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升品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七章 升品

    李小意从身旁捡起了一块石头,边走边想着,是不是要再整把刀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一脸惊恐的看着李小意,看着他逐渐靠近的脸庞,看着他略带笑意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从未这样恐惧过!

    “求……”这个字还未完全吐出。

    大石落下!

    再抬起,然后落下,如此反复,夜色如洗的空气里,飘起了淡淡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的尸体旁,有一朵被鲜血沁染的白色小花,静静地开放着,李小意也静静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都说人死有魂,魂离而身死。第一次,李小意的目光里,竟然有了颜色,确切的说,只有黑白两色。

    只在那一瞬间,他看见了一脸木然的鬼脸和尚。

    他习惯性的微一张口,七色霞光再次喷吐的瞬间,那个无助的灵魂,便已经被李小意吞入到了腹部之内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李小意看着眼前的尸体,一种从未有过的疲累感袭上心头,再一次的他以尸为枕,抬头望天,忽然的自语了一句:“这月真美?”

    远在黑气浓郁的白骨山,不再是薄雾一片,原本耸入云霄的山巅已是不见。

    而在山涧之底,剑气纵横四野八方,一柄出尘剑,一袭青衣,面对的却是两壁四野,数之不尽的獠牙的僵尸。

    男子轻吟道:“一剑出尘意,不再观沧海!”

    剑鸣若龙吟,滚龙而过处,碧光鳞鳞,是为一剑滚龙碧!

    山涧之下,绿色冲天,席卷着无数的僵尸,在剑意纵横间,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再有!”男子抬头,目光所及,密密麻麻的僵尸,好似虫蝇遮天的上空道:“一剑出尘意,不再望苍生!”

    剑光骤亮,天光大开,光芒若照处,业火焚烧,是为剑开天门!

    果真,笼罩在白骨山的浓密云层中,有光来,直入山涧之底,天裂有痕,好似开门!

    原本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涧之底,霍然间,空荡荡了一片。

    沐浴在光芒炙烈的天光下,万物灭,一人生,他凝望,凝望着那片即使是天光也无法照进的幽暗里,两点赤红的灯火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,走在夜色下,头顶明月光,脸上挂满了微笑,一个绿色的储物锦囊,不停的掂量在手里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先前休息时所用的天然山洞,脚步轻松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储物锦囊,原是鬼脸和尚所有,其中还有疤面大汉的一生所得。

    丹药六瓶,多是疗伤所用,仅有一瓶引起了李小意的注意。

    瞅着上面的“升元”二字,李小意心里莫名的一跳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在凡临城附近的坊市当中,他可听不少人提起过这瓶丹药的名头,乃是跨界升境的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传闻里升仙丹的诸多神奇,但也是辅助药物中的上品,一般多为大宗所有?当时李小意就想收点,以备后用,整个坊市,却没人有,多少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鬼脸和尚竟然有一瓶,即使瓶中只有两颗,那也绝对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再一想这鬼脸和尚,也有胎息后期境界,这两颗升元丹,想来也是得之不易,倒是便宜了自己,李小意小心翼翼的,将其收藏到自己的储物袋中。

    又将一大堆灵石一起收了起来,其中中品灵石,居然只有两百颗,下品灵石却是不少,这可是两个人的身家,李小意多少有点嗤之以鼻,想着自己的两把剑,卖的可比这多的多。

    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,散修多是不易,名山大川的灵气充斥之地,早就被大宗大派所得,寻常的散修哪里去得。

    更何况那些盛产灵石的矿脉,现有的,早就被各宗各派瓜分干净,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无根无底的散修。

    将目光放到眼前的绿色钵盂身上,这就是鬼脸和尚记忆里的养鬼盆了。

    而关于鬼脸和尚的记忆,通过吞噬其灵魂,在炼化的过程当中,这个养鬼盆可不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重天的品级,可这件法宝,却是剑走偏峰,养鬼!

    “鬼合之术”也是由此而来!

    当时鬼脸和尚能够一举跨入到灵动的级别,也是借了此术的功效。

    不过这鬼合之术也有极限,也就是所谓的限制和制约。

    是以精魄作为媒介,生命精华为饵食,每次消耗巨大。

    想来那疤面大汉一早就被鬼脸和尚所算计,以其灵魂为引,鬼脸和尚的自身精华为药,入注于养鬼盆转化成为与鬼灵合体的状态,境界才能得以大升,果然够绝的!

