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上牌名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一章 上牌名

    拔出那把沾满血迹的刀,在孙倩一脸诧异和惊愣的表情里,李小意看着她逐渐瘫软的身体,他在笑!

    天空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的自由,你又怎么会明白?

    李小意走了,留下了仍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孙倩,留下了那个愤怒咆哮的孙倩,他听见了她在哭,很伤心的哭喊和谩骂着。

    在一阵微风中,好似飘零的落叶,李小意随风而动,随风而走,目光所及之处,蔚蓝的天空,广阔的天地,一切皆在眼底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现在所需要的!

    厚土幡离旗,全力施展,手中握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灵石,李小意已经不再需要顾及灵气的损耗,这玩应真是好东西啊,李小意这样的想着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,感受着风的灵动,体会着天地的浩瀚,打心眼里高兴着。这一切的一切,至少在现在,是他李小意最为喜欢的,越加的确定,越加的欢喜!

    而在白骨山的最高峰上,一位身穿白袍,黑发及地的女子身影,淡淡的仿佛阴霾雾气里的倒影,正轻轻的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不甘和愤怒在那个影子消失在视线所及之处的时候,彻底的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咆哮。

    脚下的两具无头尸体,被她抓在手中,转身漂移到了山崖尽头,低头望去,一眼看不到底。

    黑黝黝的,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阴气,女子惨白的脸上,依旧有着烧焦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没有任何的犹豫,转身起跳,拎着那两具尸体一起,被黑如墨汁的黑所吞没,逐渐的消失了身影……

    而在杏花小镇不远的一处山峰之顶,天空低垂,冷风阵阵,一头白发漫天飞舞的老者,在电闪雷鸣的狰狞中,目不转视的望着那堆泥土。

    一只纤细惨白的手,无力的垂落在泥土之上,老者脚步缓慢,他的目光,时而愤怒,时而悲伤。

    直到坟堆的近前,直到天空暴雨如注,他伸出的手在抖,抚摸在依然细腻却是冰冷的肌肤上,老者终于再也忍不住,仰天长啸,声音满是凄然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找出来,一定要将那个混蛋找出来,我要活剐了他!”一扫满脸的阴郁,剩下的只有犹如雷霆的愤怒!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抱剑男子恭声应到。

    单手一震,泥土剥离,两具完整的尸体就这样呈现在老者的眼前,看也不看那具男尸一眼,老者的目光停留在女子临死前的那一刻,写满了恐惧和扭曲的脸上。

    嘴巴,鼻孔全是潮湿的泥土,在此时雨水的冲刷下,老者看到了被血丝充斥惊恐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活活掐死的!”老者一声冷笑,在两位后辈弟子的注视下,老者的笑声一直持续着,最后的呢喃声中,低不可闻,可他们还是听到了:“他竟然活活的掐死了我的女儿,掐死了,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云海缭绕的蜀山的山巅之上,一位面相英俊的年轻道士,这时正一脸急切的,往蜀山的正殿跑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蜀山剑宗的门规有规定,正殿门前,长老以下门人不得御剑而行,青年道士,恐怕早以驾驭遁光而走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面红耳赤的青年道士,一路上仍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,因为在他的手上,一柄玉质小剑,正在熠熠生辉的闪烁着琉璃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得,那是传讯飞剑。

    难到程乾那个叛徒已经被抓到了?看见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的猜测着。

    “许玉!何以这般急躁!”这时一名仙风道骨般的中年人,正好从正殿出来,恰巧瞅见了急色匆匆的青年道士。

    “悟尘师叔祖!”许玉连忙施礼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虽然面貌年轻,但可是蜀山三大掌权人的悟尘真人,在两百年前,刚刚渡劫成功,成为蜀山第三位劫法真人。

    在修行界衡量一个宗门是否具备大宗大派的气象,劫法真人是首要条件,其次便是真人级别修行者的数量,最后才是宗门的历史和底蕴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这几百年之所以能压制其它五大宗门,而一举成为道门的魁首,三位劫法真人的实力,可不是开玩笑的,再加上蜀山原本就是以剑修为主,其攻坚力量,堪称天下道门之首。

    关于悟尘悟剑的过程,修行界乃至其本宗都是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前三百年,以竹为剑,踏遍天南地北,一心观天下,以红尘为磨刀石,激励道心,通达明镜。

    中两百年,以石为剑,自藏于山川大泽之中,洞悉天地万物的生老病死,以磨其性,坚若磐石,其剑如人,内敛其华,不争锋芒。

    后三百年,取北极寒光铁而炼制成剑,名曰,出尘!锋芒如剑,不再含蓄,六剑斩天劫,坐地化劫法,有人称,此乃蜀山最强剑!

    尽管许玉是当代蜀山掌教的亲传弟子,辈分极高,但是面对悟尘,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连忙将手中的传讯飞剑举过头顶道:“有急令求见掌教真人!”

    “可是悟性师兄那里的事情?”悟尘颇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对于程乾的叛宗离道,他悟尘虽然不爱管门中事,可也知道个大概,毕竟这是蜀山近几百年,签发的第二枚夺命金牌。

    “回禀师叔,不是。”许玉犹豫了一下,刚想再说,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道:“师弟,许玉,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悟尘看了许玉一眼,面色上没有什么变化,转身又走进了大殿之中,至于许玉则是对着大门的方向拜了一礼,这才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没有想象中的奢华,却是简单精简,给人一种仙家道府该有的气象。

    一十六根白玉大柱,根根一般的粗细大小,上面阴刻着飞仙横剑当空的景致。

    最上面,则有一尊蜀山开派仙尊的白玉雕像,栩栩如生,气息若剑仙,给人一种凌厉至极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蜀山剑宗的当代掌教真人悟世真人,就端坐于祖师的雕像之下。

    这时的许玉连忙上前行跪拜礼,将传讯飞剑端举过头道:“禀掌教,有急讯!”

    不见悟世有何动作,飞剑嗖的一声不见于许玉的手中,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出现在悟世真人的近前。

    只是神念一扫,悟世便已经知晓了掩藏于飞剑中的信息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对自己这位掌门师兄很是了解的悟尘,眉头一挑道:“事情很大?”

    悟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神态已经恢复到先前波澜不惊的神态,说了一声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悟尘并没有召回传讯飞剑,而是神念一动,却是忽然的笑了: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有趣,有趣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悟世并没有多说其它,而悟尘却道:“那山涧我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悟世嘴角勾起,莫名的出现了一抹笑容道:“难得!”

    悟尘不再说话,看了一眼许玉,又是说道:“良材美玉,需要雕琢,玉不琢不成器!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在许玉一阵莫名其妙中,悟尘便已经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悟世看着悟尘的背影会心一笑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次日,蜀山剑宗发出了第二道夺命金牌,却是由当代掌教真人亲手签发,金牌的背面只有三个字,李小意!

    天下哗然,一连两道夺命金牌,这是蜀山剑宗近千年内从未有过的事情,而最让人疑惑不解的是,这李小意又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