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人鬼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六章 人鬼

    一件两重天的法宝,品阶最高的极限是四重天,唯一的亮点,是套装法宝。

    把玩了一番,李小意将其重新用七色霞光包卷,吞入到了腹部之内。

    涅灵宝珠徐徐转动,七色霞光源源不断的挥洒下来,将这套法宝包裹在内,不停的洗炼着。

    自从李小意莫名其妙的,突破到了胎息后期以后,涅灵宝珠上的七色霞光,似乎也跟着浓郁了几分,洗炼法宝的速度,也变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将一切重新布置好,李小意开始打坐炼气。

    一连数日的追踪与反追踪,从被猎者,摇身一变的,成为了捕食者,这一切一切的转变,不是光靠几样法宝就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在其中,注入了寻常人难以想象的精力和心力,从小打群架装死挺尸,单挑是丢完石块就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本身身体孱弱得他,很是清楚明白,打架这个行当不适合他,所以转行干起了偷鸡摸狗,扒皮打浑得勾当。

    可自从修道的开始,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全是性命攸关的事情,这让李小意不得不重新衡量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打架(斗法)也是件技术活!

    与其说李小意渐渐的从中找寻到了乐趣,不如说是一种让人如饮甘泉的快感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双手,放到鼻子前,隐约还能闻到泥土的芳香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对于那个大雨磅礴的山崖之颠,总是让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**。

    凌驾在生死之间的掌控力,是强大的象征!

    李小意的手开始无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,却是空空如也,他有些后悔,将那把古刀给扔了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将杂念全部摒除在外,李小意安定心神,灵力运转,开始恢复起来。

    一连数日,日沉月升之际,再一次出现的李小意,心神平静,肌肤如白玉。

    隐隐给人一种通透的玉质感,在黑色道服的衬托下,脸色却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妖异感。

    皮质白皙,却显苍白,漆黑的眼仁周边,遍布如蛛网一样的血丝,红唇鲜艳如血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李小意外从四方宝镜里看到时,也是十分的惊诧,细想之下,该是那白狐的说辞,他李小意真的快成妖了?

    撇开这个念头,他将四方宝镜拿了出来,因为之前四方宝镜曾锁定过鬼脸和尚的气息,所以再次寻找其方位,应该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个秃子对自己可是一幅“情有独钟”的样子,两只眼睛里,满满的充斥着势在必得的意味。

    不多久,四方宝镜的画面中,先是呈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,继而在湖泊的下首位上,四方宝镜锁定在了,一片被雾气所笼罩的密林之上。

    估算了一下方位,李小意将宝镜收起,厚土幡离旗,则是被他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轻轻一抖,黄光泛起的瞬间,李小意的身形,滴溜溜的一转,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黑暗的丛林里,繁盛茂密,星星点点的萤火,犹如鬼火环绕,给这片林子罩上了一层诡异的面纱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出现,则是在湖边,隐匿好自己的气息,偷偷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鬼气极为敏感的他,几乎可以确定,那鬼脸和尚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所以打起十二分精神的李小意,将浑身的气息收的更紧,生怕被那鬼秃子发现。

    然而让李小意奇怪的是,诡异安静的林子里,根本就没有这鬼和尚的任何踪迹和气息。

    李小意琢磨着难道是四方宝镜出现了纰漏,自己被误导了?但是笼罩在这片林子里的鬼气,又作何解释?

    左思右想,还是想不明白的李小意,忽然眼睛睁大,一个不妙的念头在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几次三番,彼此之间的套路,已然极为熟悉,包括他偷袭的方式。

    脸色一变,不再有任何犹豫的李小意,厚土幡离旗立即被其握在了手中,刚想发动神通之际,一股凉气,霍然出现的同时,绑在胸口的四方古镜,骤然大亮!

    “咦”了一声,凉气立减,却有一双泛着青白色的枯枝利爪,向着李小意的胸前探来。

    鬼气被四方宝镜吸走,鬼爪的这一击,也正好打在缠绕在李小意胸前的四方宝镜上。

    一阵子气血翻涌的呕吐感,随着李小意被震飞的身体,险些在半空中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李小意的身体,即将跌落到地面的一瞬间,他的身体上突然亮起了一道黄光,随即消失在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绿油油的眼眸里,好像闪过一丝愤怒的情绪,随即一团如雾幻影的鬼物,就此出现在李小意的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从腰间的储物袋里,拿出一瓶疗伤丹药,李小意吃了几粒之后,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道:“灵动期!”

