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记忆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四章 记忆

    一道遁光从盘山道上拔地而起,而在遁光中,却是一位面貌英俊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道士,正是先前拿着传讯飞剑,通禀蜀山掌门的许玉。

    做为蜀山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,又是悟世的亲传门人,他的未来可谓是无限光明的。

    许玉从未走出过蜀山剑宗,自幼便在门中修炼,对于世俗,他是陌生的。而在内心里,却是充满着无法压抑的渴望。

    他常常听闻门中的师兄弟们,在下山回山之后,见识到大千世界的种种奇妙之处,那些故事里有着他一直向往的经历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终于可以下山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夺命金牌在身,但那个只有胎息中期实力的家伙,还真不被许玉放在眼里,所以在他自己看来,此行是相当轻松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只有胎息中期境界的李小意,此时此刻,正闭目在一座废弃的庙宇之中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他偷着从酒楼的二楼溜走以后,就再也没敢往人多的地方走,所以只能栖身在这里。

    眼下这座破庙,也不是随便选择的。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,正是一处无人问津的荒坟野冢,那里有李小意修炼所需的养料。

    更何况,随着将郭远为其捕捉的凶魂厉鬼的逐渐炼化,李小意似乎已经触碰到了突破的瓶颈,现在所需的,就是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睁开双眼的李小意,在满天星斗的注视下,将最后一缕凶魂吞入腹中,涅灵宝珠徐徐转动于眼前,七色的光带,包卷着苦苦哀求的凶魂厉魄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手捻诀,随着一声哀嚎声响起的时候,恍若星辰的眸子,忽然泛起一阵白光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下起疑的同时,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适,也就任由白光阵阵的泛起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场景,好似梦境,似幻似真,无法辨认。

    可李小意认得那座耸入云霄的山峰,更加认得,那黑黝黝的不知深浅的山涧。

    “白骨山!”李小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是凶魂的记忆,他已经很肯定,因为他看到了那个灵魂所化的人脸,切实的出现在,如梦幻泡影的景象当中。

    原来早在上古之时,白骨山便已经存在,那时的山峰之间,没有雾霾缭绕,终年不见阳光。

    而是光和日丽,被群山环抱得白骨山,到处是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    直到黑幕降临,直冲九霄的黑色阴气,发自山涧之底,将整座山峰,环绕在内,终年不散。

    凶魂的所在,是一个很大的部族,而他仿佛是整个部族的首领,此时和所有的族人一样,正瑟瑟发抖的跪拜于天。

    巫女作为原始部落里的特殊存在,其权利范围还在首领之上。

    因为李小意看到其中的一幅画面里,当所有人匍匐而不敢抬头之时,她却仿佛鹤立鸡群一样的,站在众人的前面。

    残酷的血祭开始了,在巫女的主导下,一座极其眼熟的平台上,一个个男女惊恐的被投入到山涧的虚无当中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好熟悉,李小意看着巫女祭祀的背影,那一头长可及地的长发,还有飘散起伏的白色皮袍。

    心下一动,李小意找遍了首领记忆里女巫的影像,不知为何,却全是背影,一个正面的形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在最后一幅画面中,部族内部似乎发生了分裂,首领带着他的族民,和女巫的跟随者们,爆发了激烈的对抗。

    战争一直持续到,女巫的追随者们全部战死为止,首领将他们的尸体挂满了山中的大树,最后在祭祀台上,用叛逆者的尸体和女巫一起,用天火炼制成了供桌人尸台。

    女巫在临死前,发出了恶毒的诅咒,在她被人油淹没之时,山涧之下忽然黑气翻涌,一对儿仿佛灯笼一般的红色眸子,在黑暗中闪烁着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小意几乎用尽全力,想要看清黑雾背后的真相,首领记忆中的景象,却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就在整个画面消失的最后,那对儿血红的眸子,忽然就的一动,李小意只觉着自己的头发,根根直立的同时,全身的汗毛孔,全是冰寒一片。

    仿佛在下一刻里,他就要魂飞魄散一样的感觉,瞬间充斥着李小意的全身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也就是那一刹那间,整个虚空景象,立时破碎成点点的荧光,纷飞乱舞于李小意的眼前。

    直到归于黑暗之时,冷风吹过,李小意才感觉到,自己全身的衣服,都已经被冷汗侵透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那两只眼睛仿佛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着不敢置信,因为他看到的所有景象,都是来自部落首领的记忆。发生在过去,换言之,那些过往,早应该成为过眼云烟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李小意的直觉又在告诉他,它确实的看到了他!

