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一碗茶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八章 一碗茶

    无面无相亦无口舌,面对李小意,鬼灵这时的不停点头,李小意会意明白,一指四方古镜,鬼灵也懂得李小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话既是安好,一主一仆的地位,算是就此定下。

    口中一张,七色霞光喷吐而出,席卷着刚刚进阶成功的四方古镜,被其收回到了腹部之内,他必须重新祭炼一番。

    再说起这鬼合之术,说是功法,却是不全,与其说成是一脉神通,但是贴合实际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鬼脸和尚发动的鬼合之术,所显示出的种种效果,李小意垂涎欲滴,但再一想其弊端,又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忍不住啊!

    李小意犹疑了一阵儿以后,还是下定了决心,多一种手段保命,总比到时无手段可用,要好的多!

    一连数日,李小意始终闭关未出,期间,重新祭炼完成的四方古镜,被李小意放出体外,鬼灵很是识趣的,做起了临时的保卫工作。

    如雾似幻,飘离如风的鬼灵,游离在洞口的附近,也让李小意可以安心的闭目修炼。

    再又过了一些时日以后,山洞中突然发出了一阵,好似夜枭一样的低鸣,声音时断时续,若有若无的又仿佛是幽魂的哭诉。

    而当那个纤瘦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洞口的时候,苍白的肌肤上,却是多了一丝醉酒似的红晕,并且李小意整个人的气质,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。

    少了几分世俗之气,也没有超凡脱俗的道家仙风,相反的,却是多了几分阴鸷之感。

    召回了鬼灵,李小意重新将四方宝镜绑缚在胸口,看了看透过林子里阳光,不知为何,心底竟然产生了一种厌恶感。

    在进入到了胎息境界的后期以后,一般的凶魂厉鬼,已经无法满足李小意的胃口,只有那些隐藏在世间的大凶之物,才最为贴合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想起了一个地方,林家鬼镇!

    提起这林家鬼镇,可是远近闻名,镇子不大,却恶名远扬,即使当年还未修真悟道之前,林家鬼镇这四个字,便已经如雷贯耳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便走边想有关林家鬼镇的记忆,而在一阵山风拂过之际,李小意顺手拿出厚土幡离旗,随着风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将至夜晚,李小意紧赶慢赶,才走了将近大半的路程,这时的他依旧一身黑衫道服,只是头顶多了一个斗笠。

    全因现在他的面容太过扎眼,还有就是蜀山剑宗的通缉,他可不想再有麻烦。

    路至一半,李小意走到了一个凉棚前,这是一条官道,来往的客商络绎不绝,大多形色匆匆,黄昏已临,都不行露宿荒野,凉棚也就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要了碗凉茶,李小意惬意的坐在可以坐好几人的长凳上,吹着风,看着夕阳西下,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一声佛号,李小意转头看去,却是一个白眉老老尚。

    “施主可否给口茶水喝。”老和尚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冲着茶棚老头打了个响指,后者在桌子上再摆个茶碗,倒上茶水,老和尚一饮而尽,李小意示意老头将茶壶留下,看着老和尚连喝了三碗,这才脸色舒缓,又念了一声:“我佛慈悲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噗嗤一笑:“是我慈悲,和你的佛主有甚关系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低头颔首,一脸慈悲相:“施主心中有佛,才有了贫僧的这一碗茶水,若是不然,老僧还在外头,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:“老和尚你这是在打哑谜,还是要度化我立地成佛,跟你做个小和尚?”

    “立地成佛,老僧没见过,也就不敢乱说妄语,若是施主有意,小和尚该是可以做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瞅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,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你这老和尚,但是有一双顺杆爬的好腿脚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不以为意的双手合十,李小意转过头看天色渐黑,茶棚的老头儿,已经开始收拾,将几枚铜板往桌上一抛,也不和老和尚打个招呼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路途的方向正是林家镇,乌鸦啼鸣,一弦明月依稀可见,李小意拉低了头上的斗笠,长路快赶,却听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夜路漫漫,你我可同行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着眉头的转身,不知何时,老和尚就站在距离自己几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心下一惊,李小意面笑肉不笑道:“人走夜路会怕,老和尚走夜路也害怕?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老和尚双手合十到:“修佛不成佛,便还是人,是人就会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绕,直说害怕不就完了。”李小意一副不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和尚老了,习惯成自然,老衲习惯了,施主听的久了,也就会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翻了个白眼:“老和尚,你若能跟得上我,就跟!跟不上得话,就去找你家佛主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李小意将厚土幡离旗在手中一摇,一阵疾风骤降,卷带着李小意,一阵风似的,便已经刮远了。

    老和尚依旧站在原地,面带笑容的望着远去的李小意,久久未动一步。

    林家镇。

    当李小意抬脚迈进这个传说中的小镇之时,空荡荡得街道上,一个人也没有!

