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里长的预料。

    这位道长到了这里以后,开始还有些效果,可好景不长,不多时,众人就在大坟前,发现了他的尸体,第二日,就连尸体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在第三晚,镇子上一晚上死了十几口人家,这一次不同以往,死的人死相凄惨,一脸惊恐的,四肢尽被折断的跪伏在地上,很明显这是在警告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里长望了望躺在炕上的老妇,对着李小意凄然道:“你说,我们还敢再自找麻烦么?”

    李小意沉吟不语,然后走到老妇人的病榻前,微微张口,一团七色的霞光,被其喷吐到了老妇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立时,一股淡淡的黑气,从老妇人的眼鼻口耳中,缓缓的飘了出来,老妇人一声剧烈的咳嗽,又接连喘了几口大气,这才算是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,无不惊呼连连,里长更是扑倒老妇身前,连连询问,只有李小意,缓慢的退到一旁,脑子里还在想着里长和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事儿有蹊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