    是不是要跑?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心虚的想着,又是一阵冷风吹过,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,李小意忽然僵硬的笑了起来,也许只是错觉呢?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想这样安慰自己的同时,李小意忽然发现,他突破了!

    胎息境界的后期,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,一个让人恐惧的结果!

    运转功法,一个信息突然的出现在李小意的神念意识当中,玉化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两个字,却包含着不同的意思,他伸出双手,意念一动,双手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很白润的颜色,色如羊脂白玉,光滑透彻,斜眼瞅了一眼身旁的供桌,手刀挥砍,应声而断的木角,平整光滑。

    李小意神念游走全身,几乎是念头所过之处,自己的身体居然同样的玉化成玉质,一个邪恶的念头升起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瞅向了自己的裤裆,一柱擎天起,僵硬如石。

    还算不错,对于这个神通,至少目前为止,他还算比较满意,然而一想到那两只赤红如血的双眸,李小意浑身还是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自己的突然突破,难道和这个有关系?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想法!

    白骨山的山涧里,到底有什么?谁也不知道,就连被灭部族的首领也没瞧见,至于那个女巫,李小意推测,很有可能就是后来变成铁甲尸的她。

    用涅灵宝珠的七色霞光扫遍自己的全身,通透的无任何不适的地方,李小意算是放心了一点,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极其烦躁的情绪里,四方宝镜,忽然有白光亮起。

    将其捧在手心,镜面涟漪迭起,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,就此出现在镜面之中。

    t李小意嘴角冷笑,真是厉鬼缠身,这两个家伙,竟然找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顺手一拍四方宝镜,李小意的身形如幻光幻影一样的消失在庙宇之中,而几乎与此同时,刚到庙门之外的一个光头大汉,不由得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另一位疤面大汉犹疑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还以为是我的追踪术有问题,以至于咱们找了这小子这么久,现在看来,咱们还是小瞧了这小子!”光头大汉冷着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“嘿”了一声:“居然连你鬼脸和尚都能瞒过去,这小子的确有些手段,咱们是不是要从长计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疤面大汉明显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料鬼脸和尚双眼一瞪道:“孬货,那小子只有胎息中期的修为,你我早已迈入后期境界几十年,难道还怕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?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听见对方叫自己孬货,立马想翻脸,但一想到,蜀山剑宗给天下修行者开出的悬赏条件,不由得干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可为了找回自己方才所丢失的面子,疤面大汉一咬牙:“那就由我先去看看,你等着!”

    鬼面和尚一声冷笑:“好!”

    疤面大汉见对方答应的如此痛快,不免心里生疑。

    可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一口唾沫一个钉,为了不让对方再瞧不起自己,只有硬着头皮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看着疤面大汉转身的背影,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阴森的笑容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入室弟子的名额可只有一个,就算是不想拜入蜀山,折中奖励的法宝,也还是只有一件。

    鬼脸和尚的脸上满是贪婪,看向疤面大汉的身形,也就越加的狰狞!

    月色如洗,黑暗中,静悄悄的。疤面大汉的身形,好似一只巨大的蝙蝠,身形一晃,便在月色之下,消失了。

    破败的庙宇里,蛛网,灰尘到处都是,寂静无声,连个虫鸣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疤面大汉在夜空中盘旋了很久,始终不见李小意的身影,眉头皱了皱,身体一侧,好似落叶一般,静悄悄的落到了庙宇之内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空空如也,这个破庙也有些年头了,疤面大汉的心情紧张,看了看身后,又瞅了瞅前面的佛堂,犹疑不定的驻足不前。

    “能被蜀山剑宗发出夺命金牌的人,能简单么?”疤面大汉心里又一次敲响了退堂鼓,他注视着面前的佛堂,缓缓的开始往大门的方向开始退去。

    就是死,也得拉着鬼脸那个秃驴!不能让其捡了便宜!

    就在疤面大汉快要退到身后的大门之时,忽然之间,疤面大汉的脸色一变,心中暗叫了一声:“不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