    远处不时传来偶尔的犬吠声,在静寂的街道上,略显凄厉。

    四周的房屋多是门窗紧闭,倒是让李小意有些意外的是,这个凶名赫赫的鬼镇,居然还住了不少的人家。

    一声突然而然的佛号,然后李小意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,自从一杯茶水起,便有了一杯茶水的缘法。

    这是老和尚说辞,不着边际的让人听不懂,而最让李小意无奈的,是这位名唤缘觉大师的修为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不透,更看不懂。

    就好比这一路上,本是一人独行的他,耳边会突然响起老和尚的声音,他说夜风凉,要歇息一会儿,李小意才猛然发觉,这和尚竟然始终在自己的身边,他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又比如说,在李小意的全力施为下,自以为已经摆脱了老和尚,但在经过一处池塘边的时候,他正双手合十的,对着李小意连念佛号。

    再比如,四方宝镜与厚土幡离旗,同时施展隐匿潜行的土遁之法,头顶的泥土会有不寻常的震动,耳边却还是那个声音道:“既是活人,何须行走于地下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放弃了,只得老老实实的上去,却不见老和尚的身影,再一看,老和尚正一路小跑的喊着:“天有阴晴不定,既要下雨,还不快寻躲避之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恨那个茶棚,他默默的想着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再次听闻老和尚的声音时,李小意既是无奈,又有恐惧,被这么一个恐怖的家伙缠上,李小意实在难知祸福。

    接着说起眼前的林家镇,在李小意的记忆里,林家镇的闹鬼传说,可是千奇百怪,凡人之时,听的是兴趣,至于现在,则是生活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置身于一个光怪陆离的修真世界,那么就得小心翼翼的走好每一步。

    这边李小意处心积虑的思量着自己眼前的困境,关于大凶的所在,以及如何试水其真实的实力。

    另一边,老和尚已经在敲门,声音谦逊慈祥道:“施主善心,可否让贫僧借宿一晚?”

    李小意暗叫一声“二货”的同时,被老僧所敲的门,在李小意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那门竟然开了!

    一位三十上下的中年男人,从门缝探出头来,小声急切的说道:“快进来!”

    老和尚口中道谢,快步上前,就进了门中,而那个中年男子对着李小意急切的喝道:“还愣着做甚,快进来!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“哦”了一声,李小意也跟了进去,中年汉子,连忙将门关上,连续上了好几把门栓,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屋子里可以用“很贫瘠”来形容,几把木质的桌椅,没有院子,左右两间屋子,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人,和搂在女人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老和尚很谦逊的和中年汉子说了几句话,而女人怀里的孩子,却不停打量着李小意头顶上的斗笠。

    李小意能明显的感觉到,女人和孩子虽然对于自己和老和尚的到来,有着因为陌生的恐惧,倒是中年汉子,看到李小意和大和尚,一脸的堆笑。

    乱世求神求佛,这一僧一道的到来,却是能很安人心,不管真假,至少在眼前的这个夜晚,却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屋外的狗吠声,已经不曾再听见,静悄悄的街道上,竟然有了风的呜咽,原本只是在冬天里,才能听到的声音,在这春夏交替之际,却听的异常真切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下奇怪也不奇怪,如是个正常的镇子,也不值得他远道而来。

    双方又是客气了一番,中年汉子将李小意和老和尚让到了隔壁屋歇息,再又道谢了一阵,李小意一屁股坐到了木板床上,老和尚则是盘坐到了床的另一边,闭目打坐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耳边有男女窃窃私语的声音,大多是女人在责怪男人的唐突,而男人则是骂女人不懂事,话里话外的意思是,有了这一佛一道,咱这一晚,算是能舒缓踏实了。

    末了,男子又在女人的眼前,亮了一下藏在枕头下的砍柴刀,这才算是彻底的安了女人的心。

    李小意听着临街的风声,又瞅了瞅对面的老和尚道:“今晚儿能有鬼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