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用处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五章 用处

    几次想拔地而起的疤面大汉,身体僵硬的就好像在地上扎了根,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慌了神,他张了张嘴想要发出声音来呼救,可是喊了半天,根本不见鬼脸和尚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兔崽子,见死不救!居然阴我!”疤面大汉开始破口大骂的同时,眼珠子却是一个劲儿的转个不停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道金色剑光,忽然让疤面大汉闭上了嘴巴,让人惊诧的是,原本以为真不能动的身体,居然在此刻,往旁边一闪。

    剑光掠过,直接笔直的将疤面大汉身后的庙门给掀翻了!

    只见鬼面和尚,一脸阴沉的出现在灰烬翻落的门口。

    原来,疤面大汉方才的种种表现,大半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被四方宝镜困住了身形,还不至于完全不能脱身,只是为了引诱李小意上前,来个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至于他将鬼面和尚的名字一起喊出来,就多少有点居心叵测的意味了。

    鬼面和尚的面色不善,显然知道了疤面大汉如此做的原因,但是强敌在侧,一时也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和疤面大汉对视一眼,二人的目光,便转向了这个不大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隐匿在暗中的李小意,没有再冒然出手,左手抚摸了戴在右手食指上的金剑戒,以他的灵力储备,金剑戒还可以再发出五道剑光,所以必须谨慎的使用。

    况且在战斗中不敢用灵石补充身体内的灵力消耗,所以右手摸向了挂在腰间的厚土幡离旗。

    随着旗面一抖,厚土幡离旗指向了距离李小意不远处的,一个巨大的石磨,一股风卷突现,将石磨从地面拉起,顺势就砸向了鬼面和尚二人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李小意再次施展土遁之术,彻底的没了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鬼面和尚顺手将迎面砸来的石磨,一拳打碎,这下彻底的粉碎了李小意想要掩杀二人的决心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个大和尚居然是个体修!

    所谓的体修也就是练体者,这些家伙力量奇大无穷不说,速度更是快的惊人,一身的钢筋铁骨,在低阶的修士斗法中,很占优势。

    如果说只有疤面和尚一人,李小意会毫不犹豫的一鼓作气,将其抹杀掉,但是大和尚这一手,让他一瞬间就有了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总有下手的机会,李小意如是想着,既然找不到自己藏匿的身形,那么咱们就慢慢玩吧!

    全力施展厚土幡离旗,土行之术立即达到了一种极致,而地面上一丝黄光突然的溢出,立即便被鬼脸和尚发现。

    大喝一声,鬼面和尚和疤面大汉,几乎同时到达,在一阵地面崩塌得巨响声中,一个大坑就此出现在二人面前,却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不好!这小子又溜了!”疤面大汉有些气急败坏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的脸色同样不好看,只听一声:“追!”身形也随之而动,疤面大汉紧随其后,这一追一逃的局面,也就此形成。

    白骨山,似乎和李小意离开之前,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,此时正站在山涧的崖口上。

    俯身注视着,从山涧深处滚滚而出的黑气,而在山涧下方的幽暗中,同样亮起了两点红光,隐隐约约的闪现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“有些意思!”男子突然的自语了一声,纵身一跃,竟然笔直的跳了下去!

    黑气翻滚不休,不多时,中年男子的身形,就被黑暗所淹没,白骨山,却依旧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而在千里之外深林之中,李小意身体横空,右手一甩,接连两道剑光,打的疤面大汉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趁机想要偷袭落地不稳的李小意,没想到这小子的身子,又是忽然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连忙将一个钵盂横在胸前,但觉脚下的泥土一沉,暗呼“不妙!”的同时,身体快速下陷,脚上仿佛被什么勾住了一样,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不懂得土遁之法,一时竟是无计可施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脸和尚被拖拽到地面之下,没留下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三回了,原本的追踪者,竟然变成了被猎杀的对象,疤面大汉一时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,就是对方诡异难测的身形,和层出不穷的手段,让人难以提防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股灼烧感,惊醒了正在发愣的疤面大汉,抬头一看,居然是一只呼啸而来的火鸟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手忙脚乱的伸手往空中一抛,接连一十六把飞刀,便是迎面斩去。

