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章 飞灵长老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二十章 飞灵长老

    天育神光沐浴全身,从外而内,紫宫丹腹内的真丹,破丹而凝结道胎,在吸尽了大量的天育神光以后,蓦然睁眼。

    双目四瞳里,幽光闪烁,体内的气机变化,从内至外,神识脑海,延伸扩大,双手一招,一凤一凰,绕身而飞,恍若天人临世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龙鸣之音,震响四周,李小意嘴角的笑意不减,身体外的肤色如白玉般通透,白发浮动半空,好像是游离在水中,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这一刻无比的宁静,内心里的惬意舒适,带动着全身,慢慢的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已经出现在半空之上,不敢靠离神光太近,它深知这对李小意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至于身下的那座小岛,火光冲天,四分五裂的已经开始崩塌。

    它游离飞翔,警戒着四周,不容任何人在此时打扰李小意,先前已经有过几次袭杀,想要靠过来的修者。

    但在气息的感知下,其余的几股,再有不到一会儿的时间,就能抵达这里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杀气腾腾,李小意却是悠然自得的沐浴在神光里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上空处的天育神光开始收敛淡化,渐渐地从他的身上剥离消失,李小意睁开双眼,脚踏虚空,一头白发还是银白如霜,没有一丝的黑色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他明白,虽然现阶段已经跨入到真人之境,但是原有的容貌,再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这是修真界固有的定律,真人之前,容貌外观,会随着年月的流逝,而显苍老。

    真人以后,定容定貌,再无所换,除非有天材地宝,能变能改以外,并无他法。

    之前使用的鬼和之术,以及大荒祭灵术所造成的寿元损耗,都在这一次全部补全,也算是遗憾之余的安慰。

    站立半空,天幕散尽,阴沉的天色,已经变得蔚蓝一片,干净如洗,只有脚下的小岛,浓烟密布,李小意伸手一点虚空。

    一团鸿光直飞上空,然后落入手中,正是七品的鸿光法阵的阵盘。

    收入到七彩金环内,李小意落到了雷电蝠龙的背上,盘坐其上,脑海里呈现出雷电蝠龙兴奋和高兴的情绪,以及对那几股气息的不满。

    李小意轻抚着龙头,并看向远处,其中已经有不少修者,或者海兽见无利可图后,便远遁离开,毕竟没人愿意去招惹一位真人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但有一股异样的气息,依然在往这边飞,李小意索性不移不动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体内的气息运转自如,刚刚凝结出的道胎,敛入到涅灵宝珠之内,好生的滋养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能感应的,是更加的细致入微,眼中所见到的世界,似乎也是有所不一样。

    抬眼再瞧,不远处出现了一排遁光,为首的是一位白发老者,初见雷电蝠龙时,稍稍一愣,再看坐在其上的白头青年,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太年轻了吧!

    这是他的想法,那条龙有些怪异,从未见过有这样的外形,难道是洪荒遗种发生了某种变异?,但其身上的龙气浓郁,绝对假不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道友渡劫成功,老朽乃是飞灵殿的执事长老,王青山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看了看王青山的身后,一群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女,有些眼熟,细想起来,才忽然想起,好像是在刚离开忘离岛时见过的。

    只是人数上,少了很多,再看那王青山,李小意起身站立,再无遮掩,忽然有一个女子轻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也没看那发出声音的家伙,对着王青山拱了拱手道:“在下李小意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脚下的爆炸和轰鸣不休不止,这时变得有些大,众人低头,那座小岛已经开始下沉,海面上涌起了巨大的漩涡,还有因为冷热交替的水蒸气,层层上升。

    “不如换一个地方说话?”王青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将雷电蝠龙收起,身形一飘的出现在王青山的身边,后者下意识的瞅了一眼他腰间的黑色锦囊,没有出声的起身飞起。

    李小意跟随在后,然后是那五个青年男女,其中一个女子,毫不掩饰的往他身边靠拢。

    其他人脸色怪异,又是那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原本因为境界上的高低,有那么一丝的恭敬,也荡然无存,再瞅向他的目光,已经不是那么友好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是散修?”王青山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李小意点了点头,修真界的事情他不想说,因为就他目前了解,整个明玉海都对修真界抱着某种敌意。

    李小意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,但是如果这种敌意到达了某种程度,他此时的身份,多多少少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飞灵殿?”王青山说的不是很刻意,试探性居多。

    但是那几个青年男女却深以为然的看向他那里,李小意寻思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:“在下当散修逍遥惯了,喜欢无拘无束,恐怕无法被条条框框所束缚。”

    王青山笑了一下,身形放慢,和李小意并肩而行:“道友不是明玉海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色如常,心下却起风云,他反应极快,知道自己一定是哪里的话说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飞灵殿向来不拘束修者,大家都是随心所欲,只有底层的修者条条框框颇多,毕竟有城池需要管辖。”

    王青山的话,不缓不急,根本就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从前百试不爽的理由,到了这里居然破绽百出,李小意摇了摇头,不免苦笑一声:“即使不受管辖,还是有一份责任,尤其是当下!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语气很硬,既然说错了话就要补救,也算他反应极快,咬死了不承认,再说他虽然不了解飞灵殿的组成架构,但是长老的责任,不可能没有。

    并且近些时日,天星宫和飞灵殿的关系紧张,据说已经有了不少的摩擦,他说的话也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王青山点了点头,现在已经远离了那座正在沉默的小岛,海面上波澜不惊,天空上风轻云淡,他看向李小意:“道友可是要跟在下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这片海域属于飞灵殿的势力范围,李小意已经渡劫成功,自然没有必要在呆下去,更何况他还有约定在身,索性点了点头:“愿与道友同行一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