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 炼宝-道吟-
道吟

第三百章 炼宝

    在山洞外,李小意吹了好久的山风,秋季已来,天很凉,秋高气爽谈不上,他真的觉着很冷。

    回到洞内,四方宝镜还悬浮在半空,李小意伸出一指,再弹镜面,又是一缕幽魂飞出,不往外逃,反而扑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单手反握,那缕幽魂随即惨叫一声,天灵神火恰到好处的将其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稍有异动,便灼烧其上,直到对方彻底的老实下来,李小意才将火焰一收,冷冷注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高卓凡的面容有些模糊,却还依稀可见,他怨毒的盯视着李小意,双眼血红,有两行血泪流淌。

    最让他痛苦的,是李小意和孙佳琪一起出了大西北,在一个湖畔清洗脸庞时,李小意居然将四方宝镜取了出来,供其照视。

    他就在镜子里,望着那张日夜思念的美丽脸庞,看着她脸上的羞涩,看着她娇羞的笑容,那人却站在她的身后,似笑非笑……

    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,高卓凡欲哭无泪,心痛如刀割,可是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,只有他自己!

    李小意与其对视,并无话说,亦无过往可聊,张口一吸,七色光晕喷吐而出,将其卷带到涅灵宝珠内,化为一缕烟气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不是为了高卓凡,而是涅灵宝珠和他自身,从前吞魂化魄,修为上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提升,然而现在竟是没有一丁点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真要真人之魂才可以?

    摇了摇头,收起四方宝镜的同时,手中莫名的多了一杆旗幡,旗身一展,星河摇曳,晶晶闪亮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惊讶,居然是星辰之力,手中再一翻转,星河鼎蓦然出现的时候,两相辉映,光辉洒落,整个山洞内部,好像是星光璀璨的夜空一样,美丽异常。

    此幡名为落星幡,八重天的品质,隐隐有即将化灵突破的征兆。

    旗幡灵动,铺展在星河鼎的四周,两相靠近,显得极为亲切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曾说过,两件品质相近的法宝可以相互融合,化二为一的成为一件顶级的法宝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眼前的一鼎一旗,寻思了半天,忽然伸手一拍鼎身,有剑意轻动。

    探手于虚空处,一柄飞剑法宝已然被他抓到了手里,将其放入到事先准备好的寒冰玉盒内,又贴上一个金色符篆,这才满意的将其收起。

    然后控制着星河鼎,慢慢的将落星幡收入其内,洗炼神光喷吐而出的刹那,将其完全的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涅灵宝珠全力运转,星河鼎上的符文禁制,尽数激发。

    然后回转心神,井中双月刀也从涅灵宝珠内剥离出来,整个空间全部让给星河宝鼎,全力炼化。

    至于那方宝印,反手而出时,光华内敛,一动不动的悬浮半空,但是这灵压……

    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的李小意,伸手一招,宝印金光闪烁,神识填入,宝物有灵,与其纠葛在一起,互相缠绕,然后宝印周身大震,金铁之力层层弥漫于四周。

    天御印,品级九重天,蕴含金铁之力,刚强!

    信息很简单,却已经让李小意喜上眉梢,但是因为星河鼎的缘故,李小意并不能用洗炼神光将其祭炼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用最为原始的方法,却也是道门里最为常见炼制法宝的方式,天罡三十六,地煞七十二的回转手法,早晚祭炼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最为稳固,但是因为洗炼神光的缘故,李小意之前从未尝试过,他有点没信心。

    但还不得不做,距离夜晚为时尚早,将鬼涡所化成的宝珠拿出来,外在的光晕已经变得暗淡,内敛。

    握在手里,一层干巴的表皮,婆娑在手掌间,内在变得模糊不堪,那头凤凰和鬼灵也看不清,叹了口气,李小意还想再看鬼灵一眼,神识进入,却进不去。

    腰间的锦囊,传来一阵难掩悲伤的情绪,在李小意的脑海里,他轻轻的抚摸着,然后将其放出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有意缩小了自己的身体,麻雀大小,扇动翅膀,飞动在珠子的身前身后,口中不时的发出一声声悲鸣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里同样难受,鬼灵救了他不止一次,相伴不能相生,他怀念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,也怀念无论何时何地的陪伴。

    但如今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捏着手里的珠子,雷电蝠龙还在低鸣不止,他不想再看,也不想再听,将珠子收起,雷电蝠龙也堕入锦囊里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山洞内也再一次的陷入了沉寂,山脉间云雾飘渺,也无声无息的,只是偶尔有一声声的走兽雀鸣,不间断的响起。

    昆仑宗。

    接到飞剑传书的慕容云烟,并没有召集各峰首座真人,只是将信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的站在云海殿内,也不再弹琴,领着温婉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连霞峰上,四处可见宗门的弟子,没有行色匆匆,而是悠然自在,修真者讲究的就是心平气和,道法自然,所以要契合自然之态。

    上山已经有段时日的温婉儿,倒是第一次出了云海殿,平时和小梨相处的也不错,可对整个昆仑山,依旧陌生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走的很慢,昆仑山的一草一木她都很熟悉,却看的很仔细,本来有些不太平静的内心,顿时平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两旁悠悠然的昆仑宗弟子,见了掌教真人,连忙惶恐行礼,而慕容云烟却只是淡然一笑的将其扶起,说几句话,一颦一笑间,让这些追求道心平静的修道人,内心涟漪迭生,脸红耳赤的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一路向下,所遇多人,皆是如此,温婉儿跟在身后,小心翼翼,不言不语,两人一前一后,不知不觉便已经来到了战神谷内。

    正在谷内训练的孙彪等人,立马停下身形,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一一问好,孙大彪子笑容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,陈月玲等人到还能自处,恭敬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目光又看向了那面白玉石壁,走上前,伸出手,抚摸在那一个个名字,脸有凄容。

    陈月玲等人默默地看着,孙彪也不再笑了,慕容云烟忽然道了一声:“你们,很不错!”

    然后轻轻的离开,温婉儿跟在身后,又看了一眼那面墙壁,便快速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西北有飞龙,南方的十万大山,看来要不安稳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上台阶,脸色不再像之前的恬静自然,而是一脸肃穆,温婉儿不敢说话,慕容云烟驻足停步,看向的却是望月峰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