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八章 风向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零八章 风向

    湖泊之上,李小意悠然自在的躺在其上,没人撑船,水波不兴的也不需要。

    左右四周,虽然不是青山绿水,满眼的荒山野岭,空气里吹的也是阵阵的凉气,但是李小意不在乎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亲眼看到法华老道士气的七窍生烟,怒火攻心的转身离开,他是不懂什么风水,虽然这个龙气玄之又玄,但是进的又不是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关我屁事!

    他是这样的想着,然后身形飘起,几个起落,便消失在远处的上空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京城,道门六宗的弟子,第一次在明面上发生了内斗,并且已经波及到了凡人。

    最让人诧异的是,龙虎宗居然向蜀山剑宗亮起了剑,双方忽有死伤,但是对于这场争斗,无论是龙虎宗,还是蜀山剑宗,都是闭口不提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在修真界成了大家伙修道之余的谈资,那么接下来发生的,可就是聚焦了所有修者的目光。

    由于道门的不作为,宁陵州基本上已经被魔宗完全的占据,原有的宗门,都选择了迁移,谁也无法单独面对拥有一位劫法真人的大魔宗。

    但还是有不少,宁可宗门被灭,也不愿意离开自己故土的强硬派。

    而那些离开的,只能找一些偏远地区,重新扎根立派,还很容易受到当地势力的打压,因为面饼就那么大,你来了,原来的人,可就吃的少了,这种事谁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的宗门,行至半路,就被别有用心的人,偷袭暗杀,所以现在的修真界,是真的很乱。

    作为道门的领路人,蜀山剑宗对此始终以沉默应对,这就给大家一个不太明确的信号,也算是默认魔宗正式立足于修真界,它不说话,没人愿意去惹魔宗。

    并且还有龙虎宗的小插曲,很多人都认为,道门的分崩离析,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道门六大宗门里的昆仑宗,却意外的有所作为。

    在魔宗尚未完全稳定宁陵州的局势时,昆仑战队曾经有过一次突袭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给大魔宗造成太大的损伤,却也将不少的宗门,迁入到昆仑所管辖的地界。

    对此没有谁会认为昆仑做的不对,即使道门里,也有不少人,觉着昆仑宗就应该这样做,甚至还有人,认为昆仑此次派出的人太少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两宗的仇怨太深,从有魔宗的开始,两边便是对立面。

    并且在昆仑宗最为辉煌的时候,与魔宗之间更是不死不休,一直到了现在,两个门派同时没落,相对比较,大魔宗的崛起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但在那些小门小派的眼里,昆仑的作为,才有大宗门的气象,自然归心,毕竟家园被占,谁也不想做无根的落叶,飘零没落。

    昆仑的山脚下,一个白头青年,略显瘦弱,他仰着头看那昆仑山,安静的望了许久,有弟子路过时,面色一喜的上前问安。

    李小意也没什么架子,闲聊几句,顺便了解一下昆仑宗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整个山门的舆论风向,其实还是掌握在这些底层弟子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基数庞大,又没有上位者那么多的花花肠子,心思单纯的将自己对一个话题的倾向性,表露无疑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一次的昆仑出征,底层的弟子大多都是赞扬和称颂,很少有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并且大家都还年轻,一身热血正无处发泄,虽然修道一心求个自在无为,但是又有几人能做到那样。

    而得到最多称赞的就是掌教真人慕容云烟,年轻弟子不仅仅是对其外貌上的仰慕,还有发自心底的钦佩。

    李小意似笑非笑,慢慢的上着层层的台阶,这个女人,可真会收买人心,几乎已经做到了润物细无声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昆仑这一次不仅带动了人气,昆仑内外无不念着她的好,还狠狠地打了蜀山剑宗一巴掌。

    又让外人说不出昆仑宗的不是,虽然有心人都能看出这一点,毕竟谁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但是昆仑宗是真的出手了,你蜀山剑宗当了哑巴,昆仑宗则是在表明势不两立的立场,和其举棋不定,有着明显的差异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原本的好心情,顿时又差上了不少,甚至有了烟消云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外表是柔柔嫩嫩的,内在确实是铁石心肠,最重要的是她能忍人所不能忍,懂得伺机而动,要不就趴着一动不动,只要一动,肯定要你半条命。

    他想着这些,身边见到的人,一声声“小师叔”的叫着,他点头回应,好半天才走到了半山腰,再抬头,那座宫殿依然屹立在云海之上。

    好高啊!

    重新振奋心情的李小意,深呼吸了一下,脚尖点地,踏空而行,不多时便已经来到了云海殿。

    刚一落地,就见到了等候自己的温婉儿,李小意挑了一下眉毛,后者躬身行礼,然后带着他往云海殿里走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见到你娘了,她很好,让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茬一出,温婉儿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,然后低声的道了一声谢,这丫头有个强势的母亲,却有着截然不同柔弱的性格,真是一点都不像啊。

    李小意自然再无话说,温婉儿也是一样,两人沉默的走进了云海殿。

    琴声悠扬,不再断断续续,音准也很不错,这倒是让李小意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打眼瞧去,那个熟悉的背影,依旧坐在白玉石台上,小梨就坐在身旁,见李小意来,无声的行了个礼,然后拉着温婉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琴声也就此断了,慕容云烟也不回头:“几日不见,这一身怎么都是女人的香气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无所谓的走到她的身边,然后坐下,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,脑子里却是在想,难道这娘们跟踪了自己?

    “忘忧宗的霓虹道友给我传了信,佳琪那丫头我也见过,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下?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色古怪,没想到慕容云烟说的竟是这档子事儿,而不是他在皇宫里干的龌蹉事。

    “大魔宗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困扰了他很久,当时没问,是因为还有所怀疑,至于现在,他是彻底的信了。

    “这很重要吗?”慕容云烟拨动着琴弦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向云海,从七彩金环内拿出龙炎液道:“这茶太苦,喝酒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