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交易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二章 交易

    天下众峰恍若星辰,可能称得上是神山的,唯有昆仑。

    亿万年的修真,千万年的昆仑,这是流行在修行界里的一句话,可惜的是,却不适用于当下。

    日落西山的昆仑,虽然还与忘忧宗,龙虎道,大衍门,天云宗,蜀山剑宗并称为六大道宗,但是逐年势弱的昆仑,早已不复往昔。

    周边林立的各类中等门阀,都有跃跃欲试的想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其中以天荒门的呼声最高,这让昆仑的长老们,始终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当今掌教真人玄云,仅此一位劫法真人坐镇山门,怕是昆仑早已沦为二流门阀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昆仑大殿,气氛紧张,掌教真人玄云坐在上首位,其余四峰首座,位列左右。

    “蜀山剑宗这么做,肯定是故意而为之,明明知道缠玉诀对于我宗的重要性,还要追杀李小意,居心叵测!”坐于右首天幕峰首座道景,一脸不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欺负的就是你名不正,言不顺!如果孙倩已经将李小意带上昆仑山,他蜀山剑宗还有何话说?”翠微峰首座道临冷言冷语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完,另一旁的一位白衣女人则是冷哼了一声:“师兄的意思是我这个做师傅的没当好,以至于孙倩学艺不精,才遭了李小意的暗算是吧?”

    道临转过了头,没有再说话,反倒是另一边儿的风岚峰首座道均真人打了个圆场:“道萍儿师妹,道临师兄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顿了顿,道均继续道:说来蜀山剑宗如此做法,就是忌惮我宗,眼下要紧的,不是把责任推给谁,而是要找个方法快点儿补救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轻巧,一条漏网之鱼,已然入海,哪里去寻!”道临一脸的烦躁不堪。

    而众人也没谁再接话,正如道临所言,天下之大,这次李小意还真是泥牛入海,难寻踪迹,不过上首座的玄云真人,这时突然发话道:“也不是无法可寻!”

    就在李小意成为修行界里的话题人物时,远在边陲的近郊,一位身穿黑色道服,头戴一顶草帽的少年人,正顶着炎炎的烈日,往着南方的一个小镇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让人奇怪的,是这位年轻的道士身后,斜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刀,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快要走到凡临城时,少年人脚步一滑一拐,却是往城门偏北的地方行去。

    待到无人处,少年人一拍腰间的黑色稠袋,一面杏黄小旗,便被其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寻了个方向,手中小旗一摇,身形也随之滴溜溜的一转,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就在距离凡临城不远的一处山谷内,少年人的身影再次从地面出现,手中已经没了那件杏黄小旗。望着山谷远处的坊市,一脸微笑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刚从白骨山逃出不久的李小意,在经过一番乔装打扮之后,李小意在一个道馆,偶然遇到了几位同是修行者的年轻男女。

    从与他们的交谈中,李小意打探到不少关于修行界里的事情,而眼前这座坊市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所谓的坊市,和世俗的市集有些相像,修者可以在这里通过以物换物,或者灵石交易到一些自己紧缺的物件。

    这真是极好的事情!

    一路上李小意兴致勃勃的观看着各色店铺,以及地上的摆摊,多是一些半成品法宝,和一重天的法宝,还有李小意从未接触过的各色丹药。

    虽然李小意已经有了两件不错的法宝,可仍是让李小意看的兴趣盎然。

    自己腰间的储物袋里,有差不多五十块下品灵石,十来块中品灵石,以及两把剑器法宝,一柄两重天品级的是来自孙倩,另外一件,则是来自于蜀山剑宗的王纶。

    可惜上面都有门派的标识,李小意试过很多法子,都无法将其抹除。而在逛了一圈坊市以后,李小意把目标放在了一个临街比较阴暗的角落。

    凭着他在市井厮混多年的经验,往往这样的地方,都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并且李小意最熟络的也是这样的人,他了解他们,做黑市买卖,信誉往往要比做正常生意的人,靠谱的多。

    果然在李小意刚走过去不久,一位体态丰腴,浓妆淡抹的中年女人,便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对着李小意嫣然一笑:“小哥是有东西要出吧?”

