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寒冬已来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零一章 寒冬已来

    四个月后,大西北所发生的事情,震惊了整个修真界。

    尤其是琅琊秘境的彻底崩溃,包括魔宗的强势崛起,两大劫法真人力战真龙,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但在道门真正的上层内部,人们关注的焦点,既不是琅琊秘境的彻底消失,也不是魔宗如何的强势,而在于一点,蜀山剑宗!

    自白骨山以后,蜀山剑宗在外的名声,已经达到了一个从来没有的高度,在道门之内更是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三大劫法真人,一位已经站在人间顶点的陆地神仙,以及中流砥柱的真人长老,还有后起之秀的双子星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,这样一个庞大宗门,都是让人足以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近日,号称蜀山剑宗最强之剑的悟尘,剑折大西北,被人陈尸于露天广场上,还有这一次的正魔之战,虽然规模不大,但是损伤同样严重。

    其实在白骨山以后,各宗各派都在偃旗息鼓的恢复着自己的元气和骨血,可蜀山剑宗连年征战,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这一次,亲征大西北,看似杀气腾腾的威风凛凛,然而事实上,却是狼狈而回。

    其门内的中层实力,损伤严重,更有一名劫法真人陨落,如果没有吕冷轩这位陆地神仙的强力支撑,如今的蜀山剑宗,可以说是已经有了日落西山的势头。

    至于那条真龙,最终还是远遁天际,究竟是去了哪里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魔宗也开始在大西北蠢蠢欲动,据说在那名陆地神仙的带领下,已经有准备进驻中原地区的打算,而道门对此,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。

    各宗各派,对此也没有相对的举措,只有那些小门小派,开始惶惶不可终日,如果魔宗动手,只有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一个是先从弱小宗门开始剔除,一点点的蚕食出一州之地,作为立足的根本,二是从大宗门开始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两者相对比较,必然是后者更为实际有效,况且前面已经说过,蜀山剑宗如今损伤严重,有很大的几率不会再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它的沉默,就是最好的实证,而魔宗这一次,是谋划已久,卧薪尝胆后的突然爆发,整个修真界有一股风雨欲来之势,让人心殇难抑。

    “数千年的守护,一朝沦丧!”妙可先生望着窗外的细雨绵绵,独自叹息着……

    慧灵和尚没有回金轮法寺,而是在大西北的事件之后,和妙可先生一起回到了大衍宗。

    “世间自有定数,有因有果,因果轮回,先生又何必太过执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妙可先生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太过执着了!”慧灵和尚双手合十的念了一声佛号。

    妙可先生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,转身道:“大师这次出来,是为了金身佛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也瞒不过先生,自白骨山以后,我宗的两座金佛,的确丢了一尊,老僧自然要去寻回,就怕落在心怀叵测的人手里,为祸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别找了,已经是物尽其用,还找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向来不动声色的慧灵和尚,脸色蓦然一变,妙可先生转身继续看向窗外的雨雾蒙蒙,不言不语……

    深秋过,而寒冬至,某处深山半山腰上,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,从一处山洞中走出,依旧如原貌,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外面有风吹,也有小雪飘零,李小意吹出一口气,白色如雾。

    放出遁光,踏空而行时,寒气直往遁光里钻,他这里距离大西北不远,刚飞出没有多远,便有一道光直接从地面上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两相对望,那人皱眉:“阁下从何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李小意回答的很不客气,也确实如此,不过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人的脸色转冷,周身的气息一起时,三十六道金色的剑光,忽然凭空而来,不由的神色大变的身形后移。

    原来他这一身的气息一显,李小意马上认出,那可不是修者固有的灵气,而是修魔者的魔气。

    所以率先出手,毫不犹豫的一甩而出,对方的修为也不弱,信手拈来,宝光护身的加以抵挡的同时,手中一杆黑色的长矛,化成一条黑色的长蛇,凌空咬来。

    单手刀化身成凤,七色的流光绕身而飞时,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意狰狞而出,黑色的长蛇一劈两半时,从刀光中衍生出的七色凤鸟,鸣啼半空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面容一惊,身化遁光,刚想下降身姿,逃脱出刀意笼罩的范围时,又是一声啼鸣声响。

    李小意移形换位,突然出现在黑袍老者的身体另一方,甩刀上抛的一刀飞凰杀的时候,那名黑袍老者全身涌荡出层层的黑**气。

    这一幕似曾相识,飞凰扑杀,黑气膨胀轰鸣,烟气蒸腾时,李小意也不管结果如何,双刀一收,身形急转,寻了一个方向,立马疾驰远遁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黑袍老者,光着身子的蓦然出现在上空的最低处,一身黑魔气再次缭绕的化形成衣,只是他脸色惨白,嘴角挂血的一动不动,目视着那道光芒远遁后,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道飞箭上行于天空,发出一声轻响,化为浓密的绿色烟气,然后盘膝而坐,开始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刀芒一闪,人头飞起的刹那,那张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的惊诧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,对着上空一招手,挂在高空的四方宝镜飞入手中。

    幻境解除,李小意冷眼瞧着那具尸体,未等魂魄离体,镜面上的光芒吞吐,从尸体上抽魂吸魄,继而再吞入丹腹之内,双眼微闭了一会儿,李小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将尸体上的储物锦囊一收,然后身形一闪的便飞离了此处,不过这一次,他已经变得小心翼翼,藏匿身形,没想到魔宗在短短数月的时间,就已经入了中原,委实让人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最让李小意想不明白的,是道门的处理方法,魔宗这一次的长驱直入,可以说是毫无阻拦,很多小一点的宗门,就此成了牺牲品。

    很不幸,他现在身处的方位,便在魔宗掌控的范围之内,所以一切必须小心谨慎,缓了一口气,看看不远处,正有一队魔宗弟子,往自己刚才所在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来驰援的,他隐藏了一会儿,待那些人飞远了的时候,才闪现身形,继续前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