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章 传奇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八十三章 传奇

    孙佳琪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从见面的开始,这家伙就用言语揶揄自己,到了后来,更是手脚齐上,占尽自己的便宜。

    他李小意已经是昆仑宗的天门长老,这事天下皆知,可以说是除了掌教真人,和昆仑的四峰首座以外,地位最高的人。

    他会缺灵石?鬼才相信!

    但是李小意说的一本正经,极其认真,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道:“你若不借的话,我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瞅了瞅周围,四下无人,而他的目光已经盯视在孙佳琪的胸部上。

    后者脸色通红,不是因为羞涩,完全是气的,论修为,她差对方好几个层次,只有真丹初期的境界。

    再有李小意的毒辣,她可不止一次亲眼目睹过,这家伙根本就不像道门之人,和市井无赖根本就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并且让人看不透,你以为他不会动手的时候,或许刀就已经架在了你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抬手扔出了一袋灵石,李小意接过,里面有五十块左右的中品灵石,还有二百多的低阶灵石。

    李小意挑了挑眉,一脸惋惜的又瞅了一眼那两座高耸的山丘,然后跟没事人一样的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却没有任何的文字,壁画,即使有也已经变得模糊不堪。

    琅琊秘境,门中有典籍记载,只知道是上古时代某个大宗门的遗留之物,具体是哪个宗门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这里魔气肆虐成灾,周围的植被早就变异成魔物,恍若有了灵性一样,不时的颤抖着,摇摆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往废墟里走,李小意忽然出声道:“你对魔宗所知多少,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孙佳琪因为被勒索,心里正不痛快,没好气的回道:“昆仑宗是道门里底蕴最为深厚的一门,你自己不会查?”

    话里话外的幽怨,再明显不过,李小意却不以为然道:“看过了,模模糊糊,并不是很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孙佳琪嫣然一笑,总算找到了可以揶揄李小意的话头:“那是自然,因为这里面可有你们昆仑宗不可回避的黑点!”

    李小意没出声,孙佳琪接着道:“其实这个琅琊秘境,最早便是出自上古大宗,洗剑阁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一出来,李小意顿时停下了脚步,皱着眉头的回头。

    孙佳琪瞅了瞅脸色难看的李小意:“别问我洗剑阁的事情,这个上古大宗,我们那也没有什么详细的记载,单单只知道它是上古大宗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李小意也有些遗憾,洗剑阁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和见到,阴冥鬼域里那些壁画,还历历在目,可以开启一界之战的宗门,那得有着怎样的一番气象,他想看看。

    修真界从无到有,先后经历了三次大劫,第一次是魔主的诞生,创建大魔宗,然后是初代血魔的崛起,至于第三次,就更不得了,魔主血魔双双再次出现,开启了新的修真时代。

    因为第三次浩劫以后,天地大开灵气之门,创造了修真界从未有过的修真大时代。

    并且在这几次浩劫里,昆仑都参与其中,第一次以后,昆仑崛起,这个是李小意曾经猜想过的事情,如今在孙佳琪的口中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而让其意想不到的的是,就在昆仑最为鼎盛的时期,二代血魔,却是出自那时已经是道门领袖的昆仑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唤作许麟,也是他再次续写了正在逐渐走向没落的剑修时代。

    自他以后,再无血魔,自他之后,也再没有人能够一剑撼天地,他的存在,道门里称之为血色时代,然而让人讽刺的是,那也是道术道法,百花齐放的一个大时代。

    如今的修真界,各种势力逐渐成型,各类的资源也统一划分,好像一滩死水,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孙佳琪上述所说的,也单单只是一个大概,具体的细节,忘忧宗里也没有详细的记载,但对于李小意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的心里,一个个点,连点成线,串联在一起的时候,他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概的脉络。

    那个“黄”字门廊下的身影,有关于望月峰上的种种传说,还有剑意二转,一剑滚龙碧等,宗门长老,忌讳甚深,不愿谈起的那些过往。

    那个人的身影,越加的充盈在李小意的脑海里,还有古灵口中那个送酒人,只是一剑便让其终生不敢涉足修真界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他心潮起伏,抬眼看四周,本来不太期许的琅琊秘境,已经让他起了兴趣,洗剑阁和那人之间或许还有他所不知道的联系。

    以及能凭一己之力开创一宗的魔主,在这里,他是否能找到这一切的起源呢?

    孙佳琪这时忽然开口道:“有人!”

    收回心思,走了神的李小意顺势看过去,不远处还真有人,神识悄然散出时,孙佳琪脸色一红,李小意却是笑了。

    几个起落,两人便走近了那里,一尊高大的黑铁雕像,屹立于眼前,虽然岁月的痕迹已经斑驳了雕像的本身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两人看了一会儿,心里莫名的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    雕像抬头望天,发丝垂地,脚下有一处已经坍塌了洞口。

    李小意挥手间,剑光迸射,土石乱飞的烟尘四起时,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出现在二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,一股难闻的味道,从洞口里飘出,不得不后退的两人,待这股气味逐渐转淡的时候,这才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在大裂谷的外围,还有不少的修者在不断地涌入其中,浓郁的雾气里,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,也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远离大西北,也远离中原地区,是一片汪洋的海外,某处岛屿之上,龙吟震天响,火山狂涌上天,火红之色,照亮了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。

    一人提一剑,纵横在岩浆火红之内,那人紫袍飘飘,不染尘埃,黑色的龙头,咆哮着的喷出无尽之炎。

    那人却一剑以荡之,整个火山开始坍塌,一击剑开天门,再将火焰与泥石齐齐掀起时,吕冷轩面露冷笑的再次挥剑!

    海啸迸起的大浪,随着剧烈的震动,似乎要改换天日的剑意,一起崩塌撞击时,这片海域,无人敢进,亦无海兽敢有所涉及。

    只有那一人一剑,来回纵横,直到一颗蛟龙蛋入手时,海面上烟气涌动,火山还在不停地崩塌,他却不顾那条要拼命的黑色蛟龙,哈哈一笑的拂袖离开,踏上了回程的路途,几个闪现,便消失无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