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六章 突袭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七十六章 突袭

    对方有真人初期的境界,修魔先修身,反应不可谓不快,李小意的第二刀,依旧砍了Wwん.la

    那人目光闪烁,一脸的不怀好意,手中刀鸣震响,往外一甩,黑夜里血光成一线。

    李小意收刀横侧的同时,银蛟甲狰狞而出,刀身震动,然后是全身大震,银蛟甲光芒先是一暗,继而恢复的同时,李小意翻身向下,身形一闪,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那人嘴角上扬,刀身回转,身体落下,黑暗里,脚下的黄沙也看不出颜色,眼前无人。

    他的刀回旋在近前,飘忽不定的绕身而走时,轻“咦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阵阵的鸦鸣之声,忽然而起,从地面上升腾,铺天盖地的,转瞬之间就将其卷入其内。

    星河鼎的铭文闪烁在李小意的胸前,重力磁场随即铺开之际,刀光阵阵,他眯着眼睛,看见鸦群凸起,好像不断上升的海浪。

    数以百计鬼腐鸦,在刀芒中灰飞烟灭,而当其达到一个高度时,蓦然而停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这个高度,已经是磁场结界的最顶端,腐蚀毒液开始喷吐,冒起大量的烟气。

    鸦群成螺旋,高瘦老者被包围在了最中间,淹没其中,不见身影,只能看到鬼腐鸦的尸体,在不停的掉落。

    再一拍鼎身,重力磁场开始收缩挤压,上空处的鸦群开始下降高度,又是一群毒火鸦振翅而飞,光影交错在鬼腐鸦之中,两相会和,高瘦老者的身影也终于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漫天的流星火雨,浇灼而下,上空的螺旋已经遮住了夜空,毒液毒火,犀利如雨,让人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的头顶上方,有一面小盾回旋遮挡,黄色的光罩包裹全身的同时,刀锋成影,上下翻飞,一斩一大片。

    四圈魔环,亮起在李小意掌间的瞬间,又突然消失,半空中忽然有闷哼响起,刀光一暗,旋转于半空的那面小盾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,就在李小意想要拎刀再上的时候,半空中的刀意又是无声的肆虐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掉落的小盾,忽然再亮,没有刀鸣,却有骨骼强行挣脱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小意瞳孔一缩,上空中的那个高大的体魄,犹如魔神降世,周身的肌肉鼓荡,绷紧,四肢展开,虽然有四禁枷锁套在其上,这家伙竟然以*的力量,强行破开。

    修魔修体,也不至于如此这般吧,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,刀光成幕的轰然砸下,正是李小意隐匿身形的地方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,鬼灵从重新炼制的鬼头戒指上悄然的飞出,怀中的四方宝镜突然亮起,刀幕一缓,李小意借机的飘移而出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怒吼一声的破口大骂,修魔至今,历经的战阵无数,他还从未如此的窝囊过。

    灵力被限,肉身被限,灵魂被限,层层的束缚,完全不给人全力施展的机会,即使他有真人初期的境界,那又如何。

    最让他惊讶的是,与他对战的这小子,法宝层出不穷,并且品级都不低,还都是以控制类的法宝为主,刚刚发现其藏身之处,又被他溜了。

    然而对阵的方圆就那么大,你还能躲哪去?

    四禁枷锁的禁锢,是最为直接,虽然能强行破开一时,却不长久,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,就当他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脚下,想要一刀破阵杀的时候。

    躲在下方的李小意,忽然一皱眉,脸色也是变了一变。

    漫漫黑夜下,不见有任何的光亮,但那突然的一丝剑意涌动,让他全身森寒,星河宝鼎的无形结界,毫无声息的破了一个微乎其微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圆形孔洞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剑破身的轻响,李小意身形上移,井中月握在手里,星河鼎,还有龙龟盾,以及银蛟甲,几乎所有可以用的上的防御,李小意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那一剑穿身而过,李小意都觉着疼,是实打实的一剑碎丹腹,精准无比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一脸的难以置信,目光落在李小意的藏身处,他还以为这一剑是对方发出来的,旋转于身侧的刀身,无声的掉落,还有那面小盾。

    李小意身形一闪,收刀入手,与此同时还有一人,却拿了那面小盾。

    两相身形交错,李小意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这种感觉,他许久未曾有过,再站定身形的时候,他看见了悟性真人,也是整个道门里,除了慕容云烟以外,最让他忌惮的人。

    他居然完全无视自己的重力磁场,目光凛然的看向自己,李小意嘴里发苦,一边想着这个老怪物怎么会突然出现这里,一边将漫天的鬼腐鸦和毒火鸦收入鼎中。

    然后是无形结界,还有鬼灵,整个过程悟性真人一言不发的站在对面,不见他有何动作,一道光芒从瘦高老者的身上抽离而出,并隐没到他的身子里。

    不远处,李小意看见了几位熟人,还有将从高空掉落的瘦高老者,接下的蜀山剑宗的内门长老。

    这人来的还真是齐整,而在见到穆剑尘他们以后,李小意已经跳到嗓子眼上的心,算是彻底的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昆仑宗,道吟,见过悟性师兄!”李小意表现的很恭敬,但他这话一出口立时引起了众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倒是很释然,只是语气不冷不淡的回道:“道吟师弟来的还真是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在下来的巧,而是师兄来的正是时候。”李小意回答的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:“即使本座不出手,想那魔头也早晚是师弟的刀下亡魂,就是不曾想,几日不见,道吟师弟的修为,居然已经达到了真丹巅峰,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李小意呵呵一笑,目光看向穆剑尘,又瞅了瞅那边正在呻吟的瘦高老者,以及远处的宝光连连。

   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格外明显,那个拍卖会场,恐怕已经被蜀山剑宗给一锅端了吧。

    “蜀山剑宗如此大动干戈,是为了琅琊秘境?”李的直截了当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摇摇头道:“大西北这些年来越来越混乱不堪,我宗早有清理的打算,更何况这里还是魔宗的聚集地,之前有白骨山的牵制,现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悟性真人冷哼了一声,李小意的心里,自然是不信,一心认为,这次悟性真人亲自前来,必然是为了琅琊秘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悟性说的半真半假,蜀山剑宗的这一次,势必会将大西北刮地三尺,彻彻底底的清洗一遍,不是为了琅琊,是真的要这样做!