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三章 气运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零三章 气运

    一提刀再进,矮胖子依旧无畏无惧的迎头而上,两相交错时,李小意的刀身回旋飞转,矮胖子的身上血肉横飞,五脏六腑清晰WWw..lā

    但这人就是死不了,两个身形互相交错之后,李小意回身转头,心下一紧,矮胖子的身体又开始自动愈合,血肉相连的生长。

    身形再动,单手刀化成双手刀,移形换位之后,如影随形,刀光闪亮的光影蒙蒙,矮胖子尚未来的及反应,周身已经被光幕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暴风雨之后,李小意收双刀,再看矮胖子,一身骨架,刀痕满布,眼珠子还在滴溜溜的乱转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瞅着他血肉重新滋生,不禁想起了佛宗的一门大神通,不灭佛体!

    但是矮胖子的一身魔气浓重,哪有佛光璀璨的净世之力,阴冥之眼开启的李小意,双目四瞳,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矮胖子“咦”了一声,李小意却是露出了一抹冷笑,道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身形忽动,矮胖子的眼睛突然露出了一丝惊恐,但是现在他的一身,血肉模糊,正在蠕动生长,无法跟上李小意的度。

    索性一咬牙,周身忽然爆出一阵血光,双手捻诀,咒语念起的时候,全身开花,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待光芒消失的那一刻,崭新的肌肤,气息凝固,还有一张张人面鬼脸,遍布全身,不时的蠕动扭曲,那些紧闭的人眼,忽然睁开,全身的气息,骤然一变!

    反观李小意,这时已经来到了那个铁架的近前,方才还活生生的人,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摊摊的血肉,堆积在地上,架子上,只剩下一具具白骨,风起时,随风摇动着。

    这些人算是他杀的?

    不论男女老幼,一排排的尸体就摆在那里,李小意略微的皱了皱眉头,并不是很在意,其实他过来的目的,就是要来杀这些人的。

    方才用阴冥之眼,审视矮胖子的全身,无形的黑气只有在阴冥眼的注视下,才能真实可见。

    两方彼此相连,一条条的乱中有序,这里的人是黑气的起点,那边的矮胖子是终点,李小意每一次手起刀落时,便有一个人替矮胖子去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寄生的术法,用别人的生命代替自己所承受的伤害,是有点意思哈!

    李小意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,回头观望,矮胖子那边气势冲天,一定是他觉察出了自己现了他的秘密,所以这些人一次性的全灭。

    那条只有阴冥眼才能注意到的黑气,已然不见,这就说明了对方要和自己来一场你死我亡的决战!

    李小意转身,一步步的往那边走,一股黑气凝如实质,好像一个黑铁球,忽然从树林里冲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刀身一出,一刀飞凰杀,不躲不避的迎头斩击,刀身化为神凰,飞扑撕咬在铁球之上,两相冲撞,巨大的响声轰鸣一震的时候。

    矮胖子全身的黑气,忽然剧烈的燃烧而起,天灵神火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阴冥眼下,李小意看的仔细,矮胖子的全身鬼脸花纹,在火焰灼烧下,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时,黑气一荡,好像是脱衣甩裤的全部脱离而出。

    这跟修炼黑魔气的修者如出一辙,李小意收刀回手,矮胖子浑身光溜溜的双手掐诀,那些还活着的人面,从其身上,飘移而出,并汇聚一起,彼此融合。

    一张巨大由人面堆积而成的鬼脸,凝聚在半空,气息上阴森恐怖,威压逼人,李小意忍不住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矮胖子狰狞一笑,那鬼脸猛然前冲之际,李小意的双目,忽然有血泪流出。

    突然而然,半空上扑之欲来的鬼脸四周,有黑炎显化而出,其中间处,自成一个螺旋,空间在黑色的涟漪叠荡而起时,扭曲回转,鬼脸大惊失色的停顿半空。

    矮胖子一脸吃惊,李小意凝目远望,周身的灵气挥如白气蒸腾,再一瞪双目时,暗夜幽火忽然大炽,鬼脸消失在半空,无尽的黑炎,纷落如雨。

    矮胖子哪还敢停留原地,身体滴溜溜的一转,就想远遁别处,李小意却如影随形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对其后脑一罩,矮胖子飞驰在半空的身体,立时一僵,然后好像石头一样的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眼一闭,远处的天空遁光连闪,他想也不想的抽身急退,再一闪身,恍惚如鬼魅,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四周再一次恢复了平静,一名黑袍老者从高处落下,空气里飘荡着一股异样的气息,阴森冰冷,没有一丝的温度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便有一队魔宗修士,相继落在黑袍老者的身后。

    用脚踢了一下那具已经僵硬的尸体,矮胖子死不瞑目,黑袍老者冷哼一声:“给我搜!”

    魔宗修士,立即散开四周,只有他依旧看着脚下的尸体,脸色阴晴不定的皱起了眉,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李小意,已然出现在一条大河的边上,周边已经结冻成一层薄薄的冰层。

    李小意凿开一个孔洞,用冰凉的河水洗了一把脸,凝望远处,山脉起伏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将真灵锦帕祭了出来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一出,将其吞入丹腹,四肢用力,几个闪身,便又一次窜入到了密林之内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而在蜀山剑宗,山腹之内,重建的碧绿池塘,光芒阵阵,一条幼蛟忽然从池水中探出头颅,吐出一条水箭直接射向了吕冷轩。

    不见其有何动作,水箭未等靠近,自然而然的凝结半空,然后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皱了皱眉头:“野性难驯,终究不是气运之龙,要想培育,恐怕要费上一番手脚了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点点头道:“我去门中筛选一些弟子,专门做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太慢了!”吕冷轩忽然道。

    悟世和悟性同时看他,吕冷轩接着说道:“去人间抓几个皇帝还有太子来,用血养。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面色一变道:“那样的话,势必会造成中原混乱,天下可就再不复太平之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乱了就平,当务之急是我蜀山剑宗的一宗气运,管不了那么多了!”

    这话出自悟世真人之口,他也是下定了决心,如今是多事之秋,蜀山剑宗的气运急转直下,悟尘的陨落,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伤。

    整个宗门,只有他最有希望跨入到地神仙境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这一切再难回,往事已成云烟了。lgt;...gt;
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