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 化合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化合

    那柄和井中月一样的刀,已经被李小意在不经意间,悄然的收回到七彩金环内。

    银蛟甲还有龙龟盾也是一样,悟性真人的手里还在把玩着,来自于瘦高老者的那面小盾。

    远处开始有遁光出现,而更远的四周,天上地下,亦然有宝光亮起,蜀山剑宗这一次,可谓是准备的十分充裕。

    “既然贵宗事忙,在下就不多打扰了,在此别过,师兄。”李小意拱手抱拳道。

    淡淡的点了点头,悟性真人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在李小意转身要走时,忽然出声道:“最近大西北将会很乱,道吟师弟自重些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身形略微的停顿了一下,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小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依旧站在原地,目光闪动的望着李小意所消失的方向。穆剑尘等人过来时,他又冷笑一声:“当年就该除了他!”

    许玉和穆剑尘面面相窥,又低下了头,正是他在李小意那次事件之后,没有追杀到对方,所以头低的更低。

    穆剑尘的心里就更加的难受,试剑会的辉煌以后,是白骨山的大战,在李小意失踪的那段日子里,他和许玉两人,被称为蜀山双碧,但事到如今,所有的光芒都被那个人所掩盖。

    即使他已经拜入吕冷轩的门下,可在修为上,他已经被对方,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这对向来自傲的他来说,无疑是最大的打击,时至今日,再见李小意,修为上竟然又有突破,他的内心已经凉了不少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小城内的客栈,却已经不见了温静怡的身影,皱了皱眉头,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口信或者字条,也没有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想了想,李小意也就坐了下来,不再刻意的去想,悟性真人的冷酷形象,几乎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。

    那个丫头,可是他杀的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自从那个山顶以后,李小意第二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悟性真人,兴许那时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心境。

    琅琊秘境,他想着,也说出了声,原本想要参与其中的心思,忽然淡了不少,因为他不想就此身陨魂消。

    此行最大的收获,就是这柄刀了,拿出和井中月一样的这件法宝,外貌上别无二样,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紫宫丹腹内,井中月雀跃欢呼,将其取出的那一刻,两柄刀自行飞到了半空之中,刀身撞击,发出了一声悦耳的轻鸣。

    两刀藕断丝连,灵气互相缠绕的同时,又有些彼此排斥,直到那两声的凤鸣凰啼的响起。

    两头七彩的神鸟缩小形态,起舞在半空,然后凰鸟一身越起,直入到瘦高老者的那柄刀身之内。

    刀身大震,一层七色光火随即燃烧其上,原本血光迸射的刀身,顿时有无数的冤魂在叫,痛苦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原来那老头,是以杀养刀,和李小意最先前养刀的方式一样,虽然是一条捷径,却不是正途。

    因为很容易被刀的本身所反噬,更何况冤魂太多,诅咒太深,阴气更重,对用刀者的本身来说,无形里就是一种伤害。

    然而神凰此举,吞阴化魂,重新找到了一个新的栖身之所,要想让其真正的与刀一体,李小意已经吐出了涅灵宝珠。

    两相勾连,光芒化合,进进出出,三者之间,两刀一珠,气息滚动不止。

    李小意从中调节,然后一气定音,双刀震动,两相交错时,李小意双手提双刀,闭眼炼气,再行化合。

    外面黎明将至,光辉泛起天边的时候,小城之外,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空气清新,没有任何血腥的味道,小城之内,没有像以往的忙碌身影,整个城市都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到了清晨,中午,傍晚,也都是如此,街面上只是偶尔能见到几个人,也都是急急忙忙的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客栈内,李小意所在的房间,一直是门窗禁闭,屋内有一层无形的结界,遮掩四周。

    两刀一人一珠,静坐于室内,悬浮半空,灵气勾连时,互通有无。

    接连三天,四天,半个月,都是如此,无论是客栈内的李小意,还是生活在小城内的修者,皆是与往常一样,悄然而活。

    却没有人敢出城,这里似乎变成了只进不出的貔貅,趴伏在荒漠之中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而在一个月以后,终于有人熬不住的出了城,身形掠空,化光化影,远遁于外时,隐匿处,无数双眼,都在紧紧的注视着。

    然后有宝光并起,两相交错,惨叫声都没来的及发出,那人的身影,便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暗中观瞧的人心下一紧,又叹息一声的,收回了蠢蠢欲动的心思。

    大宗的弟子,是坐不住的,所以在那人身陨以后的第二天,便纠在一起,浩浩荡荡的往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这帮人还真就没事,走在城外,因为人数众多,目标极其明显,反倒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,走的是畅通无比。

    这次围城,目的性已经是极其的明显,要的就是他们这些本地人的人头。

    也有人眼尖,一眼便认出外面的这伙人,是来自道门,并且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蜀山剑宗,这个消息在城里稍一流传,立马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恐慌。

    第四天,一具没了人气的尸体,从高空落下,上面只有几个简单的字“交出魔宗弟子!”

    李小意推开房门的时候,城内并没有什么动静,温静怡自从那晚之后,就没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娘们简直就是属狗的,哪里有危险,一闻便知,神识散出体外,远近在暗中窥探自己的人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因为这时的街头,并没有多少人,而这个是非之地,他也不想多呆,还有点发蒙,难道悟性真人和自己说的都是真的?

    真要在大西北刮起一阵腥风血雨?他有些搞不懂,出了城时,也一直无恙,渐行渐远时,亦没有人跟在身后,他就这样出了城,置身在一片荒漠的上空。

    拿出一枚飞剑,神识敛入其内,将近日看到的一切,印在其内,然后放飞飞剑,化为一道光亮,转瞬之间,便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至于李小意本人,则往荒漠的更深处,一路疾驰而去,却不知道,正有一双眼睛,在暗中正悄然的注视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