    李小意在心底感叹着,想了一阵,一个假设,突然大胆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将四方宝镜拿了出来,心念一动,使之悬浮于空,正对着养鬼盆。但还没等李小意有任何的施法作为,四方宝镜原本净如水纹的镜面,突然大亮。

    而养鬼盆泛绿的底色,也是散发出幽幽的光芒,两色骤然相对,彼此交相呼应,一时间,山洞里,光芒大亮!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措手不及,心灵感应下,四方宝镜的灵性大增,似乎极其的欢呼雀跃。反观养鬼盆,在两光相交之下,逐渐开始有了捉襟见肘的意味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李小意也想明白了,养鬼盆中的鬼灵,现在可是被涅灵宝珠禁锢在自己的腹部之内,这就好比没有了主人的房子,生人可进了。

    渐渐的,养鬼盆开始有些不支起来,绿艳艳的光芒也变的有些暗淡,在一点点的被四方宝镜的白光所侵蚀。

    终于,白光射入到了养鬼盆之内,养鬼盆随之一阵的颤抖。

    李小意肉眼可见,大量的森森鬼气,开始被四方宝镜抽离其中,这个过程一直在持续,直到养鬼盆最后一丝鬼气被白光抽离干净的时候,养鬼盆忽然发出了一声碎响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里暗呼一声“糟糕!”的同时,想要制止四方宝镜继续抽离,可为时已晚,养鬼盆一碎八片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看着完全失去灵性,并已经毁坏的四方宝镜,李小意面色发苦,这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三重天法宝,就这么轻易的给毁了?

    再看四方宝镜,仿佛是吃饱了的饿狼,光晕圆润,安静的悬浮在李小意的近前,然后落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拂依旧光滑的镜面,神念勾连其上,顿时心中一喜,突破了?

    原本就趋于两重天大圆满的四方宝镜,在吞食了养鬼盆所有的灵性以后,竟然就此鲤鱼跃龙门,升品到了三重天。

    并且这品级还在一路的狂涨,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任何的变化,但内纹形式万千,就好像云纹起落,勾勒处了一幅天阴天晴的大气象。

    李小意满心欢喜,但又极为担心,生怕此时的四方宝镜,突然停止了其内的变化,这四重天的法宝梦,可就此要破碎了!

    灵机一动,李小意想到了被涅灵宝珠收伏的鬼灵,心中虽然很是不舍,但一看四方宝镜内的云纹变化,有了一点趋于稳定的趋势,牙根一咬,一团七色的光晕,就被李小意吐到了四方宝镜上。

    顿时一阵阴风大作,刺骨的冰冷,弥漫在了整个洞穴之内。

    鬼灵如获大赦的冲出七色霞光,在接触到四方宝镜的镜面之时,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来七色霞光对于鬼物得灼烧之苦,不是轻易所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这鬼灵在获得自由之后的毫不犹豫,就已经能够证明这点。

    李小意见鬼灵还算识相,轻吸了一口气,七色霞光,随即便被其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再看四方宝镜,变化上本是已经趋于平缓,在鬼灵的忽然进入以后,顿时一阵风起云变,镜面之上,白光大盛于先前。

    复杂难以读懂的云纹变化里,突然多出了一双鬼手,牵机引线,揉捏鬼气与白光,居然在转瞬之间,就已经将一个大图景,展现在李小意的面前。

    李小意两眼看的发亮,对于炼制法宝他不懂,也从未见过,更何况是法宝升品时的禁制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鬼灵的牵引,却又是不同,这就好比一位绘画大师,手把手的教徒弟描绘出一幅大景象的画作一样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阵白绿交替的光芒里,一线浅绿的底色,正在逐渐的形成。

    并且开始沁染整个镜身,直到一个完全的整体色,再次形成的时候,四方宝镜的光芒一敛,一道柔和的浅绿色光晕,瞬时而出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再次突破成功,也成为了李小意第一件四重天的法宝!

    他满心欢喜的将神念勾连其上,却有另外的一道神念与之相连。

    李小意嘴角翘起,手中的四方宝镜再一亮的同时,一个纤细的身影,好似一缕白烟一样的呈现在李小意的面前,正是那个鬼灵!

    无面无相,周身泛白,身材纤细苗条,原本疤面大汉的形象,立即消失在李小意的脑海里,它该是吞了疤面大汉的生魂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它,它有些瑟瑟发抖的飘在李小意的身前,伸手触摸,鬼灵没敢躲避。而传来的触感,却好似伸入了冰水之中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手透过鬼灵的身体,并且迅速的结了一层冰霜,李小意快速的收回手道:“你觉着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