    火鸟一声哀嚎,刀光变幻莫测,几个呼吸的时间里,火鸟变成了漫天的火雨,在被斩杀成几段的同时,一个声音突然喝道:“爆!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立感不妙,扭头就想跑,可剧烈的爆炸,却是先他一步。

    被一股灼热的气浪冲飞了出去的疤面大汉,远远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小意的身形显现,见半空中一十六把飞刀就要追随主人的身形而去,大口一张,七色霞光席卷而出,将飞刀全数包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李小意一呼一吸之间,七色霞光,连同半空中的飞刀,一起被其吸入到了腹中。

    再一拍胸口,李小意的身形再次消失在空气里的同时,地面一声炸裂的闷响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在土石崩射中,鬼脸和尚浑身是土的从地面之下,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晃了晃光头,鬼脸和尚刚想四处打量,迎面就是一道剑光斩来,惊的他连忙使用钵盂遮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件东西是什么材质炼制而成,只听“当!”的一声,火花四射,鬼脸和尚连退数步,刚刚站稳身形的他,

    脸上一疼,一股巨力随之传来,鬼脸和尚的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起身,看着不远处正揉捏自己拳头的少年人,只见其拳头上正隐隐有一阵白光泛起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臂上,竟然被一层白色的玉石所包裹,这时正化成一块一块的碎石,剥离脱落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咬牙站起,以及灰头土脸的疤面大汉,他四处张望,好像在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李小意的声音里充满了戏虐之意,身形在二人的面前又一次消失不见,林子里则是传来了鬼脸和尚不甘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法宝被他收走了!”疤面大汉脸色惨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阴沉着脸没有回话,在神识仔细的探查四周过后,他转头看向对方道:“你想退出?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在鬼脸和尚咄咄逼人的注视下,还是忍不住的点头道:“我们不是其对手,况且我的法宝已失,再留下就是等死。”

    鬼脸和尚的神情忽然的一松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疤面大汉忽然坐到了地上,捏碎一个身上被烧起的水泡,脸上痛苦的面色一紧道:“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多的法宝,修为还是胎息后期,这和消息里的信息不符。”

    说着,疤面大汉抬头看向鬼脸和尚的目光有些异样道:“不是你小子在坑我吧?”

    鬼脸和尚挨着疤面大汉也坐到了地上,脸上泛起一丝苦笑道:“你觉着我要是知道这些消息以后,还会打他的主意么?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没说话,顺手又捏碎身上一个水泡,疼的他龇牙咧嘴:“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!”

    他这话刚说完,只觉着后脑勺一紧,一股巨大的力气突然从后面传来,而迎面则是一个鬼脸钵盂,猛然的扣了过来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还来不及发出声音,只听鬼脸和尚充满阴森的声音道:“是要你死的心!”

    一手按紧了扣在疤面大汉脸上得钵盂,一手死死的按着他的后脑勺,鬼脸和尚嘿嘿的笑道:“不是告诫过你很多次,不要让修体的修士靠近自己的身体,你看你这记性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的四肢拼命的反抗,可只有凡人力气的他,哪里是疤面大汉的对手。

    无论是捶打还是脚踢,鬼脸和尚始终纹丝不动。直到一阵阴风刮起的时候,疤面大汉的反抗突然变得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钵盂里面,竟是传出了一连串,让人毛骨悚然的鬼笑声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的身体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开始迅速的干瘪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其完全成为了一具干尸以后,鬼脸和尚这才松开了手,只见手中的钵盂发出了一阵血红的幽光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:“总算你还是有些用处的!”

    躲在此地不远处的李小意,透过四方宝镜将这一切,完全的看在眼中,心里虽然有着同情疤面大汉,但更惊讶于鬼脸和尚的狠辣。

    那个血红的钵盂到底是啥?为啥鬼脸和尚每次在自己面前,将其亮出的时候,四方宝镜都会示警于自己,难道这玩应儿很危险?

    目光盯着四方宝镜的画面看了一阵,见鬼脸和尚再无其它异常举动,李小意顺手在镜面上一抹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的光芒顿时暗淡了下来,而李小意又重新将其挂在了胸口,手中一翻,却是多了一套,光泽暗淡的飞刀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脸欢喜的瞅着,嘟囔的自语道:“这疤面大汉还真是如鬼脸和尚所说,委实是有些用处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