    “不错!还有点眼力!”鬼脸突然扭头,看向的,正是此时李小意的藏身之处!

    李小意的神情再变,身体好似一条黄鱼一般,极行在地底之下。

    自己的土遁之法,竟然被对方看破了,最大的依仗,成了笑话,还打个屁啊!

    又是一股冰凉的刺骨感,李小意只觉着自己的背后直冒凉风,回头一看,正是鬼脸和尚那张死人脸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会土遁之法?

    李小意的身体腾的从地面上钻了出来,一脸阴沉的站到远处,右手紧扣着腰间的储物袋道:“你成鬼了?”

    鬼脸和尚紧随其后的站到了对面,所答非所问的反问道:“你不跑了?”

    “你娘!”李小意骂了一声,右手一甩,一条蓝色的光带,立时激射而出的同时,鬼面和尚嘎嘎的怪笑一声,身形由实转虚,任由蓝色的光带,穿过自己的身体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死心,手中指诀一掐,漫天的刀光,回转斩落,却还是无尽于事。

    伸手一招,将飞刀收起,李小意出其不意的,又是一道金色的剑光打出,从鬼脸和尚的眉间,一穿而过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的笑容僵在脸上,虽然依旧安然无恙,但是一身的鬼气,却是暗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小意眉头一挑,金铁之气最重杀伐,没想到,对待鬼物也有作用。

    似乎对李小意的手段,极为了解,鬼脸和尚“嘿”笑了一声:“老子看你还能发出几道如此的剑光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连五道金色蒙蒙的剑光,接连劈砍在鬼脸和尚的脸上,但在转眼之间,鬼脸和尚的脸又恢复了原貌。

    笑容已不见,只有仿佛能滴出水来的阴沉。鬼脸和尚一声鬼啸,呜咽如夜枭的鸣叫,身形化雾,顿时就向李小意扑来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厚土幡离旗一展,李小意作势欲逃,鬼脸和尚见状,身形更快。

    眼瞅着就要将李小意按在掌心之际,却见李小意苍白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!

    心中虽然打鼓,但是自持境界比李小意高上一层的鬼脸和尚,还是狠下心来身形没停,作势欲扑之际,却听李小意一声断喝道:“给我定!”

    鬼脸和尚鬼影如雾的身体,立即便被定在了李小意的近前,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一脸惊恐的望着李小意的手中,突然出现的古朴小镜。只见镜面光华如水,一阵白光连连闪烁,自己一身的鬼气,这时居然在被眼前的古镜所吸收。

    “你能定得了我多久?就算被你定住又如何?”鬼脸和尚心中害怕,但还是嘴硬的紧。

    李小意嘿嘿一笑,其脸色惨白如鬼,银色的月光下,更显得阴森无比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忘记告诉你了,我这辈子,最不怕的,就是鬼物!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鬼脸和尚有所反应,大嘴一张,一道七色的霞光立时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席卷住鬼脸和尚如鬼似雾的身体,一阵青烟升腾而出的时候,顿时便传来了鬼脸和尚杀猪一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灼烧在自己身体上的七色霞光,身体又是动弹不得,眼中终于有了恐惧和惊恐。

    李小意没有立时收卷被七色霞光包裹住的鬼脸和尚,虽然此刻他如鬼如雾,但在之前,这毕竟是一个人,实在有些难以吞咽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鬼脸和尚惊恐的脸上,突然闪现出另一张面孔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李小意立时便明白了这个家伙,为什么将境界提升的这么快,一定是使用了什么秘法,与鬼合体。

    不再犹豫,李小意牙关一合,七色霞光一吸一收,有着重性的,将和鬼脸和尚合体的鬼面剥离开来,再一阵猛吸之际,鬼面惨叫连连的,就被李小意吞入到了腹部当中。

    再看鬼脸和尚,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一样的颓然倒地,两只眼睛全然不可置信的望着李小意,哆哆嗦嗦了半天,才冒出一句:“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李小意摸着鼓胀的腹部,缓步走到全身僵硬的鬼脸和尚面前,低头一笑,露出了满口的白牙:“看来你这秘法的弊端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饶了我,我传给你!”鬼脸和尚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李小意,更加确定心底的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目黑眼白,白齿红唇,非妖即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