    李小意故作淡定,从容不迫的一笑道:“东西有,但烫手,不知道大姐你接的住么?”

    “呦!小哥你还别说,姐姐祖上是摊煎饼的,最不怕的就是烫,反而怕凉呐!”

    李小意眼睛一转道:“弟弟我怕生,这不,在这儿等熟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小鬼大!这地界儿只有你姐姐我一家敢做这无本儿的买卖。放心吧,姐姐不会在灵石上坑你,只要你的东西够硬!”

    李小意嘿嘿一笑的凑近到女子的近前,鼻子一吸,香味扑鼻,这惹的中年女子一阵娇笑道:“看不出来,还真不是个生瓜蛋子,有几分老熟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出白皙丰腴的右手,李小意适时的把手一伸,就这么搭着女子的手,转身走进了后巷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的在走了一段以后,中年女子对着一个被潮气侵蚀的破木门轻敲了几下,门应声而开,却是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李小意也不说话,跟着中年女子走了进去。屋子不大,但是东西的摆放,却是错落有致,李小意不客气的坐到了一张竹椅上,小姑娘很快的便端着茶水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接过茶水,随手塞给小丫头一块灵石道:“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有着慌张的回头,见中年女人点头,这才欢喜的收下,并道了声谢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,脸上早已没有了先前那一股世俗的做派,正八经儿的,对着李小意道:“你可以唤我温静怡,也可以叫我一声温姐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放下手里的茶杯,也没了刚才一脸的轻浮,却胡乱瞎编道:“在下李小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按在腰间储物袋的右手一扣,一把两重天的剑器法宝,已然漂浮到温静怡的面前。

    温静怡轻指一弹,剑鸣轻响,再又瞧了瞧剑柄上的昆仑二字,不禁轻咦了一声道:“无主之物?”

    可紧接着,温静怡看向李小意的目光又是不同:“还是一件可持续性法宝!”

    温静怡不知道的是,李小意的这两把剑,在来时的路上,早已被其用涅灵宝珠给洗炼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很意外,涅灵宝珠居然保留了法宝原有的品级,这和之前李小意洗炼四方宝镜以及厚土幡离旗,可是大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于是李小意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,难道法宝的洗炼,竟然和自己的修为有关?

    只见李小意点了点头道:“温姐你看这东西能过眼不?”

    大宗大派出的东西,自然不是市面上那些法宝可比的,无论是从法宝本身的材质,亦或者炼制的手法,都是能够稳胜散修所炼制的那些同级别法宝的。

    最为难能可贵的是,法宝本身居然可以不断的炼制升级!

    而不像其它的法宝,再被别人从原主人那里抢夺以后,因为功法的缘故,无法做到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即使抹掉了原有主人的所有气息,法宝在这一过程中的损毁程度上,或许就失去了再次上升品级的机会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就此降低品质的同时,永远无法再进行炼制,除了销毁抽取原材料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“货还不错,够热也够烫,不过这昆仑二字的刻画,可不是那么好去除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明白,这是人家要来杀价了,也不着急,将茶杯重新端起,继续喝着他的茶,连话也不接。

    温静怡说了半天,见李小意这边一个字也没有,心中不由得有些恼怒,这就是个滑头!

    奇货可居的道理李小意太懂了,温静怡的活计他以前也不是没做过,不同的只是东西变了而已,但是道理还是那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两百颗中品灵石,三百颗下品灵石!”温静怡最后给出了价格。

    一颗中品灵石,等于一百颗下品灵石。但是中品灵石的出土,要比下品灵石的出土率低,所以更加的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李小意顿了顿,将茶杯放下道:“一口价,三百中品,四百下品!”

    温静怡皱了皱眉,犹豫了一阵以后,点头道:“第一次的买卖,姐姐就当给弟弟个人情价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掌在桌面上一拂,两小堆荧光闪烁的灵石,便出现在李小意的面前,李小意一笑,也不客气的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随手又是一抛道:“您看这个值多少?”

    只见,伴随着一道蓝光的出现,温静怡的面前赫然多了一柄三重天的剑器法宝,上面醒目的刻着两个字,蜀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