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四章 雕像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九十四章 雕像

    李小意没说话,不是因为不想刺激他,坦白说,高卓凡如何,又和他有何Щщш..lā

    他现在的注意力,都在脚下的封印上,还有这股突如其来的巨大震动。

    高卓凡没了本命法宝,心神自然而然的再次受损,对于方才自己所做的一切,后悔莫及的同时,忽然转头,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:“刚才为什么不阻止我?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了皱眉头,冷笑道:“你想让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高卓凡愣了一下,脸色阴晴不定的同时,再次看向火山的最下方,失了神的喃喃自语:“这下完了,这下完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他的失神落魄,有意的后退了一步,高卓凡立马回头,眼带血丝,声音尖利:“你骗我,是你骗了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李小意眯着眼睛,说实话,因为鬼灵的事情,他此刻的心情,真的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孙佳琪对不对?这下面根本就没有孙佳琪,从头到尾你一直在骗我!”

    高卓凡现在的心情很激动,甚至可以说是气急败坏,但是头脑反倒是清明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这般,李小意也没有了继续哄骗他的心情,但是话到嘴里,自然而然的顺口而出:“我没见到过孙佳琪,只是想你能传送到这里,她为什么不能。”

    高卓凡咬着牙,浑身颤抖,脚下刻有符篆的地面,已经崩裂,石块纷纷翻涌向上,岩浆火起,和滚滚的浓烟气流一起,冲向两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先一步飞身向上,高卓凡还在原地发着愣,待热浪灼体时,这才回过神来,慌慌张张的飞向火山口。

    外面还是霜天雪地,寒冷的冬风里锋利如刀,李小意来到外面以后,并没有多做停留,而是继续前行,高卓凡已经追了过来,因为封印的事,他还是有些心神难守。

    也难怪,毕竟是出身于名门正宗,若是那个封印里,只是小妖小怪还好说,可如果真是上古的大妖魔,他这个锅,还真是背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忽然回头,高卓凡的脸色阴晴不定,情绪变化浮现于表面,并且这家伙的自控能力真的会这么差?

    视野之内,远处的火山岩浆已然喷发而出,冷热交加之下,云气翻涌,李小意和高卓凡很快的就冲出了五层入口,而是往最后一层,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封印之下到底有什么,李小意不甚在意,至少目前来看,是没追过来,而这个第六层,范围很广,一地黄沙之上,屹立着一座城。

    四周之外再无其它,显得有些唐突和明显,李小意身形一闪,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高卓凡也是一样,出现在大殿之内的时候,抬头仰望,三个大金字在宫殿的最上方,大魔宫!

    殿内很暗,一十六根碧玉大柱上,玉皮雕琢,百兽皆有,上首方是一个巨大的金座,却是无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和高卓凡游荡四周,皆是死物凡物,虽然金碧辉煌,对于修道之人来说,却无可用之物。

    走入后殿,回廊很长,两侧上方,皆有浮雕壁画,奇思妙想,白玉宫上,尽是传说里的天宫景象。

    尽头处,是整个宫殿的最里层,好像是一座寝宫,进入其里也无其它,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在第二座宫殿的入口处,两人的目光多有异彩而出,走入其内时,李小意先一步的飞身而起,高卓凡也是不慢。

    这里才是真正的宝殿,仅有两座白玉石台,摆放了两个物件,宝光蒙蒙的,神识不透,目光不清,根本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客气的朝着一座石台伸手探出,却被光芒反震,好像是挨了一击重锤,李小意闷哼一声,身形倒退。

    两人的遭遇如出一辙,相互对视一眼,这才将目光,散在四周。

    突然发现有两尊雕像屹立在后殿之中,一个看着眼熟,披肩长发垂地而落,面容英俊,威武之气,让人一眼看过去,自然而然的在心里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像在哪里见过啊!”李小意忽然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高卓凡转脸看向李小意,他却又摇了摇头,表示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实话,因为那次见时,好像就是在不久前,和孙佳琪一起时见到的,只是那尊雕像,体积更大,风霜和岁月的痕迹更深。

    至于旁边的,则是一个女子,白玉雕琢,隐隐泛着光泽,面容美丽,身材玲珑,却透着一股让人不可近的剑意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李小意很是意外,比起两个平台上的宝光更加的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神识探入其内,立时被反戈一击,痛的李小意捂头弯腰,高卓凡惊了一下,连忙上前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缓了一阵,李小意这才睁眼看向那尊女子雕像,忽然上前一步,抬手就是一击抽刀断水。

    刀芒如电,一切而过,白玉雕像立时一分两半时,一柄飞剑法宝,竟然倒插在雕像之内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击之后,剑光乍起,一飞冲天的就想往外逃,李小意早有准备,哪能就此让其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星河鼎早已祭出,光芒吞吐,星河之力立时缠绕其上,一吸一收的便将其收入到宝鼎之内。

    高卓凡见了亦是惊讶不已,不过李小意太快,他这边反应不及,却还有一尊雕像,就在他的近前,于是毫不犹豫的就是飞剑一斩,同样是一切两半,但是空空如也的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李小意挑了一下眉毛,将星河鼎收入七彩金环内,他也没想到,高卓凡扑了一空,随后高卓凡却是又吐出了一口鲜血,跪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本命法宝的损伤,属实算是大伤,而李小意这时的全身也是酸软无力,却还在强撑,完全依靠着涅灵宝珠的支撑。

    这便是大荒祭灵术的后遗症,先是寿元,再就是体力的透支,李小意拿出一瓶碧玉小瓶,仰头喝了一大口藤汁灵液,体内的温暖骤然而生时,开始全力恢复。

    高卓凡于一旁,也拿出了不少的丹药,灌入口中,盘坐在地上,开始恢复自己的损耗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待其恢复差不多的时候,高卓凡起身站立,李小意也同样如此,二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再次看向了那两座白玉石台。

    身形立起时,分别扑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,都有势在必得之心,而李小意却在间隙里,悄然的注视着高卓凡,微微的眯起了眼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