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一章 闭关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一十一章 闭关

    对于李小意来说,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闭关,不为境界突破,只为顺理WwΔW.『kge『ge.La

    真人境的跨越,不是简单的那么一步,走不好,可能今生都与长生无缘,所以必须极其的谨慎。

    功法上的梳理,对于缠玉诀的重新修炼,法宝的祭炼,这些都需要完全的整理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虫池,孵化期很长,所以他不怎么担心,即使是死了,也无所谓,在李小意看来,养虫和养蛐蛐没什么区别,就是修道闲暇的一种乐趣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宗门,对于长老闭关则有着相应的安排,洞府住处也是整个昆仑山脉灵气最盛的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李小意去了养生殿,既然有这样的福利,他当然要去利用。

    负责养生殿的长老,名为道明,和内需殿的道恒不同,是一位新晋的真丹长老,见到李小意时,有些意外,却也是个自来熟的性子,为人谦和,说话不温不火,可很爱说。

    两人墨迹了半天,李小意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令牌,是用来控制洞府里外的禁制,又去战神谷,找到陈月玲等人交代了一番,他便打算正式开始闭关。

    洞府内,里外三层,有养丹炼器的密室各占一层,最顶端的便是打坐炼气,吐纳功法的修炼室。

    激发护持的禁制,坐在可以沐浴晨光,夜临月华的所在,缠玉诀自行运转,他的闭关也正式的开始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在原来的白骨山地界,两名黑袍人忽然出现在深渊之底,毫无征兆的突施暗手,对六名各宗的长老,毫不犹豫的冲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六名护持白骨山封印的各宗长老,最差的也有真人中期的修为,最高者已达巅峰之境,然而两名黑袍人所展现的实力,大大出乎六人的预料,居然有劫法修为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,唯一的契机就是能否放飞出信息,传递给自己的宗门。

    两名黑袍劫法,配合默契,一个勾连缠斗住六名真人境的长老,另一个负责突袭掩杀,下手果决,速度奇快,短短的几息的时间内,已有人身受重伤的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事情来的太突然,又是暗中偷袭,所以众位真人长老有些反应不及,等明白过来的时候,形势立时心中明了,便有人要以死相拼,护持一人走脱,却是难于上青天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便是一地的尸体,两名黑袍人抽魂断魄,是真的在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那个封印法阵,还散发着蒙蒙的黑光,似有火焰在跳动,两人来到近前,相互对视一眼之后,便开始布置一个特殊的法阵。

    并有三枚奇异的玉符,分别插入到地面,整成一个三角形。

    待一切完毕之后,两人身形一起,刹那间便消失无踪,紧接着便是轰然的一声碎响,爆炸所带动的冲击力,遍布四周,气浪蒸腾时,整个白骨山脉都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崩塌。

    道门六宗的密室之内,六声清脆的崩响,接连传出,云海殿里的慕容云烟,弹琴喝茶两不误,即使有心神感应,也是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未发生一样,小梨和温婉儿在一旁煮茶,但是今天她却想喝酒……

    负责整个昆仑内务的道均真人,脸色阴沉,行色匆匆,遁光从风岚峰一直到连霞峰,还有宗门的长老前往其余诸峰。

    李小意依旧在闭关,洞府外云雾飘渺,寂静无声,而战神谷内,昆仑战队的训练,井然有序,陈月玲于场外监督,神色是一贯的冰冷。

    孙彪等人的目光不时的往这边飘,王峥看都不看,都知道这时候的陈月玲惹不得,埋头训练。

    可那些新晋弟子并不知道,趁着间隙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,于是陈月玲手中的鞭子扬起,全是一阵阵惨叫声。

    老队员相互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里,看到了一丝的笑意,却是硬憋着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密室之内,悟性真人脸色难看,阴沉的都快要拧出水来,向来喜怒不行于色的悟世真人,同样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当年白骨山刚刚崛起时,他们本想借此机会整合道门,毕竟和平时期的修真界,要想多吃一口饭,都会遭来一顿谩骂,所以有相应的敌人,未尝就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蜀山剑宗,气运犹在,从战时的初期一直到结束,虽然生出了不少预料不到的意外,可蜀山剑宗的声势,的的确确达到了立宗以来的最顶峰。

    但盛极而衰,从悟尘的陨落,再到这些年,宗门的中坚力量损失惨重,还有气运之龙的意外丢失,上苍的天平,似乎已经不再向着蜀山剑宗倾斜了。

    一旦大战再起时,如今的蜀山剑宗,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,这样无止境的消耗,定然会让曾经无比庞大的一宗,从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魔宗的再次强行崛起,蜀山剑宗的不作为,是因为吕冷轩和古天风有暗中约定,仅给一州之地,但是白骨山……

    “必须马上通知老祖,绝不能让白骨山卷土重来!”悟性真人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眯着眼的点头道:“这是自然,我是在想,封印之地究竟是何人所为,目的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魔宗所为?”悟性真人冷哼了一声:“那帮魔崽子唯恐天下不乱,借此机会正好火中取栗!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摇了摇头:“不太像,白骨山之战时,古天风不可能没有来过中原,以他的修为,必定会有所研究,那些黑面僵尸威胁的可是整个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老魔头也是老奸巨猾,没有趁着我们和白骨山混战时见缝插针,反而待大战以后,再行其事,让我们不得不吃这个哑巴亏。”悟性真人愤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换做是我,权衡利弊也会这样做,这样一定会避免参与到混战里,避免战损不说,再行其事的时候,也会顺风顺水!”悟世真人目光闪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将桌案前的玉牌拿在手里,已经碎裂两半,看着它悟世真人叹了口气道:“也有可能是白骨山的残留余孽,也未尝可知!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有些无可奈何,想起白骨山大战,他也很忌讳:“不管如何,还是先通知老祖再说,还有其他诸宗,这件事情,咱们扛不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